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子恋系列 下章
三崎笙子
我,三崎健一,今年十六岁,是个高一的学生,原本有个很幸福的家庭,不料在二年前,爸爸因为经商失败,欠了人家很多钱,被债的债主控告而以经济犯起诉,爸爸受不了这种打击,只好离家出走,不知踪迹。为了这件事,妈妈生气了好久,幸好妈妈的娘家非常富有,拿钱出来清偿爸爸的债务,我们母子才免于落街头的厄运。而现在我和妈妈住的这座郊区的小房子也是外公慷慨地送给我们住的,并且每个月还定时给我们生活费,否则我们母子还真不知道要怎么生活呢!至少我是不可能那样顺利地由初中部毕业,一定得辍学赚钱过活的,所以妈妈常对我说要永远记得外公的恩惠,以后长大要尽力报答他的恩情。

 妈妈生长于富豪之家,从小就娇生惯养长大的,因此个性上有些任不羁,其实她心地很善良,对我也相当溺爱,毕竟从爸爸失踪后,只剩下我们母子俩人孤独地在一起生活了。

 今天是我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从明天开始就是漫长的暑假了,由于考试只到中午,所以下午一点多我就回到家门前了。我开了大门走进院子,正在奇怪我们家养的雄秋田犬为什么没在它的狗屋里对我摇尾示好,猜想莫非妈妈抱它到浴室去为它洗澡?

 走到主卧室的窗边时,听到有些声音从妈妈的卧室里传出来,心里惋惜着可怜的妈妈,一个人呆在家里不知道有多么无聊的哪!所以她只好租录影带回家,好打发漫漫长了。

 但是当我眼角一瞥妈妈卧室被窗帘半掩着的玻璃时,发觉好像有点不太一样,好奇地凑上眼一看,啊!卧室里,妈妈穿着睡衣半躺在上看电视,奇怪的是一只手竟伸进她自己的衣襟,好像正抚着膛。从她薄如蚕丝的睡衣外面,可以明显地看见妈妈那完美的曲线,尤其是那两颗突起的头,顶在前,看起来多么感,下部隐隐约约地可以看见一片黑黑的覆盖在她的三角地带,这种养眼的镜头向来我只在杂志上偷偷地看过,想不到现在却真真实实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再望向妈妈尾放置的电视荧幕上,原来她正在看着描写不伦关系的情录影带,那就难怪她会有那样的举动了。电视里的剧情大概描写得很生动,只见妈妈抚在前的手一直着那两颗圆滚滚的子,一会儿捏捏峰,一会儿捻捻头,小嘴里也不停地发出了:“喔…喔…”的呻声,我们家养的秋田犬罗儿正趴在边吐着舌头,温驯地看着妈妈,大概妈妈一个人在家里实在太无聊了,所以把它带进卧室里陪她作伴,妈妈的胆子又很小,万一有什么事,罗儿在身旁也可以保护她吧!

 妈妈继续抚摸自己的体,摸到后来,干脆去睡衣,躺在上摸个痛快。

 渐渐地她把手移到了她的下体,我摒息仔细地偷窥着这幕好戏,只见妈妈用手指拨开她的两片,用另一只手的食指逗弄着自己的核,偶而也伸出了中指进她的里,轻轻地送着,看她脸上洋溢着爽快、舒服的笑容,可见这样可以足她寂寞的芳心。

 她沉醉在自我寻求快的感官世界里,卧房中充满了她那一声声:“啊…喔…哦…”的销魂娇。这样一直持续了有十几分钟,直到罗儿趴在边,奇怪地望着妈妈的动作,好像想不通她为什么一直哼着像是痛苦的呻而叫出了一声:“汪!”才把妈妈由幻想的世界里拉回了现实。

 妈妈转头看到了罗儿,偏头想了好一会儿,好像决定了什么事,只见她把罗儿抱上了她的双人大,而罗儿面对着妈妈那具赤,又丰娇媚的体,不晓得是什么状况,只是吐了吐它的舌头,乖乖地坐在妈妈的身边。

