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子恋系列 下章
真田佳美(全书终)
我是真田家的独子,从小就是妈妈的乖孩子,更是父母的心肝宝贝,他们像是把我含在嘴里一般养大的,不论我要求什么,几乎都是有求必应,决不会打折扣。

 爸爸在公司是个属下惧怕的铁面主管,但是只要妈妈一瞪眼,包管他低声下气地赔不是,什么男子气概都没有了。

 妈妈对我也有她严厉的一面,但我还是有办法应付她,那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扑进她怀里洒娇,保证十有九成一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一家三口就这样过了十几年平静安详的岁月。

 上个星期,爸爸所服务的公司因为要引进国外最新的技术,所以爸爸奉派出国做为期约有半年的在职进修,公司答应他如果学得好,把技术成功地引进国内,可能会派他做为新分公司的经理,爸爸为了再高升一级,喜孜孜地独自一人出国进修去了。

 家里就留下妈妈照顾着我。今晚外面下着大雨,加上闪电打雷的好不吓人,妈妈不敢一个人睡,就要求我和她一起睡,以前爸爸在外面应酬不归的夜晚,妈妈也曾要我赔她睡,所以这次我也答应了她。

 因为我还没做好明天学校要的家庭作业,所以便带着功课,跟随妈妈一起进她的卧房里了。

 我倚在房里的小桌上写课题,妈妈则坐在她的梳妆台前卸妆,她今晚穿着紫的家居便服,十分的高雅,使她看起来就像上社会的贵妇人般显得典雅华丽,薄薄的衣料裹住她丰体,使我忍不住地从后面偷偷地窥视着她背影的美妙曲线。

 从化妆镜里反出的娇靥,是那么娇美丽,丝毫看不出她已有三十多岁的年龄,连做为她儿子的我,看了都会垂涎她的美呐!妈妈卸完了晚妆,准备就寝了。

 只见她站起来走到衣柜前,打开襄有华丽金色金属把手的柜门,拿出了一套浅紫的睡衣,我正在犹豫是否要离开房间避嫌,却见妈妈毫不避诲地开始起她的衣物,彷佛我不在她房里似的。

 或许妈妈把我当成她最亲密的人,所以她并不在意。妈妈缓缓地掉她身上的家常服,出了细柔白的香肩,然后徐徐地出整个上身,啊!

 妈妈今晚穿着黑色的蕾丝罩,透过薄薄的刺绣布料,依稀可以看见漂亮丰房在里面跳动着,而红色的头只被那半罩型的罩遮住一半,出上缘的晕向外傲着。

 我暗暗着口水,看得眼睛都发热了,妈妈剥整套衣服,只见在极短的半透明衬裙里,一双雪白的大腿紧夹着,隐约之间,可以看到和罩同样颜色和质料的小三角,黑白相映之下,配上她丰的大股,构成了一幅充满煽情惑的美女半图。

 歇了片刻,妈妈对着柜门的穿衣镜,将她的长发到头上,在卧房的空气中,充满了妈妈甘美芳香的体味。

 此刻在我的眼前,映着她玲珑有致的身裁、细润白晰的肌肤、姣美娇媚的芳颜、高耸肥房、盈盈一握的纤、丰突出的肥,我想就是柳下惠再世,也未必能抗拒得了她这美惑。

 妈妈转身将她的紫家常服挂进衣柜里,移动之间,两个大房在她的前摇晃着,散发出女人无比感的媚态。妈妈难道不知道她这姿势对我来说是多么的刺,虽然我是她的亲生儿子。

 但我也是个男人呀!世上只要是没有萎和无能的男人,就没有人能受得了这种刺,我感到大巴已经硬梆梆地立在我的子里,起的头前端,也分泌出黏滑的体了。

 妈妈的玉手绕到她的趐背后面,打开罩的挂钩,当罩滑下她香肩的那一刹那,丰房立刻顶开薄薄的布料,几乎是旋转着弹跳而出,在空气中晃动着。

 接着她弯下肢,除去半透明的衬裙,此刻她的娇躯上就只剩下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了,妈妈歪着头想了一下,似乎想要连那最后的障碍都一并去,但她终于还是改变了主意,拿起那件薄如蝉翼的浅紫睡衣披到她的身上。

