首页 夫妇交换 下章
第07章
少年们潜入水底。在太太们下体钻来钻去。调戏她们的体。我们就搂抱光溜溜少女鸳鸯戏水。她们虽然早就让我们全身里里外外摸遍但是在水里摸起来却另有一番滋味。

 小莉潜到水里含着我的下体。我也把她的细搂抱使她的包子在我面前,然后用嘴去吃。还把舌头伸进小莉的里搅动。直到她没气了才放她浮出水面。但是仍然捧着她的下体戏弄。

 后来我把小莉交给李先生玩。而拉过小桃面对面搂着。小桃乖巧地扶着我的入她体内,我便开始慢慢。小桃愉快地把舌头伸进我嘴里。同时把双腿像蛇一样在我的体上。由于水的浮力。我玩得特别轻松。

 玩了一会儿,袁先生抱着小兰交给我。同时把小桃拉去了。我也把小兰背向着我搂抱。上面玩捏房,下面包子。小兰就是有这样的好处。所以女人个个都有特别的地方。只要我们善加利用。就一定能够彼此得特别开心。

 突然间我又想出另一个在水里小兰的合理办法,我儿。把小兰转过来面对面。先教她双手勾住我的脖子。然后举起她的双脚,架在我的肩膊。最后 扶着她的部,将小兰的对准我下体。轻轻松松地把儿整条送进她的体内。我活动着部,把小兰的体一抛一抛。使她的私处一次一次地套入我的下 体。

 小兰舒服得放声大叫,引得大家都围过来。一齐照着这个方法玩。一时间水融,漾,好不热闹。

 我双手玩捏着小兰的子。有时也入她另一个小里玩。我渐渐的冲动起来,终于入小兰紧窄的里。我和小兰双双上岸休息。小兰温柔地枕着我的大腿上面,小嘴含着我的下体。池里的男女还在玩着。我太太和阿健玩得连声娇笑。

 过了一会儿,大家陆续完事上岸。我太太两腿分开躺到浮上,一股白色的体从她的里向外也懒得去抹了。李太太慢慢地走向我这里,躺在我身边。我 摸了摸她的房,把手移向小肚子用力一按。只听见她底下的吱一声。有些汁挤了出来。小兰吐出我的儿。把头埋向李太太下面,干净那白馒头似的私 处。李太太则轻轻咬住我的儿。

 休息了一会儿,众人又准备下水玩游戏。女士们先下水。男仕们坐在岸边。张开两腿让女士们吃儿。那一个先硬起可以优先选择一个女人下水玩。每对组合仍然早先签的结果。

 小莉用心地我的儿。过了一会儿,我最先硬了。就让小莉去吃阿标,我抱走了李太太。我问她怎样玩,她娇笑着不说话。我便分开李太太的双腿。让下 体入李太太的私处。然后抱着她走到用来下水的梯子那里。让李太太仰面用手扶住那梯子。而我就手捧着她的。这里的水只有齐深。水中合又特别润 滑。我轮地进出李太太的上下两个光洁人小都不成问题。藉着水的浮力,我可以支持李太太下身的体挂在我的子上而腾出双手去玩摸她的房。

 我们的轴好戏是手中传花。由男仕们面向外围成圈圈,把怀里的女人十次之后就向旁边传过去。而接过另一边传来的继续。一时间怀里的娇花活生 香,变化无穷。昨夜至今有过合体之缘的娇娃媚娘。如今一一重温。真要多谢袁夫妇的巧妙安排。上岸之后,我不搂着袁太太又玩了一次。直到她汁横溢, 才在她的道里的深处

 四月底,我们参加了一次私人会所举行神秘的离岛旅行。上几次一起玩过的袁先生和李先生两对夫妇碰巧有事不在香港,所以未能前来。同行一班人都是陌生的面孔。

 因为是第一次和新朋友们聚会,我们夫妇事先都没有接触的心里准备,只想做为选择和认识陌生人的际场合。大多数夫妇都在玩麻将。我俩却不太热爱打 牌,所以我太太一早就去帮林先生做晚饭的准备工夫。而林太太却跟我去海边钓鱼。当时林太太挨近我坐在一块只够两人坐的岩石上。我闻得到她身上发出的香味。 只碍于初相识,我没有对她人的身体动手动脚,只是闲话家常。以及互相换了住宅的**号码。