 妈妈全身光的身体横躺在上,姣美的脸庞在长发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美和成,而她前的两颗子,也非常丰柔细,而又圆滚滚地挂在她的身上,峰顶端的两粒头,坚鲜红的模样,也看起来使人倍觉兴奋。她的身很纤细,体的曲线凹凸有致,搭配着高耸隆起的部,和浑圆无瑕的大股,真是上帝的一大杰作。再往她下体看,浓荫密布的覆盖着一条稍弯的,身后丰腴的部,感觉非常人,而最深、最凹陷、也最令我注目的,是那生我之地的。这副美好感的身材,此刻正展现在一只秋田犬面前,当然还有我这躲在窗外偷看的窥视者眼里。

 妈妈把她的身体移到罗儿的旁边,张开大腿,把罗儿抱到下,比着她的,再比着罗儿的狗嘴,意思是要它替她。怎知罗儿一付不大了解的神情,只是抬头看着妈妈,她只好用手去着罗儿的头,然后凑近她的小,让罗儿闻闻她里的味。罗儿仔细地嗅闻了一会儿,才伸出它那长长的舌头,往妈妈的去。

 “喔…喔喔…”妈妈被罗儿这么一,顿时发出了人的声,罗儿伸长它的舌头,不停地在妈妈的下体部位着,它的舌头又长,可以把她的部整个儿包住。只见罗儿的舌尖不断地掠过妈妈的小核,使它慢慢硬大了起来,而妈妈只是不停地哼着、叫着,看来她已经陶醉在这种刺里了!

 妈妈的下体被罗儿舐着,自己用手大力地着她那丰房,一手托着峰,一手伸出手指头去捻弄着峰顶的两颗红涨的头,小嘴里不断地呻着:“啊啊…嗯…哎唷…哎呀…哦哦…呜…”这些柔和人的呻声,尾的电视上还在上演着人的情画面,妈妈用眼角的馀光瞄着电视荧幕,一边沉醉在罗儿为她舐吻下体的服务。我从窗中看到的妈妈,整个人显得非常飘飘仙的样子,美丽的脸上泛着红的泽,在乌黑柔亮的长发衬托下,看起来使人火直冒,恨不得趴上她的娇躯驰骋一场。

 渐渐地,她身体扭动着,幅度越来越大,前那两颗大子也跟着不停地晃动着,而且看起来越来越坚、越来越满。

 “喔…啊…哦…喔…”她那人的娇声依然在卧室里一声声地回响着,而秋田犬罗儿仍然忠实地继续替她着下体那红润人的小儿。此时,妈妈的下显得十分满,上面还留着罗儿滴下来的口水,混合着妈妈因兴奋而出来的水,看起来有点儿黏黏腻腻的感觉。

 我们家的秋田犬罗儿始终都用着它那长长的舌头舐着妈妈下部浓参差掩盖下的两片,妈妈大概觉得还不过瘾,便伸手拨开两片出那红嘟嘟的小儿,罗儿的舌头这会儿可以直接进她的里,让她感到更舒

 我再把眼光转到妈妈的脸上,只见她的表情十分投入,两只人的媚眼儿都眯成一条线了,而她红红的舌头这时也伸到小嘴外边,不停地舐着她自己丰感的嘴呢!

 妈妈在罗儿里的同时,也不时用她的手指去玩着她自己的小核,还不断地以手指头代替戳进里,像般地送着,整具娇躯躺在上,呈现出一幅人的美人体图。“嗯…嗯…哼…噢…啊啊…”她的嘴里仍然呻着,娇躯也不停地左右上下扭摆着,撼得整张都跟着摇晃着哪!

 妈妈让罗儿替她了好久的,可是越却越使她火如焚,本来呻着的声音也变成了:“罗儿…好狗狗…快…用舌…头…舐…我的…吧…哎唷…可真…舒服…啊…美死了…用力…再…深一点…快…我的…小里…好…好…喔…啊啊…”妈妈用手抱着罗儿的头部,好让它舐得更深,罗儿的狗鼻子也不时碰到她的核,更使她得直叫道:

 “喔…好…狗儿…你的…舌头…舐得真…好…小…小…都…痛快得……水了…啊…对…舐那里…舐…我的…核…啊…唔…好…太美了…哎唷…我…出来…了…啊啊…”只见妈妈又把罗儿抱到前,让它着她高耸的房,而她自己的手却再度伸到下部去挖着、着红,妈妈的房被罗儿这么一头更是高高地突了起来,变得更硬、更涨了,整座峰上都布满了罗儿的口水,显得光亮亮的,使我在窗外看了,恨不得和罗儿换位置,伏在妈妈前吃她的子。

