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缠绵母爱 下章
第08章
 我又又大的巴顶住敏姨口百般挑逗,用头上下磨擦敏姨口突起的核挑逗她,就像她刚才挑逗我一样,敏姨无比的都由眼神中显了出来:

 “喔…要…敏姨真的要…别再逗了…好孩子…好哥哥快把大进来,我吧!死我!我的小要爆炸了,快用大巴通通我的,受不了!我快死了,救我!救我!死我!救救我!”

 “敏姨现在就是女人透了的发情样子,妈看敏姨现在十分需要你这条大巴的安慰,儿子,不要逗她了,把你的大巴狠狠地进你这个孕妇的小里!”

 母亲在后面伸手在我的部上用力一按,我不由得股一便顺利地滑入了敏姨紧凑的口。

 “啊…顶死我啦…顶着我的心儿了…哼…大姐…你坏死了…帮着自己的儿子我…”敏姨粉面红晕,快乐地呻着,股向上动,转动起来,想要追求更大的快,看来,这小妇真是得可以。

 “快往里推!”母亲不停地催促我:“她,儿子!狠狠地这个大肚婆!把这个小死!”

 母亲的催促起我无比的斗志,我抖擞精神,横直捣,开始用力猛敏姨的,动作变得愈来愈快,我的呼吸也变得愈来愈急促,而敏姨也随着我巴的动作摇动着她的下半身,呻声愈来愈大声,嘴里不停的叫着。

 我见敏姨那满脸的样儿,的叫声,还有巴被敏姨的小得一股说不出来的劲!助长了我那男人要征服一切的英雄本,拼命的狠打猛攻。

 母亲用一对粉的手儿推着我的股,使我的儿又深又沉地频频椿捣着敏姨多汁的儿,敏姨叫着没有停过口,母亲忽然停止推我的股,却搂住我的身体,用她又肥涨又白腻的房紧贴着我的背脊,股和我们一起推送,我真的有点害怕合母子二人之力会把敏姨弄伤。

 母亲满脸狐媚地笑问:“亲亲,这样子你舒服吗?”

 我夹在两付女人的赤体间,舒服得说不出话来,全身一阵兴奋,前面是一个大开的两腿求爱的惹火孕妇,背后是一个肌肤紧贴的体,我前后都受到了软玉温檐的熨贴,特别是母亲丰体紧贴着我的后面,软绵绵的房和我的肌肤接触的地方传来奇妙的舒服感觉,这是我从来未曾感受过的快乐和刺,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她头已经变硬,两个两颗豆子般的小点在背上不断移动,温暖的柔软在我的股上轻轻摩擦,整个身体的重量在我背后上下挤,每一下推进都是直抵“花”,加上前后呼应的娇声和叫声,我有“此生长醉温柔乡”的渴望,但是又有感觉的是好象是有一点荒唐。

 我用力去,下下到尽底,敏姨的随着我的不断的翻进翻出,得她娇体轻颤、死,原始战胜了理智、伦理,敏姨沈浸于我勇猛的进攻。

 “啊…哦…见鬼!”敏姨被我们母子俩突如其来的合作给搞懵了,尖叫起来:“干我…哦…干…干敏姨…亲哥哥…用力呀…再用力…哦…”此时的敏姨已是十足的兽,两手分别玩两个头,头发散的披在上,跷起浑圆的股,不停的扭动部,配合我的,被我叫,而母亲也就躺在敏姨身旁,抚着敏姨的大房,不停着我的和敏姨的,当我将出时,她就将沾上敏姨水的干净,我从没有过这样一面,一面被的滋味,我已干红了眼,没命般的狠狠的干着敏姨的

 被我干着的敏姨受到我们的两边夹攻,小嘴里娇哼不断,肥美的大股更是摇得像波一般,娇首舒服地摇来摇去,发翻飞中透出一股巴黎香水的幽香,此时我的大巴整进敏姨的小里,顶着她的花心辗磨着。

 敏姨呜咽着,呻着,脑袋疯狂地左右摆动,脸涨得通红,道剧烈地搐起来,紧紧地绕着我的,随着我的每一次,强烈的快不断地冲击每一个神经末梢,她已经是死,小水直往外冒,花心颤,猛地把双腿挟的更紧,高、再高,高呼一声:“啊…你要了敏姨的命了…乖儿…敏姨的心肝…敏姨不行了…敏姨好美…敏姨了…停一下…不要…敏姨受不了了…啊…”“不行,我非要把你的小捣烂再说,我今天非服你。”

 敏姨美得银牙暗咬、娇躯扭、媚眼翻白地抖着声音道:

 “哎呦,我的亲爹,敏姨服了,亲哥哥,好丈夫…大巴真厉害…你真要了…敏姨的命了…敏姨的水…都干了…小冤家…你再…再下去…敏姨会被你…死的…喔…饶了敏姨吧…敏姨好痛…不能再了…敏姨给你…给你死了呀…好大姐…替替我嘛…我真吃不消他…”

 敏姨急促的息声越来越急促,她的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然后,经过一阵短暂的间歇,她深深地了口气,下体疯狂地耸动着,她的道深处开始剧烈地震壁的肌紧紧地住我大的得是那么地紧,以至于我完全不能移动半分,只能听任敏姨在下面疯狂地摇动。

 “哦…上帝…这是什么感觉…啊…好舒服…敏姨要死了…乖弟弟…亲弟弟…快…再快点…啊…用力…好…好…用力…得好…得敏姨好舒服…敏姨要死了…哦…敏姨要被坏弟弟死了…啊…太刺了…敏姨不行了…敏姨要了…哦…好弟弟…亲老公…用力死敏姨呀…”

 敏姨用力收缩着紧窄的小儿像鲤鱼嘴样的一松一紧地搐着,内洪水泛滥,水不断地汨汨出,道开始痉挛,火热的紧紧地住我肿壁剧烈地动着,不断地收缩,再收缩,有规律地挤我的,花蕊紧紧咬住茎,一股滚热的白浆,从浅沟直冲而出,烫的我的巴猛地一颤抖,抖了几下。

 敏姨直了几次身,尽了积存了半年的,娇躯一阵大颤,长长地舒了一口足的大气,一股,一双玉臂,一双玉腿,再也不听使唤了,彻底瘫痪下来,娇躯软绵绵无力地瘫软在上,捧着她九个月的大肚子,两眼失神地看着天花板,无能为力地张大着口,只有大腿的肌和隆起的小腹随着我的撞击抖动,酥酥地昏了过去。

 我看敏姨这样子,向母亲求助,恐惧地说:“妈,敏姨怎么了,是不是死了?”

 母亲坐在敏姨身边,轻轻地替敏姨按摸着心口,没有多久,敏姨呻一声,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苏醒过来。

 “阿敏,你怎么啦?”母亲关切地问,敏姨睁大眼睛望着母亲,脸上泛起红晕。

 “我昏过去了。”

 “昏?”

 “真的,”敏姨两眼闪着光芒,仿佛还在回味道:“你儿子太能干了,第一次行房,根本没有上的经验,却天生精力无穷,得我是死去活来,飘飘仙,我结婚十多年,行房成千上万次,从来也没昏过,想不到今天被个小伙子搞成这样!”

 突然,敏姨用手按摩着圆滚滚的肚子,眉头皱了一下,我看她这样子,关心地问她:

 “敏姨,怎么了,是不是要生产了?”

 敏姨说:“预产期还有两周,应该不会这样快吧!可能刚才得太用力吧,出现宫缩,不一定是真的阵痛,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敏姨发现体贴的我仍没敢动我深植在自己体内的的那块,只是静静地低下头用手轻敏姨九个月的大肚子,敏姨用娇媚含的眼光注视着我说:

 “你怎么这样厉害,敏姨刚才差点被你干死了,我却已经了三次,宝贝,你还没有?”

 “敏姨,我看你刚才痛快的,我只好不动,我根本还没玩痛快,也没嘛!”

 “乖弟,真难为你了。”

 “敏姨,你已舒服过一次了,我还要…”

 我顽皮的顶了一下,敏姨被这一顶又了口气:

 “啊!轻点!乖…你…你顶死敏姨了…敏姨这会儿有点急,好不好让敏姨先下解个手,再让你…”“嘿,我愿意,只是我那大巴不愿意,来嘛,让我再多几十下就是。”

 “不要了,敏姨憋着让你再多几下,那泡可要给出来了,到时候弄的满都是…”

 “嘻!敏姨,这单早就让你的水给掉一大块了,那还怕你再上一次?”

 我又了几十下,敏姨突然气道:

 “不行啦!再下去,敏姨可要把肚子里的那泡给你啰!”

 “那…”

 “好人!好不好,你先听敏姨的话!先别了,让敏姨先下把那令人提心吊胆的洒了,再把那儿擦上一擦,再回来和你,乖!听话,待会儿等敏姨回来,再好好地侍候你一段新鲜特别的,包你比现在快活百倍…”

 敏姨知道我还是舍不得把巴自那热呼呼的内拔出来,于是像哄一个不肯听话的小孩一般,靠近我的耳旁轻轻说道,用手推了推我,抵不过敏姨的催促,我只好依依不舍地抬起股,将依然坚硬的物,自敏姨的户硬生生地拉了出来…

 如蒙大赦的敏姨,赶紧坐起身子,下得来,三步并两步地跑去洗手间,叮叮咚咚将那忍了好久的一泡给洒了出来…
上章 缠绵母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