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亲密的代价 下章
第三章
我只能寄望老公出言反对了,赶紧伸手去紧握住老公的手。

 “好!”从老公口中却吐出了我最不想听见的字,我不可置信的转头去看老公,却瞧见他的眼光又停留在雪莉和淑敏的身上。

 这时候除了老公,其他四个人八只眼睛都一起投向我,等着我的答案。

 我真的好想说不,但不知怎么的,就是没有勇气说出口。

 “巧妮,别忘了刚才的约定喔,你如果现在不同意就要任凭我们处置哦。”阿城面带恶的将眼睛盯向我短裙下的白皙双腿说。

 我连忙将双腿又并拢一些。糟糕!这下可后悔莫及了,刚刚未经深思,答应的实在太快了。

 我早该知道阿城从没什么好心眼。如果我落在他手中任凭他处置,下场只会更惨,他又不知会出什么样的馊主意来整我了。

 我又想起他之前张开双手环抱着我的恶心嘴脸,心中一阵心慌。但是老公呢?老公这时应该出面替我解围吧。

 老公!老公!我心中暗暗叫着,希望他能回头看我一下,了解我的心情,赶快替我解决这个难题吧。

 但老公依然将眼光对着旁座的雪莉和淑敏,我心中的忌妒和不满顿时上升到最高点。

 这个死鬼!我就知道,他妄想看一看雪莉和淑敏的体已经很久了,这个游戏的建议对他来说,就像如鱼得水一般深合他意,甚至让他子的体同时让别的男人欣赏也毫不以为意。

 可恶!可恨!好!很好!既是如此,难道以我的身材就会怕被别人看啊?

 就这样,念头七转八转之下,心中一横,于是也开口说“好!”众人大乐,但是我又不急不徐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们不答应,那就拉倒不玩。”

 大家连忙要我说说是什么条件。在刚刚暗下决定同意之时,我也静下心来寻思自己到底穿了几件衣服,有多少赌骰子的本钱。

 今天的外衣一共两件、加上罩和内,还有两只凉鞋共六件,可能和淑敏差不多,比雪莉多一点,三个臭男人也差不多五、六件,这样根本占不了什么便宜。

 但如果能加上耳环、项炼、戒指、手表这些小玩意,男人一定比不过女人,而我可能又是众女人里面赌本最多的。

 所以我所开出的条件是除了衣服之外,也必须加上全身上下的所有饰物才行。

 男人们闻言纷纷摇头反对,因为他们吃的亏最大。但雪莉和淑敏则站在我这边表示支持,最后这三个臭男人大概因为薰心,怎样也不想放过这个窥见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一起在这里尽撤藩篱的大好机会,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阿城到楼上去取骰子,雪莉则进厨房去拿一个瓷制大碗公,于是在两粒骰子与碗壁互相碰撞的叮零叮零声中,游戏开始了。

 第一轮竟是我的点数最少,但是没关系,我把左耳的耳环给取了下来。

 第二轮是阿健最少点,他将手中的手表下。第三轮则是阿城拿个“bg。”理所当然是他输。

 他一面耍宝一面对大家解释“b者“”也,g者“”也。”在众人的笑闹声中,他竟放着有其它东西可不管,自己先掉了下身的长,当然又惹来一阵哄堂讪笑。

 就这样十几轮下来,胜负的成果已经有了端倪,阿健身上只剩下一条三角紧身黑内;阿城还穿着豹纹小内和两只黑短袜。

 老公也还有上身的t恤、下身的白色平口内和一只袜子;我还好饰品不少,所以还留有无袖上衣、短裙及里面的罩和三角,另外还有一只凉鞋。

 雪莉身上的细肩带针织超短你洋装还在,里头应该还有罩和内

 最惨的是淑敏,只有剩下红色的半罩式罩和低半透明的纱质三角罩内的晕和内中的乌黑草丛都已经若隐若现了。

 万万没料到,这时阿城又站起身来出馊主意了,他嘟嘟囔囔着“这样还不够刺!不够火辣!”

 既然玩兴已起,大家就再听听他倒底还有什么鬼怪的建议,没想到他的意见果然有够劲爆。

 他的提议竟然是我们三对夫,等会儿如果同对夫中的一个已输到光,仍继续掷骰子参加游戏,但再输的话则由其夫或衣为他相抵。

 也就是最后夫俩人将有一起光的机会,而夫两个人都输到光的最先一对,就要当场做给其他夫们观赏。

 这下子我又被吓住了,但雪莉马上呼应她老公的建议,阿健和淑敏也说好,又仅剩下我和老公两个人还没表示意见。

 老公看看我,大概见我面显难,低头贴近我耳朵说:“你看看阿健和淑敏,他们剩下的衣物最少,待会儿一定是他们输,我们可以赌赌看。”

 我瞪了他一眼,这种荒唐事也可以赌啊!但是我本来的个性就有点好奇,又爱作弄人。

 加上老公说的没错,目前的态势下我身上的衣物是最多的,老公也不少,应该不至于会落到两个人都光光的地步吧。

 愈想愈对,从来也没看过别人现场做究竟是个什么景象,说不定今天就可以开开眼界喔。

 于是我也终于微微地点了点头,老公见状喜出望外,高声道“好!好!”游戏重新开始,接下来果然是淑敏输了,她二话不说站起身来,当众下她的罩,原本已几乎遮掩不住的豪马上蹦跳出来。

