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子恋系列 下章
高桥美姬
我的名字叫高桥龙太,今年十四岁,才刚升上中学二年级,父亲高桥真幸是有名的实业家,掌理着几家大企业公司,虽然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可是在商场上依然活跃得很,每天际应酬,在家很少见到他的面。

 妈妈高桥美姬,年纪才三十四岁,很多人奇怪父亲和妈妈的年龄为什么差那么多岁,怀疑妈妈是我的继母,我也当面向妈妈询问过,才知道当年妈妈刚从学校毕业后,进入父亲的公司,正好父亲前任的太太去世了,只留下一个女儿,也就是我现在的大姐,就读于女子大学的高桥淑子,年纪大了我六岁,当年只有四岁多,想延续子嗣的父亲考虑再婚,看上了妈妈,虽然俩人相差二十几岁,妈妈最后还是不顾外婆家的反对,嫁给了父亲,第二年就生下了我,所以她的确是我的亲生母亲而不是我的继母。

 前几年我的家庭生活还算是幸福美满,但是三年前开始,父亲就很少回家住宿,而且不时和妈妈吵闹,我听了几次父母亲的谈判,才知道原来是父亲在外面养了一个小老婆,被妈妈雇用侦探社调查出来了,为此他们闹得很不愉快,差点儿就要离婚,结果因为双方都要我这个儿子,父亲是因为高桥家只有我这一个男孩,将来要继承家业,而妈妈也只生了我一个孩子,舍不得丢下我另嫁,最后双方达成协议,也就是父亲不把外面那个女人带进家里,妈妈则继续当高桥家的主妇。不过他们夫俩人从此形同陌路,谁也不管谁的事情,连系他们俩人的集点,就只剩下我而已了。

 本来从妈妈嫁到高桥家开始,姐姐淑子和妈妈一直合不来,但是在这件家庭风波里,她居然是站在妈妈这边替妈妈大打不平,而且从那时开始,她们俩人的感情变得越来越好,就像一对亲生母女一般呢!或许这是女人和女人之间自然的同盟吧!

 现在姐姐淑子就读于女子大学,校方的规定是一律住校,所以她除了每个星期六回家陪陪寂寞的妈妈,并在家住一晚,星期晚上就得回学校宿舍里去了。

 可怜的美姬妈妈则以园艺种花、画油画来打发漫长的日子,过着像被软着的孤寂生活。我也尽量出时间来陪她,但是在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日子里,在家过活的只有我们母子俩人而已,房子虽大而显得空地毫无生气。

 妈妈虽已嫁为人妇十几年了,但因平时保养得法,加上生活富裕,养尊处优地过着少的日子,所以姿秀丽,肌肤洁白,尤其她风情万千,望如二十出头的女人,和淑子姐姐站在一起,别人还以为是同胞姐妹呢!不,其实妈妈要比姐姐多了一份成的妩媚感,岁月在妈妈脸上并没有刻划出痕迹,反而为她增添了些许少妇的风韵哪!不过自从她和父亲闹翻了以来,妈妈的眉稍就多了一份忧郁的神色,虽然西子含颦,不减她丽的风采,但是常常看她这样,可让人心疼的哩!

 在过去的一年里,经由同学们的耳濡目,知道了一些男女间感情的事和两间的生理关系,我才慢慢地了解到原来年龄三十出头的妈妈,在生理和心理上都已臻成的巅峰状态,却每晚都处在独守空闺、孤枕难眠的饥渴的岁月里,是多么的寂寞和痛苦了,要不是妈妈天生贞静,也不喜欢外出应酬,换了别的女人早就红杏出墙了。

 可是站在做儿子的立场,我也想不出该如何替她解除这种痛苦,难道要我去找个男人替她拉皮条好让她解决的问题?那我不被妈妈给打死才怪呢!暂时就只有好好陪她,再慢慢想办法了。

 世事难料,无法解决的事情往往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有了新的转机。这一天傍晚的时刻,夕阳西堕,天际满空红霞,我刚从学校里放学回家,进了大门,还在玄关鞋,嘴里就亲热地叫着:“妈!我回来了!”听到一声若有似无的应声,接着我便走进了客厅,妈妈正斜躺在长沙发椅上歇息,大概是累了吧!