 当我从海边回到度假屋时,才知道其他的新朋友们,已经玩得兴高彩烈了。屋里有两台麻雀打得正热闹。其中一台是太太们,用她们的先生的身体来做赌注。还 有一台是先生们,赌注是自己太太的体。周围还有几对夫妇围着观战。一但有人输赢,而“赌注”就算正在玩的,都要离开牌局,进房去兑现输赢的代价。由围观 的夫妇们补上空缺继续玩。无论男女,输的一方都要做足“奴”四十五分钟,要一一听从赢方的吩咐,包括用口服务和进后门。

 这个游戏不用说都很刺啦!可是我俩和林夫妇都不熟悉玩牌,所以没有参加。我钓鱼回来时,刚好见到陈先生赢了许先生,而张太太就输给了徐太太。愿赌服 输,许太太和张先生都心甘情愿地陪着陈先生和徐太太进房去了。因为她们都很大方地开着房门玩,所以除了打牌的朋友继续认真地赌搏之外,其他人都涌到那房门 口看热闹。

 房间里有两张单人,两对男女各占用了一张。虽然小一点,可是用来做,却也勉强够用了。陈先生虽然是赢家,可是他摆出了绅士风度。殷勤地服侍许太太宽衣解带,然后抱起她一丝不挂的身子放到上,接着自己也准备去身上的衣服。

 许太太大概也不想失礼,她一翻身坐了起来,伸手替陈先生得光溜溜的,然后招呼他上了。跟着握住他的儿推了推,让那红头头出来,而且主动地将 头钻到陈先生怀里伸出舌头儿去弄,最后把他的儿含到嘴里。陈先生很享受地注视着徐太太的小嘴将他的下体吐吐,爱惜地为她理了理有点零的头 发。接着便伸手去玩摸许太太的房了。

 许太太大约三十岁左右,身材不错。陈先生将她一对丰房又又捏,还不时的用手指头去拨她的尖,搞得许太太的雪白体不时颤动着。过了一会 儿,许太太骑了上去。一双白的小手拨开私处两片粉红色的小儿,出一个人的小,再缓缓套入陈先生的子。陈先生一边欣赏许太太的私处吐她 的下体,一边抚摸着她的浑圆的部和细白的大腿。

 另一边的张先生,一进房就抱起丰的徐太太放到上。三两下子,已经把她赤溜光。

 徐太太四十岁左右,因为养尊处优,除了稍微胖了些,却仍然是一副白净可爱的细皮。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她的底下一不长,那两条粉腿的尽处,竟是一个洁白可爱的包子。

 张先生自己光后,立即俯下身子去亲吻徐太太的体。徐太太坦然的摆了个“大”字,舒舒服服地让张先生把她从她的额头开始,吻到鼻子呀粉腮呀脖子呀,接着是右手臂右手心。再绕到左边,直到嘴对嘴。

 俩人卷地甜吻了好一会儿,张先生转移到徐太太酥上。用条舌头弄她的一对肥子,还像小孩吃一般地把徐太太的头含在嘴里

 徐太太摊着身子让张先生服侍,却已经是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张先生继续向下移动着,顺着许太太右边白的大腿一路向下吻到她的脚趾尾,还捧着她的脚丫子,用舌头弄脚板底。徐太太忍不住地缩走了小脚。

 张先生又沿着她的左脚向上吻,一直吻到徐太太那光洁无的私处。张先生地舌头儿像一条小蛇似的在那水汪汪的周围探来探去。有时拨弄那颗小粒,有时却伸进里搅弄。

 徐太太忍不住哼出声来,伸手到张先生下握紧了硬硬的儿。张先生抬起头问她是不是想干了,徐太太点了点头,张先生立刻翻身下,把徐太太移到沿。紧接着握住她的双脚,分开粉腿,现出含滴的蚌来,徐太太也轻舒玉手,牵着他的儿带进自己的体内。

 张先生一下接一下地锄着徐太太,徐太太也兴奋地高声叫嚷着。

 另一张上许太太已经骑在陈先生身上用底下的套弄他的下体不少时间了,陈先生还没有出来。许太太弄得气吁吁了,陈先生劝她停下来休息,于是许 太太翻身下马,躺到上让陈先生正面锄她。又玩了一会儿,许太太伏在上让陈先生从后面入。陈先生的下体在许太太私处,手指却抚弄她的另一个。许 太太回过头来表示可以让他进入那个儿。陈先生涂了一些口水在那里,再将润的儿缓缓挤进许太太紧窄的后门里面。

 这时候我偷眼看了看林太太,只见她也看得面红耳热。其他观看的朋友们也看得津津有味。

 房间内的表演尚未落幕,大厅里的牌局也还没赌完。我太太和林先生他们却已经把晚餐送出来了。大概是因为人以食为天吧!朋友们纷纷停下来进餐了。
上章 夫妇交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