 两颗红头在两片晕上立,没想到她的房竟是如此好看,不要说是男人了,现在就连我的目光都驻足在她的前不放。

 淑敏将下来的罩丢在椅背上,接着毫无羞赧之的自己握住双做势一番,还贴近阿健的脸颊去搔弄一番,两个头马上绽放的更加丽,阿城和我老公叫好连连之下,也不管我和雪莉的意见,直说等一下其他女人也要比照办理。

 雪莉则不甘示弱,马上提议待会男人子时,也得要套弄自己的茎一番才行,没想到男人们果真也表示同意。

 接下来雪莉连输了两把,于是她接连将细肩带针织超短你洋装缓缓褪去,又将里头的无肩带白色花边半罩式的单薄罩也下来丢在阿城的头上,出香软人的房,于是身上只剩下一件紧包住户的白色花边丁字

 她的房也很可观,虽没淑敏的规模大但更为圆翘,晕则较淑敏为小但头却更尖,当然她也紧紧握住自己的房,更用两手的大拇指分别在双边的尖上抠弄。

 直到粉红的头耸立并变成人的桃红色,便将变得又尖又长的头送到阿城口中让他,于是众人大乐,叫好不绝。

 但没有想到最先输到光衣物的,反倒是阿城,阿城下豹纹内后,马上夸张的握住他那已经直茎。

 前后套弄几下仍意犹未尽,干脆放到雪莉面前,让她伸出舌尖去头上的马眼,阿城原本顺势要将整只入雪莉的嘴巴中。

 雪莉却笑着推开他说:“不行!不行!游戏还没完呢。”

 接下来则是阿健输了,他下仅剩的黑色三角内,没想到他下身大的巴竟然那么又那么长,果然符合他的体育老师身份。

 我面红耳赤的偷偷瞄着他那条大家伙,如以我所曾见过三个成年男人的具与他们相较,阿健这条巴应是最巨大的了,刚刚看到阿城的那只则算是较短的,但阿城的头却是不成比例的隆起,好像带着一颗膨的兵乓球般的奇特模样。

 这时全身赤条条的阿健,也履行约定抓住自己的巴前后套弄一番,不过他马上就坐了下来,并没像阿城那样夸张的表演,但等他一坐下来后,淑敏就马上靠过去用手轻轻抚弄他的巴,让他的大举抬的更厉害,好像只一条眼镜蛇般的瞪视着周遭的人。

 胜负似乎很快就要分晓了,但命运之神却好像有意存心作弄,因为再来的几把,竟然都是我和老公输。

 老公到只剩下一条内;而我,则先下挂在左脚边的凉鞋,接着又下无袖上衣,然后又下短裙,所以也只剩下上身的鹅黄罩和下身的三角了,这套罩和三角的大半部都是透明蕾丝镂空的,我身上最私密的三点要害都隐隐可辨,显得感无比。

 我这时突然想到还好出门前曾换过这套比较感的内衣内,否则原来出门前身上所穿的那一套肤内衣,如与雪莉和淑敏今天穿着的内衣相比,实在太平常、太保守了。

 这个想法虽然稍纵即逝,但仍令自己为之一惊,怎么已经在旁人面前暴自己的同时,还会出现这样莫名其妙的想法呢。

 然而坏运道却还没结束,在阿城与阿健目不转睛的紧盯着我身上瞧时,我果然又输了这一把。

 我心中噗通噗通的跳着,有点失神似地起身,一点也不敢将目光与其他人交接,然后平生第一次在这么多人的注目之中,从背后解下蕾丝罩,两手则赶紧环抱在前。

 但在众人声声催促中,我也只好慢慢将双手放下,我的房并没有淑敏和雪莉两人的房大,但我皮肤本来就白剔透,配上两颗大小适中、曲线玲珑的椒,反而别具美感。

 我半闭起眼睛,试着学起淑敏和雪莉刚刚的模样,发窘地将自己的手掌移往前握住两边的房,又用手指尖分别去碰触两个头。

 前传来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根本不知怎么样才度过这漫长的几十秒,最后在全身发烫中赶紧回座,等到又听见众人的叫好声,这才又回神过来。

 我再偷偷望一望大家,这时大家的眼中都好像已满布着血丝,在三个女人活生香的半玉体前,三个男人的茎包括还包在老公内中的那一条,都早已不安分的昂扬吐信,气氛在不安和凝重之中却又带着几许的意和兴奋。

 万万没想到,老公也输了接下来的一把,我心中马上又加深了几分沉重。

 老公倒像若无其事一般,站起来下内,前后套弄他的巴几下就坐了下来,但头上的马眼已可看到滴滴水光在闪烁。

 胜负的确已到了最后关头,现在三个男人都已经一丝不挂,三个女人也都只剩穿在下半身的一条内,必须上场做真实弹的表演的人到底是谁?马上就要揭晓了。
上章 亲密的代价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