 等到我来到她面前的时候,惊讶得差点儿叫了出来,原来我眼前的妈妈,披着她浅黄的睡衣,躺在沙发上半闭着眼睛,可能她本来正在睡午觉,被我吵醒的吧!但是现在的她竟然连罩都没有戴上,那两颗肥硕细房,正贴着半透明的睡衣前,清晰地显出来,尤其位于顶端那两粒像葡萄般大的头,尖地顶在肥上方,真是勾人心魂,让我看了下的大巴不由自主地因为精神亢奋而硬了起来。

 我这时又有着一阵不安和惭愧的情绪,因为在我面前的女人是我的亲妈妈,生我、养我、育我的亲生母亲啊!在小时候抱我、亲我、替我洗澡、替我处理排废物的母亲,而我竟然因为她穿着不太捡点,就用我有的眼光去看她,真混蛋,也真该死!想着想着,我把头渐渐低了下来,满脸含着羞愧的神色,不敢用正眼看她。

 妈妈这时也清醒了不少,刚刚被我呆呆地看了一阵子,好像芳心也在“噗!噗!“地跳得快了起来,连她的呼吸也忽然急促了不少,我的眼角瞄到她的下身部位,竟然发现她睡衣无法全掩着的小三角上,中间部份居然了一圈圆形的痕迹。

 俩人沉默了很久,还是妈妈娇声细语地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安静,只听她说道:“龙太!妈妈下午种花,出了满身大汗,洗过澡后为了贪图舒适凉快,所以懒得再穿上平常的衣服,也因为太累,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直到你回来才醒过来,妈妈穿得很失礼,你不会怪我吧!”

 我道:“妈妈!我不会怪你的,更何况…你是我的妈妈呢!再说从我出生以来,你照顾我,小时候我还记得你天天帮我洗澡,晚上还陪我睡觉,我一直很尊敬你,爱慕你啊!”妈妈笑着说:“你是妈妈亲生的孩子呀!妈妈不爱你,难道会去疼爱别人的孩子吗?你小时候的事,妈妈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哪!妈妈可还记得你还小时,常常半夜里哭醒了过来,捡查你又没子,却一直哄不停,妈妈没法可想,只有把你抱在怀里摇着,但是你还哭个不停,最后妈妈把…把我的房端出来让你,总算才让你安静下来,你还真顽皮地嘴里着一边的房,小手还要玩另一个房,不给你就哭闹个不停,想起来真是让我又好气又好笑。”

 我一听平时有点内向的妈妈,竟然敢当我的面说出她的房被小时候的我的事,心里猜想着妈妈是怎么了,竟会从害羞内向忽然变成了如此大胆的呢?我想着,顺势坐到了她的身旁,用手搂住她的纤,轻轻吻了她的娇靥,吻得妈妈娇羞满面地道:

 “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和妈妈一起洗澡的时候,有多么调皮的哪!”

 我道:“我也不太记得了,只知道曾和妈妈一起洗澡过,情形就完全不记得了,妈!你说给我听嘛!”

 妈妈更是粉脸通红地道:“嗯…妈妈…不好…意思…说嘛!…”

 我见她如此娇媚害羞,忍不住凑过嘴去偷偷吻上了她那鲜红微翘的小嘴,妈妈忙用手把我的头推开,但是她也没有生气发怒的表示,继续说道:

 “好!你想听,妈妈就…说给你听,小时候我每次替你洗澡,你这小鬼头都非得要妈妈光了衣服陪你一起洗才肯,而妈妈面对面帮你抹肥皂的时候,你的那一双小手,却有时摸摸妈妈的房,有时又捏捏妈妈的头,有时又伸到下…下面,摸妈妈的…户,扣得妈妈全身难过死了,真是讨厌,你不知道那样对女人是一种很刺的挑逗呢!”

 我一听,这次妈妈竟然说得更是骨,连房、头、户都敢出口了,我想妈妈这样是不是在勾引我,难道她是想要我替她解决的问题?于是我便将搂在她纤的手移到她的一颗房上,轻轻地捏起来。妈妈本来就说得娇红过耳,这时又被我的手搁在她只披着一层薄纱的房上面着,脸上的神情又羞怯、又舒服,算起来她已经有二年多没有和父亲行过房事了,想必望不能足的她一定常藉着手来打消火,也一定常常澈夜辗转不能成眠。

 我想到这里,口而出地问她道:“妈!你是不是从和爸爸吵架后,就没有和男人做媾过了?没有办法时,是不是只有用手的方法来住那心头的焰?”

 妈妈被我这么一挑逗,全身不打了一个冷颤,又被我这一问,羞得她忙低垂着粉脸,不好意思回答地点了两次头,算是默默地答覆。

 我一见她这娇羞不胜的模样,心中爱怜极了,手指头加重了捏她房的力量,摸够了峰,接着我改为捻动她的头,并问到:

 “妈妈!那你已经那么久没行房事了,想不想有条大巴来一下呢?妈!我好喜欢你呀!让你的儿子来解决你的,好吗?”

 妈妈娇羞无限地把她的粉脸埋在我的膛上,听了我最后开门见山的询问,娇躯一颤,声音抖动地道:

 “那…那怎么…可…可以?…我…我是你…妈妈呀…怎…么能和你…给别人…知道了…我…我怎么做人呢?”