 妈妈用食指和中指并在一块儿,进她自己的里,用力地送着,把那两片得满满的,一股股透明的汁把她整个下体都弄得润润的。现在妈妈的房和部都变得非常肿和丰,忽然妈妈把罗儿的身体由趴在她小腹上移到她的脸部,伸手去掏罗儿的狗巴,几次的捋弄下,罗儿那红红的生殖器就一伸一伸地变长了。

 我远远地仔细看罗儿的狗巴,估计约有二十几公分长,巴头又红又尖、又大又硬。妈妈看着这巴,闻闻它的味道,砸砸嘴角,一手撑着罗儿的一只后腿,张开她的樱桃小嘴一口就把罗儿的狗巴含进嘴里,不停地舐咬着那支红的狗鞭。罗儿或许被妈妈得舒服万分,也得“呜!呜!”地直哼叫着。

 妈妈含了一会儿,放开罗儿的狗巴,迟疑了好久,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似地转过娇躯,趴跪在上,翘起高耸的部,出殷红的小,然后转头望着罗儿,拍拍股,意思是要它爬到妈妈的背部,用她的小。无奈罗儿会错了意,见她指着她的股,就将一个狗鼻子凑在妈妈的眼上嗅着,并且还伸出它的舌头拚命地舐了起来,如此只弄得妈妈股直扭,而前面的小得直抖着,麻难过之下,不由得急叫道:

 “啊…好狗狗…不…不是…舐…我的…股哪…我的…小…好…快…快爬…上来…干干…我吧…啊啊…快…我…死了…”

 可是罗儿终究是只畜生,听不懂妈妈的话,妈妈无奈之下,只好抱着它的前腿,按在她那白的大股上,再用手穿过下去握着罗儿的狗巴,对准了她的小。罗儿这时就像和母狗时的姿势一样,趴在妈妈的部,或许出自动物的本能,罗儿一趴上去,那巴对准了妈妈的小,全身猛地一趴,红红的狗巴就“噗!”的一声,戳进妈妈里了。

 只听到妈妈叫道:“哎唷…罗…罗儿…喔…你的…狗巴…好大…唔…干死…我…了…啊…妈呀…我的…小…要…被…戳穿了…麻…麻死了…啊…慢…慢点…哎呀…到…子…宫…里了…花…花心要…被…钻碎了…啊…不…不能…这么…深…啊…饶了…我吧…啊啊…”只见妈妈把股抬得更高,一只手也抓住了罗儿的一部分狗巴,好防止它干得太深,罗儿则一拱一拱地送着它的狗巴直往妈妈的小里钻,捣得她在身后的一下子扁、一下子凹,妈妈被罗儿干得舒无比,尤其它还边干边伸出舌头舐着妈妈平滑的背脊,更得使妈妈全身上下所有的孔都舒服得张开了。

 罗儿趴在妈妈的股上,越干越来劲,只弄得妈妈的小里“唧!噗!唧!噗!“地直响着,水也跟着狗干的动作猛往外直着,罗儿的那巴越干越快,只得妈妈张口直着气,”哈!哈!“地猛着空气,全身细白肥也不停地哆嗦着,看她脸上的神情,大概是又痛、又美、又趐、又的吧!妈妈前的大子因为前趴的关系,显得更巨大、更丰了,妈妈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两颗子上,捏抚着,这种情形真糜动人哪!

