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妹 下章
第二章
对我来说,只要她喜欢,她爱坐在那里看就让她看。如果必要,法兰克和我就在她面前做给她看。就像我前面提到的,法兰克有些紧张。

 “她怎么办?”当我解开我上衣钮扣的时候,他小声地问。这时,萝拉待在那里给我的感觉已经不只是稍微扰人而已了,她待在那里的时间已经比我预期的还要久多了。

 “不要管她,”我故意大声地回答着,确定萝拉会听到。

 “她只是喜欢看而已。”“茱莉!”她的脸涨红了。终于,有所反应了。

 “放轻松,”我有点口齿不清地告诉她。

 “喝点酒。”我把那喝掉半瓶的酒丢给她。萝拉接住了瓶子,脸上的表情好像她正握着什么令人作呕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她那样的表情令我感到不快。

 “喝下去。”我重复着。

 “不,谢了。”她用她那婊子般最做作的声音回答我。我受够了。我滑离长椅走向她。

 “你给我喝!”我愤怒地命令着。

 “要不然我就只好把那东西给爸妈看。”她脸上出了恐惧的神情,但是她没有顶嘴。

 慢慢地,她打开酒瓶喝了一口。那很可能是她第一次喝酒。

 “再喝一口。”我命令她。她乖乖地照做,但她的举动就是令我不。我现在没法解释,但是当时我感觉非常忿怒。

 当她喝第二口酒的时候,我探下身,一手抓着她的金色卷发,另一手牢牢地握住酒瓶进她嘴里。

 “喝下去!”我吼着命令她。

 “继续喝,直到我叫你停为止。”她抬起了手,好像想要把瓶子推开,但很快地就放弃了。

 她知道如果我把大麻的事拿去告密的话会发生什么事。几秒之后,我把瓶子从她的边拉开。她口水四溅地大口气,但没说任何字。

 当她最后过气后,我把瓶子递回给她。现在瓶子里只剩下四分之一了。

 “我现在要跟法兰克做,”我告诉她。

 “就在那长椅上做。你给我坐着喝完这瓶酒。如果当我们结束的时候你还没喝完,爸妈一回来就会看见那些照片。”

 萝拉抬起头,因为受惊吓而张大了眼睛看着我。

 “茱莉,”她呜咽着说道:“我…”

 “不要讨价还价,”我告诉她。

 “如果我听到你再说一个字,我就公布那些照片。”萝拉立刻就闭嘴了。我满意地把酒瓶留给她并且回到法兰克等候的长椅。

 那次做!我坐在法兰克的腿上,背部靠着他厚实的膛,慢慢地上上下下地滑动…

 上上下下地在他长长的黑色上滑动,他美妙的双手慢慢地抚摸我的双…以及我的脸…又回到我的房…再到我的脖子…

 然后又回到了部…他的在我体内滑进滑出,感觉好!好舒服!

 回想起来,我认为那算是我第一次完整的。那是一次长时间,可以慢慢来的,跟之前我所经历过的那种仓促而紧张的“后座”全然不同。

 我花了一些时间才了出来,但是当我身时,那种感觉却不是以前任何一次所能够比拟的。

 一种温暖、令人愉悦的从下腹冲击散播到全身,而且似乎还会一直持续不停。

 但是它当然不会永不停止。当我最后平静下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还坐在法兰克的腿上。他的仍然坚硬有力地在我户里送。

 他正加快送的速度,差不多要到了。就快要了!