 我看妈妈到了这种地步都还在犹豫不决,干脆拉过她的一只小手,放在我下硬涨涨的大巴上,妈妈的身体又是一震,女人自然的娇羞反应,使她挣动着不去摸它,但我牢牢地把她的手背按住,并且着她的手在大巴上移动抚摸着,虽然还隔了两层布,但那巴的威力还是让妈妈呼吸一阵比一阵急促,简直就要不过气来了。

 我知道妈妈刚从和我由母子关系将要转变为体关系还有点不太适应,虽然她心里已是千肯万肯了,但在表面上她还是拉不下这个脸,丢下妈妈的尊严和我共渡宵。再一看她伏在我前的脸上,那种娇媚羞的样子,真是死人了,于是我便一不做二不休地张开双臂,把那身丰腴感的娇躯紧紧地拥入怀里,用嘴儿热辣辣地堵住了她的红,妈妈这时也抛开了羞心,双手搂紧了我的脖子,把她的香舌吐进我的口中让我着。由她鼻孔里呼出来的香气,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体香,像阵阵空谷幽兰传香,进了我的鼻子,薰人醉,使我更是疯狂地用我的嘴和舌头,吻舐着妈妈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和器官;一支手伸进她的睡衣里,捏着她的两颗肥,再往下移动,抚摸着她的细,肥,最后突破了她薄薄的小三角,抓了抓几把浓密的,抚摸着如馒头般凸的,用食指轻轻捏着那粒感高凸的蒂,再将中指道里,轻轻地挖扣着。

 我这些举动,挑逗得妈妈娇躯震颤不已,媚眼半开半闭、红微张、急促地娇着,恍佛要将她全身的火热趐麻,从口鼻中哼出,喉头也咕噜咕噜地呻着难以分辨出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声音。

 我感到妈妈那肥出了一股股热乎乎的水,把我的手指和手掌都浸了,于是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妈!你的小水来了。”

 妈妈娇声说道:“那…都是…你的…指…指头…害的…小鬼头…你要…害死…妈妈了…嗯…”妈妈粉脸通红而不胜娇羞着,但到了这种地步,刺得她再也顾不了什么长辈、血缘、道德关念了,抱着我就是一阵吻,一只玉手也自动地伸到我的下,拉开我子上的拉链,摸进我的内,套弄大巴。

 我一只手放在她肥大高翘的玉上捏捏,而另一只手则继续在那肥淋淋的小里,不停地挖扣、弄着,俩人都情泛滥、焰高烧了。

 我对她说:“妈!从我开始对女人有了兴趣以来,就被你那美娇冶的容貌、雪白滑的肌肤、丰体和娇媚羞怯的风姿惑了,你知不知道我每天看到你那双水汪汪的媚眼、微微上翘而感的红、高耸肥房、以及那走路时一抖一颤的肥,让我思夜想,常常幻想着你光光地站在我面前,投入我的怀抱,让我和你做得我神魂颠倒地忍不住手着吗?”

 妈妈也对我说:“妈妈的小乖乖!妈妈也爱你爱得快发狂了,自从和你爸爸吵架后,我所认识的男也就只有你了,妈妈在手着的时候,幻想的对象也是你啊!只是…不好意思开口要你和妈妈…做,以后妈妈除了和你是母子关系外,更会把你当成心爱的小丈夫来爱你,让你同时拥有母亲和子双重的爱情,你是妈妈的亲儿子、亲丈夫、小情人呀!”

 妈妈说完后,又一阵像雨点般的吻亲在我的脸上。

 我道:“妈!快把你的睡衣掉吧,我想要你的子,回味一下小时候吃的滋味,快嘛!”

 妈妈道:“好嘛!但是你可不要羞妈妈哟!而且你也要一起和妈妈光,让妈妈抱你在怀里吃我的吧!妈妈的乖儿子。”

 于是我们母子俩人便很快地光了身上的衣服,妈妈的动作慢了一点,在我光后,才羞人答答地除去她身上的最后障碍物°°红色的小三角。两条粉白圆滑、细丰腴的大腿,间那肥隆的上,长满一大片浓密而黑茸茸约长三寸左右的,一直延伸到她肚脐下面约两指宽的地方才停止,我这才第一次赤地欣赏到女人的下体,果然和我们男人大不相同,怪不得人家说眼睛吃冰淇淋呐,这种养眼的镜头,就在霎那间尽收我的眼底,惹得我下的大巴像一座高炮般地硬翘了起来。

 我仔细欣赏着妈妈那全身雪白而又丰体,细洁白,一对肥、高房,两粒绯红色像葡萄般大的头,矗立在两圈暗红色的大晕顶端,雪白微凸的小腹上有着几条若隐若现的灰色妊娠纹,啊!那里是我出生的证明呀!由于妈妈的长得实在是太浓密了,层层叠叠地盖住了那人而神密的桃源,想要一览风采还得拨开那一丛丛的草哩!