 妈妈不停地在叫着:“哎唷…亲…狗狗…你要…死…我…了…真要…我的…命了呀…哎…哎呀…干…进子…了…唔…我…我快…受…不了啦…啊…出…来了…”

 只见妈妈的身子不停地抖着、痉挛着,一边死去活来地高声叫着,全身无力地趴在上,罗儿:“汪!汪!”地叫了两声,股一耸,像是在妈妈的小出了它的狗子,只得妈妈全身又是一抖,舒服地:“嗯!…”吐出了一声娇声。

 妈妈娇媚无力地转身仰躺在上,只见她那原本平滑的小腹,这时大概积满了罗儿的,显得有些凸凸地鼓了起来,过了一会儿,罗儿的狗巴终于渐渐缩小了“噗!”的一声,从妈妈的小里滑了出来,这才使妈妈的小肚子里的狗和人的水像黄河泛滥般地,由她的小,不,这时那原来细仅一线的,被罗儿的狗巴干得撑开了约有二指幅的宽度呢!汨汨地出了一大堆黄白的人、狗混合分泌物,只见罗儿津津有味地,低着头一口一口地把它和妈妈的分泌物再舐下去,舐完后再低头舐它自己红红软软的狗巴。

 妈妈躺着休息了约十分钟,拖着疲乏的身子进卧室里的浴室去冲了个澡,出来后再把罗儿赶出房外,便躺在上沉沉地睡去了。

 我继续站在窗外大妈妈体的风光,只见妈妈躺在那张大上,下午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在她雪白无瑕的体上,浴后的她全身微红,大概是冲了热水澡吧!进入深深梦里的妈妈,高贵感的娇靥,风华绝代、美人;长长而翘着的睫,盖着平水汪汪、亮晶晶的媚眼;鲜红嘟起的小嘴,下颚丰腴像一堆软绵绵的;细长而柔亮的秀发飘散在她脸旁;高耸的房,像两座秀的峰,矗立在洁白细前;削肩纤,丰肥的玉,圆圆地翘起;小腹平滑微凸,曲线玲珑,引人遐思;皮肤白润滑,丽如仙,满身青春之火,人注目。

 其实以妈妈这种条件,如果要再嫁人,我想一定会有很多人被她的万种风情给摄心魂,只是妈妈从小就很少外出,认识的人并不多,爸爸失踪后,除了必要的事情外,她根本就不走出大门一步。

 哎!以她这种年纪,独守空闺,难怪会作出手和饥不择食地找罗儿的事儿了。我想着想着,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何不闯进去,干脆子代父职,替妈妈解决方面的饥渴,也免得她再找罗儿解闷,而我也可以餐秀,认识爱的美妙,再说她既然和罗儿都敢干了,对于母子伦的忌讳大概也不是很在意的吧!想到这里,不使得我整个人热血沸腾,于是蹑手蹑脚,偷偷地溜进她房里了。

 进了她的房里后,去全身碍事的衣服,带着激动的心情,纵身跳进了妈妈的上。妈妈或许和罗儿干得太累了,浑如不觉地继续睡她的大觉。我躺在妈妈的身侧,紧靠着她的娇躯,伸手在她那身丰体上爱抚着,尤其那两颗高耸的趐人的峰,更是我急一探的地。

 捏了一阵子弹特佳的子后,接着抚遍她全身光洁细致的肌肤,再下滑到她柔的大腿上,抚着、摸着。啊!真是一具完美的体呀!我面对面地轻轻吻着妈妈的脸颊和脖子,一手伸到她背后捏捏她丰肥的股,再用另一只手按按她那隆起的下部,用指头分开肥厚的,手指探进小内挖挖她的桃园,感到自己全身的神经每一条都紧绷着,呼吸急促,火中烧,大巴也涨得像铁般地坚硬,抵在妈妈的小前磨擦着。

 经过这样的爱抚,终于把妈妈由睡梦中惊醒,她一睁开眼,见到我对她作出这种轻薄的举动,叫道:

 “健一,你…怎么可以…这样…快放手呀…我是你…妈妈呀…快…放手…听到没有…不可以…对我非礼…对我…嗯…”她还想说下去,可是我不给她机会,一口就吻住她的樱,妈妈显得更急了,努力地一直抗拒我,想挣开我的怀抱。我们俩人双双倒在上滚动着,身体紧紧地黏在一起,妈妈的力气比我小得多,挣不过我,又急又气得眼泪都掉下来了,我看了有些不忍和怜惜,可是想到失去了这个机会就永远也别想干到她了,就快要到手的肥若不吃,也未免太说不过去了。妈妈的香被我紧紧地强吻住不放,所以无法大声叫出来,只有转动着她圆滚滚的大眼睛,眼泪直,喉头直嗯着。