 “法兰克,”我边喊着边把自己往上推离他的

 “不要在我里面,不要在里面。”我没做任何保护措施…如果我要求要吃避孕药,我的父母一定会昏倒;而且法兰克没用保险套…我不要冒会怀孕的风险。

 “不,”他醉醺醺,呼吸沉重地哼着:“我要在你里面。”他抓着我赤的肩膀,把我拉回他腿上。我动着,试着离开,告诉他不能这样。

 但是他根本不听,要的男人是没有理智的。现在我开始觉得很害怕,想要向萝拉求助。她已经照着我的命令喝完了那瓶酒,正在那里呆坐着,很明显地是喝醉了。

 真是个没有用的婊子!一点忙都帮不上。除非…我不知道为什么我那样做。在那个时候,那似乎是唯一不让他在我体内的方法。

 “法兰克,”我最后终于设法逃开他的掌握。他的依然像岩石般坚硬,在我离开他的大腿时沿着我的腿留下一条混着黏水的痕迹。

 “你可以在萝拉里面!”“萝拉?”他看着我那正茫然地坐在椅子上的姐姐。

 “对。”我跑过去抓着她的头发。当我拉扯时她发出痛苦的尖锐叫声,让空瓶掉下来,但是并没有抵抗。

 我不认为她了解正在发生的事,刚才的豪饮一定让她很不好过。

 “来帮我,”我边命令着,边拉着萝拉的头发把她拖到长椅上。法兰克最后似乎了解了我要做什么。

 他看起来仍然有些困惑,但是当我解开并扯下她的裙子时,他帮我制住萝拉,拖着她让她在长椅躺下。

 “茱…茱莉!”终于,她似乎清醒了一点点。当我把她的内从腿上扯下来,然后丢到她前的时候,她开始挣扎动。

 “赶快做!”我喊着。可以看到我那婊子姐姐要被干,我就觉得很兴奋。

 法兰克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屈服在酒下。他跪在了她双腿之间。萝拉试着不让他得逞,但我用我的重量着她,让法兰克可以更进一步分开她的双腿。

 他俯身向前,把他坚硬发亮的送进萝拉暴户。萝拉抓狂了!她烈地扭动身体挣扎,并痛苦地尖叫,但法兰克和我还是能够制住她。

 当萝拉徒劳无功地挣扎时,法兰克停了几分钟没继续干她,他只是把在她体内,享受她的主动。

 最后,她的力量逐渐消退,也稍稍安定下来了。法兰克立刻开始动着他的部,在萝拉的起来。她再次开始尖叫。

 萝拉是…是一个处女!当法兰克干她的时候,我注视着我姐姐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当她完全了解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时,我可以看见她睁大了眼睛。

 她开始在挣扎时哭泣,泪滴沿着脸颊下。我亢奋极了!我无法自制地低下头,干了她脸上咸咸的泪珠。萝拉张开了嘴好像要说什么…大概是要说不…但是没有说任何字出来。

 终于有这么一次,我那婊子姐姐没能耐再多话了。当法兰克的大在她未经人事的处女小进进出出时,她只是气呻,在我们身体下动。

 我不是同恋…这不是说我反对同恋,只是说明了我喜欢的是男人…但萝拉脸上的那种痛苦和屈辱的表情让我无法抗拒。

 我再一次无法克制自己。我将我的脸移向萝拉,并张开我的嘴亲吻她。

 她呻着,试着别开脸,但是我也跟随着移动。最后,我借着椅背困住了她,把嘴在她的嘴上。她因为想呻而张开了嘴,我趁机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

 这时候她似乎放松了一点,任由我强吻着她。事实上,当法兰克要快时,我的舌头正着她的前面牙齿的后面。

 我可以感觉他在我后面低哼使劲。萝拉试着闭上她的嘴,喃喃自语听起来像在说“不要”但是我继续吻她。

 法兰克鲁地刺入,然后保持静止,将一股股的向她的处女心。

 她在我的嘴上哭泣并呻,那种感觉相当地美好。太美妙了!萝拉滚下长椅,在地板上吐得到处都是,然后跌跌撞撞地,哭着跑进卧室。

 我看了看坐在一旁息的法兰克。

 “这种避孕法如何?”我问他。半个小时之后,法兰克又硬了。从第一次后,我就有些酸痛,但在我酒醉的状态下,我还是知道该做什么。

 在用手让他的茎完全起后,我带他进卧室,而萝拉正半梦半醒地蜷曲地躺在上。

 当我们在爬上时,她开始哭了起来,但却没有真正地挣扎。她太累了…也许是太醉了…以致于无力反抗。

 这次,我直接让法兰克干她,而我就玩她的子,而且强迫她和我舌吻。

 每当她阻止我侵入,我就紧捏一个头直到她屈服。当他再一次用男灌满萝拉的壶时,我们姐妹俩也正玩得火热呢!我承认这似乎有一点奇怪,毕竟我们身为姐妹。

 但是我能够说什么呢?她舌功太了!在接下来的三天里,在我们的父母到达小屋前,萝拉和我干了法兰克五次。

 法兰克总是在萝拉体内。使用我的姐姐来避孕…就好像她是一个活的保险套一样,是…好吧!我承认我无法形容。

 好笑的是,我曾经期望她多多抵抗,但是她没有。我猜是前几次的打破了她的心防。并且,每一次只要她阻止我们做任何事,我就用照片来威胁她。

 最后一次是我最喜欢的一次。在法兰克和我进行了一阵子活运动之后,我们让她跪伏在一个小脚凳上,法兰克从背后干她,而我将我淋淋的在她的脸上。

 她并不喜欢这样,但是在我威胁要让法兰克干她眼时,她就屈服了,几乎立刻开始我的户。

 因此当法兰克和我颈热吻时,我们的“节育装置”萝拉承受了法兰克背后位的入,并且帮我。法兰克和我同时到达高
上章 姐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