 我除了从黄录影带里和宫照片上看过女人的体,这还是首开眼界地面对面观赏像这样赤而又丰的女体,尤其它还是夜梦想的妈妈那雪白粉、玲珑有致的体,刺得我的大巴一颤一颤地对着妈妈摇头晃脑点着头哩!

 我忍不住地走上前去抱起妈妈,将她的身体平放在沙发椅上,自己侧身躺在她身边,说道:“亲妈妈!儿子想吃你的大。”

 妈妈一手搂住我的头,一手伏着一颗丰肥的房,把头对准了我的嘴边,娇声嗲气地真得好像我小时候吃她时的动作似地道:“妈妈的乖宝宝,把嘴张开吧!妈妈这就喂你吃。”

 我张开了嘴,一口就含住那粒大头又、又舐又咬的,一手摸捏着另一颗大房和它顶端的头,只见妈妈媚眼微闭,红微张,全身火热趐软,由鼻子哼地道:

 “乖儿子…哎唷…你得…妈妈…酸死了…哦…头…咬轻点…啊…好酸…好呀…你真要了…妈妈的…命了…”

 我充耳不闻她的叫声,轮不停地舐咬和用手弄着妈妈的一双大房,只听得妈妈又叫着:“哎呀…好…宝宝…妈妈…受不…了…轻一点…嘛…妈妈会…哎哟…会被你整…整死的…啊…我…啊…我要…丢…丢出来…了…”

 我见她全身一阵抖动,低头一瞧,一股透明而黏黏的体,从妈妈那细长的小里,先浸了一小撮,然后下她深陷的股沟,再到沙发上,又弄了一大片花的椅套。我看妈妈这样很有趣,用手伸进她的下,妈妈则把一只玉腿跨到椅背上,另一只放到地上,大腿则向两边张得开开的,把她的小毫不隐蔽地现了出来。

 我又把手指头进了妈妈的小中扣挖了起来,时而捏着那粒小核,而妈妈不停地出来的水,濡濡、热乎乎、黏答答地沾了我满手都是,我贴着妈妈的耳朵说道:

 “亲爱的妈妈!你下面了好多水,真像是洪水泛滥哩!”

 妈妈听我这么一对她调情的话语,羞得她用两只小手不停地捶着我的膛,力量当然是软绵绵的,又听到她嗲声道:

 “坏东西…都是…你…害得妈妈…了…那么多…快…快把…手指头…拿出来…嘛…你…挖得…难受…死了…乖…乖儿子…听…妈妈…的话…嘛…把…手指…头…嗯…哼…拿出…来…啊…啊…”妈妈真被我挖得难受,语不成声地呻着讨饶的话。

 我狠狠地挖了几下,才把手指头了出来,一个翻身跨坐在妈妈的俏脸上,把我那硬翘的大巴正对着她的樱桃小嘴儿,俯趴下去,我的嘴则正好位在她的户上,仔细欣赏着她三角地带的人风光。只见一大片弯曲黑亮的,长满了她的小腹和肥突高隆的四周,连那令人无限神往的桃源,都被覆盖得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一条细细长长的户口两片大鲜红肥而多

 我用手轻轻地拨开,再撑开那两片肥片,发现里面又有两片绯红色的小,而顶端一粒深红色的小核正微微地颤抖着,我越看越爱,忙张口将那粒小核含住,用嘴着、用舌头舐着、又用牙齿轻轻地咬着,不时再把我的舌尖吐进妈妈的道里面,舐刮着她道璧周围的

 妈妈被我这种超级刺的挑逗,弄得全身不停地抖动着,语地大叫着道:“啊!…啊!…亲儿子…喔…我要死…了…哎呀…你…舐得我…死了…咬得…我…酸死…了…啊…我…我又要…身…了…啊…好…美呀…”

 一股热烫而带点儿腥味和咸味的水,从妈妈的小里决堤而出,我也不嫌脏地把它全到肚子里面去,因为它是我亲妈妈的排物,尤其是由我最向往的小出来的,所以我也就不介意地了。

 我继续不停地舐咬,把妈妈弄得水一阵了又是一阵出来,而我则一次又一次地全到肚子里面去,只逗得妈妈不断要死要活地呻着道:

 “哎呀…亲…亲儿子…你真…要了…妈妈…的…老命了…啦…求…求求…你…别再…再舐了…嘛…也别再…咬了…哦…哦…死…妈妈了…小宝贝…乖…宝贝…听妈…妈妈的…话嘛…啊…酸死了…你就饶…了…妈妈…嘛…小心肝…好…宝宝…舐得我…难…难受…死…了…妈妈…不…不行…了啦…啊啊…”我听她说得可怜,于是暂且停止舐咬的动作,说道:“好吧!妈!我可以饶过你,但是你要替我吃吃大巴哟!”