 我吻了好久,也有点累了,放开她的小嘴,一得到说话的机会,她又急声地道:“快把我…放开…不要…这样…快放开…妈妈…我是…你的…亲娘呀…你…这样是…伦呀…这样做…不行的…被…外人…知道就…完了…快…住手…还…来得及…快…住手呀…”

 她一直叫着,一边又推着我,表示不愿意。我用身体着她的娇躯,使她无法动弹,一手摸着她的户,扣弄她的小核,好让她的水早点儿出来,方便待会儿强渡关山。

 一会儿,她被我挑逗得水直冒,扭着下体,躲避我的手指。我见她一直拒不合作,开口对她说道:

 “好妈妈,你就通融通融嘛!让我的大巴爽快一下,爸爸已经失踪了,你的小太久没有吃了,外人更不可能知道,只要你我不说出去,永远是我们俩的密秘,况且你的小里都水来了,难道你不想让大巴来安慰安慰它吗?”

 妈妈却有点哽咽地急声哭道:“不…不行这…样…我是…你的…亲妈妈…不能…和你…这样…我的…良心会…不安…的…快停…手…还来得…及…”

 我一听她这么坚持,使出我的最后法宝,对她说:“妈妈,你刚刚自己手,还有后来和罗儿干的情景都被我在窗外看到了,难道你宁愿和一只狗儿作那种事,却不愿意和我一起享受的乐趣吗?”

 妈妈挣动的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我知道这下子击中她的要害了,继续扣着她的小,这时水的速就像水库在洪般,泊泊倾出来,妈妈的部也渐渐随着我的手指抛,但是小嘴里还道:

 “不…行…不…不能…这样子…不行…”

 只不过她的语气和声音都低弱了不少。

 我不管她的反应如何,只是专心地挖着小,她的娇靥越来越红了,呼吸也一阵比一阵急促了,峰顶端的头也硬了起来,小嘴不停地张阖着,下面的也不停地一开一合了。

 我一看,知道时机已经成了,拿着身旁的枕头垫在她高翘的部下方,好让她的小开口上仰,一切准备就绪,先堵住她的小嘴儿,就是一阵热吻,这次妈妈不再烈抗拒,反而闭目张,任我甜吻,她全身的体火热趐软,琼鼻轻哼,反手抱住我,伸出舌头和我打舌仗,户在我淋淋地,水不断地出着,鼻子里的嗯哼声,似难过、似快乐、又舒适、又别扭地一直嗯声不停。我着她丰圆润的娇躯,片刻的温存,已是销魂趐骨,令人回味无穷了。

 俩个人如痴如醉地狂吻不已,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微映她的娇靥,照出了一张弹指可破的玉容,媚眼含辉,面泛桃红,神情羞答答的、娇柔柔的。

 这时她的身份已不是我的亲妈妈,而是一个将要和我发生体关系、同登爱极乐的女人!我估计她已经不会抗拒和我做的事了,就把我那长壮硕的大巴,对着她特别丰肥的小,顶开了,朝着淋淋的里“滋!”的一声,用力就进了一半,再几个动之下,我的大头已经直抵到妈妈的花心,对着小直转了。

 只听得妈妈一声惨叫道:“哎呀!…好…好的…大巴…唔…痛死…我…了…乖儿子…轻…轻点嘛…妈妈…很久没…和男人…干了…你…你不希望…把…妈妈…干伤…了吧…哎唷…快…停一停…让我…适应…一下嘛…”

 这下大概给了她一阵涨裂刺骨的疼痛,只觉得我的大头被妈妈的小花心像小舌头般舐了几下,道的肌,原本紧小的璧,变得更是缩得窄窄的了,妈妈的户深处,会像小孩子着,让我的大巴感到一阵莫可言喻的快

 我用大巴专心着妈妈的小,妈妈被我干得越来越热情,紧紧地抱住我的身体,部也往上一地配合着我的送,只见她摇起肥,像个急速转动的车轮,张口直哼,送吻摆,满面意,人。

 妈妈因为很久未曾和男人做,此时被我起芳心深处的火,兴奋快乐地激动不已,我也用手紧按着她雪白的玉动大巴,猛,下下直捣她的花心,存心给她一次难忘的爱经验。

 这样持续了有二十多分钟,干得妈妈全身趐麻酸,引发她天赋的女人本能,地大叫道:

 “唉哟…好儿子…大巴…哥哥…妈妈…小…妹…妹妹…要…死了…喔…喔喔…这…这下…干得…真好…快…哦…大巴…亲亲…快干死…小…妈妈吧…求求你…快给我…重重的……妈妈的…大巴…亲儿子…啊啊…我…快…来了…妈妈快…快了…”

 只见身下的妈妈一阵子扭,紧搂狂吻,两腿直抛,叫,得全身孔齐张,一股股的,从她的小里往外出,一千里,得她的大了一大片。

 我见她有些后力不继的样子,稍停了下来,问道:“妈!你怎么这么,是不是刚刚和罗儿干得还不过瘾啊?”

 妈妈啐了我一口,用她那娇媚的声音道:“去你的,妈妈躺在上睡觉,是你闯进来硬要强人家,现在如你所愿地让你玩了我的身体,还在这说风凉话哪!你这个坏东西,害人,长了这么大的巴,害得人家都被你干得快受不了嘛!所以才会这么呀!”

 我笑嘻嘻地道:“好妈妈,我有这一条大巴,还不是你生出来的?现在回炉重新锻造,看看会不会变细一点儿呀!”

 妈妈和我经过一阵搏战,再听我这一番打情骂俏的黄对话,羞得脸上晕红满面,低头无语地恨不得有个地好钻进去。

 我想起妈妈替罗儿舐狗巴的一幕,也想尝尝这种快,于是涎着脸对她说道:“妈!我想让你替我吃吃大巴,就像刚刚你吃罗儿的狗巴那样,好不好嘛?妈!”

 她一听,更羞得无地自容,紧紧闭着她的媚眼,不敢面对我,道:“健一,你都…看见了,唉…妈都肯让你…干了,再做…这种…事…也没多大差别了。”

 我一听,大喜过望地赶紧出还在妈妈小里的大巴,爬到妈妈的娇靥上,把那、又涨、又长的家伙抵在妈妈的小嘴儿边,巴头上那又黑又亮、涨得发紫的大头,棱沟深陷,正有韵律地在她脸上轻轻地颤动着。

 妈妈本来娇羞不已,此时却是看得一阵紧,心一阵漾,玉手不由得握住它上下套弄着。我那壮的大巴,被妈妈的玉手这么一爱不释手地握住,更硬得青筋暴涨,有如一条大的水蛇般,在她的小手里跳动着。大巴让女人的小手套弄的快,原来竟是这般销魂趐地舒哪!

 我被套得连连大叫道:“哦…好舒服…唔…妈妈…快…喔……死了…”

 妈妈见她能够使我如此地快乐,也对我妩媚地一笑,接着她用左手紧捋住大巴,右手却伸到我的股沟里轻轻抚着我的眼,然后,稍微抬起她的榛首,凑上香,伸出丁香小舌,舐着那大头上的棱沟,又舐在马眼口上转呀转的,最后才把小嘴儿一张,一口将大头连同大巴的前半部含入她的小嘴里,用力地着。

 这时我的大在妈妈的小口里,觉得大头有更加扩张的趋势,所有的孔都舒服地张开了,不由得使我鼻息咻咻地哼道:“唔…好紧的…小嘴儿…嗯…吃得我…好…好舒服…哦…”妈妈用她天生的小嘴,地含着我的大巴,那种暖和和的、异样的紧窄感,加上她灵活的小舌头又在里面搅舐着,让我得既又麻,不住动着股,把妈妈的小嘴儿当作小般地着,口里道:

 “嗯…好美…好的…小嘴…唔…妈…快…快…嗯…我的…大巴…好舒服…喔…”

 妈妈见我的舒服劲儿,连忙用两手握住大在嘴边的部份,大头则含在她小嘴儿里又又舐,直吃得她小嘴边出了白色的泡沫,两颊酸麻。妈妈边舐边含糊不清地说道:

 “嗯…健一…妈妈帮你…吃…大巴…这么久…小…快…死了…你就…行行好…继续干…妈妈…的…小…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还对我直抛着媚眼,当然是希望我再度提上马,喂她的小。这么一来,我也被她的媚态得受不了,在她嘴里的大巴,再度趴上她的体,对准她的户,使力一“嗤!”地一声,又干了个全尽没,妈妈经过了一阵休息,火重炽,态又现,奋力摇起了那丰的玉,口里哼着道:

 “好大巴…儿子…哎唷…这下…好重…死…妈妈了…我的…好儿子…亲丈夫…唷…妈妈的…小…要被你…穿了…真…好…美…乐死我…了…啊…又…干到我的…花心…了…妈妈的…大巴…亲…丈夫…小今…今天…吃了…啊…我快…快升上…天了…要被你…死了…大巴…亲亲…你干得…真好…嗯…”我见妈妈这的模样,把一切怜爱都抛开,又狠又急地快速干着,次次到底,下下直达花心,并道:

 “我的好妈妈…儿子干得…不错吧…大巴…得你…美不美、啊…你的…小…又…又…又多水…里面…紧紧夹着…我的大巴…使我又…又舒服哪…小…妈妈…以后…要不要…经常让…大巴儿子…干…小…好解…啊…”妈妈声哼道:“嗯…大巴…儿子…妈妈的…乖宝宝…小…又美…又…啊…顶…顶死我…了…大巴…又大…又会…小…妈妈…以后…永远会让…大巴…儿子……小…啊…又…又进…妈妈…的…花心里…了…哎呀…小…妈…妈妈…又…要…要来…了…要命的…大巴…亲…亲儿子…以后…你是…妈妈的…亲丈夫…了…小…妈妈…给你…了…好儿子…亲达达…啊…死了…”

 由于我和妈妈这场上的盘肠大战,弄得汗水和遍了整张单,只见妈妈满头黑柔细长的秀发都掉了,娇靥红扑扑地,小嘴儿里不停地吐出令我血脉贲张的语,媚眼儿里也着熊熊的焰,两只大腿紧紧夹着我的部,玉不停地起伏摇摆着,双臂死住我的脖子,小嘴儿不时地索着我的热吻,高耸丰肥的房一直在我着、着,有时还被我的嘴巴着、咬着,一会儿哼,一会儿叫舒服,头也随着我大送的节奏,有韵律地摆动着。

 一下子妈妈又叫道:“哎…哎呀…大巴…儿子…死…小…妈妈…了…亲丈夫…快干…干你…的小…妈妈吧…妈妈…好爱你…大巴…儿子…我的…感觉呀…小…已…已经…三次…了…大巴…亲丈夫…都还…没过…妈妈被…我的…乖宝宝…干…干得…魂儿…都…飘了…妈妈的…好…丈夫…小…又要…了…以后…妈妈的…小…就…专属于…大巴…儿子…你的了…哎呀…小…妈妈…又…又不行…了…我要…出…来…了…啊啊…”妈妈一次又一次地了又,像个女般躺在上任我干,向我求饶着,一大堆水、水、水溅了我和她的下体,让整张垫都变得黏糊糊的。我在她身上尽情地蹂躏、着,任意享受着我亲妈妈的美丽体,大烈地捣、用劲地干,乐得她昏昏醒醒,急叫娇,香汗淋漓,疲力尽,我才把初次的进她的子里,完成了我们娘儿俩的最后一道程序。

 妈妈这时软绵绵地四肢大张躺在上,好半晌,她这才过气来,浑身酸软地微微呻着。我将妈妈偎在我怀里的娇躯紧紧拥着,伸手抚摸着她全身细柔柔,暖烘烘的肌肤,又捏着雪白高,亲热地问道:

 “妈!我干得你好不好?”

 妈妈把脸埋在我的前,娇羞地道:“嗯…很…很好…”我紧搂着她,这时的妈妈像一株被狂风暴雨摧残后的牡丹花,懒洋洋,娇媚媚地让人无限怜惜。而她的体柔,吐气如兰,更是令我爱煞。

 妈妈躲在我温暖的怀里,幽幽地道:“健一!…不是妈妈…太……实在是…你的…大巴…太…大了…才会…使我这么……贪恋不舍…曲意承…以后…妈妈的人…就是你的了…妈妈的身体…随时都…任你干…任你玩…你可不要…丢弃我啊!…”

 我道声好,母子俩就甜甜蜜地做一对颈鸳鸯,同被而眠了。
上章 母子恋系列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