 妈脸带惊慌地羞着道:“乖宝宝!妈妈从没…没有吃…吃过…大巴…我…我不会…嘛!”

 我道:“吃大巴的动作很简单呀!就像你平常在吃冰一样嘛!你只要把它含在嘴里,用舌头一上一下的舐着,再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大头,再舐舐马眼,也就是了,难道你在录影带里没有看过吗?”

 妈妈娇羞了好久,才咬着嘴说道:“嗯!…好嘛…唉…你这…小冤家,真是妈妈命中的克星,竟要我做这…这种羞死人的事,真拿你…没办法。”

 说完,用一只玉手轻轻地握住我的大巴,张开她的小嘴,慢慢而又有点怕怕地含着我那紫红色又又壮的大头,我的大得她的双和小嘴儿里涨得满满的,接着她就按照刚刚我教她的方法,不时用她的香舌舐着大头和马眼,又不停地用樱和贝齿轻咬着我大头的棱沟,得我叫道:

 “啊…妈妈…好…舒服呀…再含…深一点…把整支…大巴…都…含进…你的…小嘴儿…里…快…用力…含…啊…喔…你的…小嘴真…真紧…又…好热…喔…喔…”

 妈妈是一位贞淑的好女人,嫁给爸爸这十几年,除了正常男女的姿势以外,从来没有尝试过其它的方式,也没有红杏出墙过,所以她的思想还蛮保守的,而她第一次偷情就和我玩上,而我虽然还没真正和女人干过,但是经由同学们的耳语传说和录影带的非正式教育后,我懂得的可能还比她多呢!不过妈妈是个女人,也可能不太好意思表示她懂,而把操纵权交给我吧!妈妈这时听我要她将大巴整个含进去,于是她也按照我的指示,进吐出地不停着我的大巴。我乐得叫道:

 “对…对…好…亲妈妈…你含得…我…好…舒服哟…喔…再…快一点…啊…啊…好…”

 妈妈完全照我的话我的大巴,慢慢地她也熟练了起来了,进而能生巧地越来遇让我感到舒,大巴这时已硬翘到了最大的限度而有些涨痛,非入她的小肥儿里,才能一为快。于是急忙出我的大巴,一个跃起的动作,把妈妈那身丰腴的在我的下面,分开了她浑圆细的两条大腿,手握大巴,对准了她那个绯红色的小用力一,大巴就这样干进了一大截。

 “噗滋!”那是大巴进小里的声音,紧接着又听到妈妈痛得大叫,道:“哎呀!…我的妈…呀…痛…痛死…我了…快…快停…一停嘛…”

 我停了下来,道:“怎么啦,亲妈妈!”

 妈妈着气,颤抖着声音道:“我…我快…痛死了…小宝贝…你的…巴…那么大…也…不管…妈妈…受不受…得了…就…那么…用力地…干了…进来…你还问…呢…你…好狠心…哪…把…妈妈…的小…弄得…痛死了…”

 我连忙陪罪地道:“亲妈妈!对不起嘛!我从来就没有和女人玩过,第一次见到你那人多的小肥,心里头既紧张又刺,才会这么冲动地卤莽行事,而且我以为你都能生我了,小干进去一定没问题,不怕我大巴的干,我本来想让你舒服的嘛!没想到却弄巧成拙了,真是对不起了,亲爱的妈妈,你不要生气,好吗?”

 妈妈休息了一会儿,语音较平顺地道:“好了,小宝贝!妈妈并没有生你的气,妈妈虽然生了你,但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妈妈的小又生得很浅窄,你爸爸的巴也短短的,不像你那么长,妈妈又有快三年多没有和你爸爸干了,小自然会紧缩一些,小心肝!你爱妈妈的话,就更要爱惜妈妈,知道吗?乖乖!”

 我忙温柔地吻着她,道:“亲亲!小妈妈!我会爱惜你的,等一下的时候,你要快,我就快;你要慢,我就慢,要轻就轻,要重就重,全听你的,好吗?”

 妈妈眉开眼笑地道:“这样才是妈妈的乖宝宝哪!好儿子,来吧!轻…点儿…进来。”

 我一听,如奉纶旨地将股一夹,用力地一顶,长的大巴又干进了三寸左右。不料又听到妈妈叫着道:

 啊!…停…宝贝…停一下,好…痛…妈妈的…小里…好痛…啊!…死了…”

 我一听到她又喊痛的哀嚎,马上停止不动,望着她那姣美的粉脸,此时却油汗涔涔地显出了疼痛不止的样子。过了一会儿,见她平静了些,便将她的两条玉腿推向她的双峰旁,使她那原本就已肥隆耸突的更形高突,再一用力,干脆把我还留在外的大巴后半截整了进去。

 这次又听到妈妈高八度的哀叫声道:“唉…唉呀!好死我…了…乖…乖儿…呀…死…小……妈妈…了呀…又…又痛…又…又……啊…”我听了妈妈这种的叫声和看了她脸上那媚妖冶的神情,不由得股一阵抖动,把个大巴头抵紧了她的子口直磨着,刺得她全身一阵子颤抖,原本就紧窄的道,此时更是一阵猛缩,一股股的,不停地冲着我的大巴头。只见妈妈的肥直扭着,樱里也语地叫道:

 “啊!…啊…啊…乖…儿子…快…快用力…吧…妈…妈妈……死了…唉…呀…妈妈…要被…乖…宝宝…死…了…嗯嗯…嗯哼…”这时的大巴头被她的子花心,包得紧紧的,并且还一松一紧地着大头,使我舒畅快美极了,于是更是大起来,次次尽,下下着,凶悍勇猛地连续干了她一百多下。这一阵猛干的结果,使妈妈趐麻地拚命摇摆着她肥的大股,来凑着我猛烈的,每一次的用力一撞,她就全身一抖,前的两只肥,更是抖的厉害,使她在高昂和兴奋中喜极而泣了。

 这也难怪,妈妈算起来已很久没有被大了,小和丰腴的体也许久未曾享受到异的抚和滋润了,这也亏是妈妈贞淑的个性,换个另一个女人的话,早就红杏出墙了,这次妈妈的小重新开荤,进了我这长壮硕的大,使她长久以来的空虚和寂寞都被这久违了的男女爱的甜蜜所补满了。

 我一见妈妈这一付足娇的神态,玩心一起,用大头在她的花心上点了几下,忽地猛然出大巴,在她小口上动起来。只急得妈妈用她的粉臂紧紧地搂住我,媚眼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小嘴儿颤抖抖地,像是要哭出来了似的,眼角上不挣气的泪珠也溢了出来,可怜兮兮地以明白的姿势语言告诉我她的小还没吃,使我不心软了下来,道:

 “好妈妈!你别哭了嘛!儿子不再逗你了。”又将大巴戳进小里,一下身,就地狂起来。

 妈妈在我的第二波攻击下,也玉摇摆,上地配合着我的动作,小里的水就像是决堤的洪水般,不断地往外着,从她的股沟下,一直到客厅的地毯上,小嘴儿里叫着道:

 “唉…唉呀!美…美死我了…好宝宝…你…真会……妈被你…得…太好了…唔…唉呀…哼…”她的叫声越来越大,水和大巴的声也越来越大,我边着她,边道:“妈…你的…水真…多…滑溜极了…”

 妈妈继续摇着大肥道:“唔…哼…都是你…逗得…妈…发…发嘛…嗯…哼…妈妈…美死了…啦…”

 这时候的妈妈,杏眼微合,态百出,尤其是那肥美的大白股,拚命地摇着筛着,这态美人已极。

 我得极兴奋地道:“妈…你这时候…真美…”

 妈妈着气道:“唔…哼…别吃…妈妈的…豆腐…了…妈…这时候…一定…很…难看…嗯…哼…啊啊…”说着,妈妈的动作突然烈起来,不像刚才那样处处配合着我的动作,玉手紧紧地抱住我股,肥没命地往上顶着,小嘴里的叫声也更加大声地道:

 “唉呀…乖儿子…快…快点…用力顶…妈妈要…要死了…嗯…快…妈妈…要…要丢…出来了…呀…快…啊…啊…”我听妈妈这么叫,动作也随之加快,打算送她到极乐的境界,大巴浅浅深深地又翻又搅,斜,把个妈妈干得满地转,死。猛地,妈妈娇躯一阵颤抖,银牙咬得嘎嘎作响,子口一阵猛振,一大股得地毯上又了好一大片,可是我因为还没到达终点,依然继续不断地冲刺着。

 身下的妈妈,得娇柔无力地哼着,满头长发凌乱地散在地上,玉首不停地左右摇摆,姿态很是狼狈。

 过了不久,她好像是被我一直干的动作,又起了火,肥又开始配合着我的节拍,再度扭摆了起来。我喜悦地道:“妈…你又了…”

 她从鼻子里哼着道:“嗯…嗯…小乖乖…都是…你…的大…巴坏…唔…唔…”如此足足搞了一个小时,妈妈的小里不知了多少水,光是大身子就已是四次之多了。突然,我觉得背脊一阵趐麻,浑身快无比,拚命狠冲猛干,大头次次到妈妈的花心上,一股滚烫烫的浓,直进她的心子里。趐麻酸的滋味,让妈妈发狂似地一阵急扭,也跟着出了她第五次的身子。

 我舒地道:“妈!你起来真好看呐!”

 妈妈娇柔地道:“宝宝,妈妈都快被你干死了!”

 我又道:“干得你要死要活地满地转是不是?”

 妈妈羞红着俏脸道:“嗯!你…再讲,妈就…不理你啦…”

 妈妈羞得故意翘起小嘴儿,装作生气,怒姿娇媚万分,看得我真是爱到心眼里去了,不一把将她拉了过来,紧紧搂在我的怀里。妈妈也趁势柔媚地依偎在我结实的脯上,俩人同时回忆着刚刚的快乐。

 想着想着,我忽然“嗤!”地笑出声来,笑得妈妈不由得奇怪地问道:“宝宝!你又在笑什么呀?”

 我道:“妈!你方才总共了几次身子呢?”

 妈妈大羞道:“我…不知道…记…记不…清楚了…”

 像这种令人害羞的事,叫她如何说得出口呢?何况又是在她亲生的儿子面前呐!可是我毫不罢休地磨着她一定要对我说出来,不停地吻着她的前的肥,非叫她自己告诉我不可。妈妈被我夹磨得没有办法地只好老实道:“好了啦!宝宝,妈妈丢…丢了五次,不要再笑我了嘛!”我装着恍然大悟地道:“唔!怪不得,妈你看整个地毯上,都沾满了你出来的水。”

 妈妈回首一看,粉脸不又是红过耳,她大概真没想到今天自己会成这个样子,尤其是又在她亲生的儿子的大巴下所造成的,为了怕水透过地毯不好清洗,忙从我怀里爬起身子,在沙发前抓起她所下来的睡衣,跪在我面前小心地拭抹着。那个雪白、肥、圆圆的大股,正好翘在我的脸前一尺之处,让我瞧了个一清二楚。

 我道:“妈!你的股真好看。”

 妈妈边工作边道:“唔!宝宝!你喜欢就让你看个够好了,反正妈妈什么都给了你啦!”

 我眼看手摸,轻轻地抚着,时而伸手在她嫣红的沟里掏上一把,害得妈妈娇躯不时一颤,转头对我道:“宝宝!妈在作事呢!别来,等妈弄好了,随便你要怎样,妈都依你,乖乖的啊!妈才爱你。”

 可是她说归说,我的手仍在她脚地逗个不停。

 妈妈被我这么一阵逗弄,刚刚才息下来的火又点燃了起来,哪还有心思做事,一头扎进我的怀里头,羞嗔不依地对着我撒娇,又把她的一条舌伸进我嘴里和我热烈尽情地狂吻着。

 我伏在她耳边轻柔地问道:“妈!你又想了?”妈妈“嗯!”的一声,一把将我紧紧地拥住,娇躯不断地在我身上磨擦着好解解她的。偶而,那小户接触到我的大巴,一阵麻,水又泌出了一大片。

 我眯眯地道:“妈!我真想把你的水干干。”

 妈妈哼着道:“嗯…那你就…快来…干嘛…”

 我问道:“妈!你叫我干什么呀?”

 妈妈得一直在我身上扭着说:“嗯…快来干…干…妈妈的…小…吧…”

 我又道:“妈!我们换个花样好吗?”

 她道:“反正妈妈什么都给了你了,你要怎么玩,妈都依你!嗯…”我说:“妈!我要你正面向下,把股翘得高高的,我要从后面弄你的小。”

 妈妈这时火焚身,不说我正要干她的小,就是这时叫她替我怀孕生个儿子她都会肯呐!她“嗯…”的一声,柔顺地转身趴伏在地毯上,屈膝跪着,把她那肥肥白白的大股翘起来。

 我再仔细地欣赏了好一会儿,越看越爱,怜惜地抚一番,这才握着长的大巴,大头在她肥蛋儿上敲了几下,使妈妈不抖了一下,回眸含羞地道:“好宝宝!你的大巴可千万别错地方了呀!…”

 我漫声应着,用两手指将她眼下的小口掰开,出了一个鲜红光润的小着大巴往里一送,接着便连续不断地干了起来。我的双手紧贴着妈妈那两片滑的圆,微偏着头欣赏着妈妈的娇媚态,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地微瞟着我,眸光里散发着人的火焰。

 偶而我特别卖劲地猛她几下,妈妈必会以她媚十足的微笑来回报我,看得我神魂飘,又是一阵勇猛的弄。又有时她的小户里发出了“啧!啧!”

 的水和具的声,更增加我的兴,发狂地在妈妈雪白的大股上,狠狠地掐她一把,一会儿,妈妈的部便出现了一条条的青紫瘀痕。奇怪的是难以捉摸的妈妈并没有怪罪我,反而会换来几声媚蚀骨的哼声。这时候有谁会想到她就是高桥府上那高贵、端庄、娴静、淑慧的夫人呢?

 着,一不小心,大巴从妈妈的里滑了出来,妈妈正被我干得死,冷不防一阵空虚,使她急急忙忙地用小手来抓我的大巴,要它再进小里止滑滑的大巴在我们俩人都没有提防的情形之下,竟进了妈妈肥的深之中,我低头一看,啊!它正顶着妈妈那个粉红的小眼儿呢!

 我顺势藉着大巴沾上的,对准了小眼用力一,直贯而入,只痛得妈妈眉头紧皱、闭眼咬牙、娇躯颤动、惨叫着道:

 “唉…唉呀…痛死我…了…啊…宝宝…你干…错地方…了…呀…”

 我一不做二不休地干脆狠力猛顶,把那条大巴整入妈妈的小眼之中,妈妈这次可能比她新婚开苞时更痛,因为她的眼儿实在是太小了,而我的大巴实在又是太长了。只见她痛得猛摇粉首,狂呼惨叫,香汗直地连眼泪都霪霪地淌了出来,她肢猛扭,想要使我的大离她的直肠小道,小嘴儿里也不停地央求着道:

 “啊!…好宝宝…妈妈…的…小…小心肝…儿子…亲亲…大巴…好…丈夫…呀…你就…饶了…妈妈…的…小眼…吧…妈妈…实在…好…好痛…呀…”

 我一面狂,一面抚慰她紧张不已的情绪,右手也伸到在她后具下面,去捏着她的小核。妈妈在我细心的安慰之下,后面的旱道也渐渐地适应了我大巴的直径和长度了,痛苦渐失,柳眉舒展,玉配合着我的大弄向后承,想必她也有了快了吧!核被我捏得水直,奇难耐。又听她娇声埋怨道:“小…冤家…你…害死…我了…”

 我的大巴在她旱道里弄,着别有一番奇紧的趣,尤其妈妈的小眼儿芳径未曾缘客扫,在弄时听得她婉转娇啼,更让我有征服女的快。我畅快地将她的娇躯半放下来,使夹紧,将我的大巴箍得死紧,妈妈那高突丰隆的玉具,被她如此的娇摇摆得异常舒适,伏在她的背上,像是睡在棉花之上,尤其下有一种温柔儿又暖和的感觉,风味绝佳。这种滋味甜美纯厚,如同腾云驾雾,真是人间至美啊!

 妈妈被我在地毯上静静地伏卧着,为了讨我的心,竟然连后苞都奉献出来了,在爱的过程中又搔首弄姿,一双凤眼水汪汪地是那么娇媚人,丽的体展现着惑的姿势挑逗着我。我被她那摄人心魂的秋波勾引得神魂颠倒,大巴更是硬直地在她的小眼儿里,不停地弄着。

 吻着她人的娇靥,我爱怜地道:“上帝可真会开人类的玩笑,要不是今天我们突破了血亲的忌搞在一起,我岂不是不可能享受到妈妈你这身绝顶的么?”

 她被我这赞美的言词说得媚态横溢地玉急摆,猛地夹紧了我的大巴道:

 “宝宝!…你真是妈妈天生的克星呐!真是害人一个,妈妈的前和后都给你玩遍了哩!”

 我道:“亲爱的妈妈,儿子的大巴干得你舒服吗?”

 妈妈娇羞地道:“哼…妈妈不知道啦!…”

 说完却抬旋舞不已,代替她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语。我见她又了起来,立刻又加紧送,大巴捣得她全身发抖,前后两水直溢着。

 妈妈又娇媚地呻着道:“哎呀…真舒…舒服…用劲…宝宝…妈…妈妈…爱你…干…我的…心肝…啊…你真是…妈妈的…宝贝…呀…唔…你…干死我…吧…嗯…啊…死了…”

 此时的我,再也忍不住地用力一阵狂,几分钟后,全身一阵抖动,大巴“噗!…噗!…噗!…”地猛将一股股进妈妈的小眼里。

 那乐得迷糊糊的妈妈也被我这么一,更是兴奋无比地一阵哆嗦,口中呢呢喃喃地叫着:“唔…嗯…啊…我…我又…来…来了…唔…”我们母子经过这段灵绵后,不知不觉地相拥在地毯上,就这么睡着了。
上章 母子恋系列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