 然后走到边拍拍枕头,准备上睡觉了,我因为学校的功课太多,还没完成,便要妈妈先睡,我则努力地挑灯夜战,做完我的功课,等到我全部写完后,抬头一看墙上的时钟,哗!都已经是半夜一点了。

 再把视线投向上的妈妈,在这一瞬间,不由得使我瞪大了眼睛,在房里柔和的灯光下,妈妈的上半身出了棉被,浅紫的睡衣凌乱地敞了开来,使妈妈的出一大片雪白丰的大房。

 此刻随着她均匀的呼吸上下起伏着。从棉被的下方出两条白玉也似的大腿,雪白近乎半透明的大腿部,在她的睡梦中轻轻地动着。

 在这夏夜的空气里,彷佛充满令人快要不过气来的大气压力,我感到有股火热的望在我身体里沸腾着,觉得两颊发烧,全身冒汗。我拚命地想用理智抑制冲动的本能,却无法完全住,得我伸出颤抖的手去着我硬的大巴。

 就在此时,妈妈像做梦似地模糊呓语着,接着又翻了个身,把她肥的大出了棉被外,我猛着口水,睁大眼睛瞪着那两个丰肥的团子,光是看着就足以成为让我销魂的魅力了。

 我忍不住地怀着忐忑的心情,躺到妈妈的身边睡了下来,妈妈的呼吸轻盈而有规律,表示她已沉沉地睡着了,我把脸靠近她的前,在微暗的灯光下,欣赏着妈妈那雪白丰润的肌肤,鼻子狂嗅着女特有的甜香味道。

 我冲动地很想要伸出手去抱住妈妈的娇躯,但还是不敢造次地拚命忍耐着,可是隐藏在我体内的望却战胜了我的理智,终于我颤抖抖地伸出了手指,轻轻地触摸到妈妈肥

 接着在她那两个大股上抚摸着,妈妈没有惊醒,使我更大胆地在她股沟的下方摸弄起来。

 我将自己的身体靠进她的娇躯,从子里拉出坚硬的大巴贴在她的中的小沟里,妈妈柔感震憾着我的,我伸出一只手轻轻抱住妈妈温暖的身子,微微动下身让我的大巴在她股沟里磨擦着,柔和的弹和软绵绵的触感,使我舒得精神恍惚了。

 不知何时我的手已经抚着妈妈的大房,那两颗丰肥的子也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快,我的另一只手慢慢地往她下身移动,来到可能是大腿部的上方才停止,悄悄地拉开睡衣的下摆,将妈妈的小三角一寸一寸地褪到膝盖上,手指伸到她的磨着细柔的,手掌感到一股濡的温热,心脏开始猛烈地跳动着。

 我终于伸出手指入带着气的神秘,但食指太短,于是我又改用中指,妈妈在沉睡中又翻了个身,发出:“唔!”的一声模糊的梦呓,接着又继续睡了。

 我急忙退回身体,深恐她此时醒来,那我不知要如何自圆其说了,在柔和的灯光下,妈妈的睡姿是那么地人,呼吸时前高高耸立的两颗球,像有生命般地起伏不定,下身的粉弯、雪股、玉腿哪一样都引人入胜地让人目不暇给。

 这次妈妈仰睡的角度,使我无法替她穿上刚刚胆包天偷偷下来的小三角,就在欣赏这美女睡图的情形下,我也无法抵挡睡魔的侵袭,朦朦胧胧地昏睡过去了。

 睡到半夜,我被一阵轻微的震动所惊醒,睁眼一看,啊!妈妈的睡衣竟然敞开了,下身的三角不知何时也褪到了脚踝上,妈妈带着含羞的表情微微地呻着,右手在她自己小腹下那乌黑亮丽的卷曲上抚摸着,左手按在高房上着。

 妈妈的脚张的那么开,腿又伸的那么长,所以我眯着眼都能看清楚她黑黑的和红,这时我的心跳加速、手脚微抖地压抑着我吐气的声音,怕妈妈发觉我在偷看她自的情景。

 只见妈妈的右手拨开了丛丛的淋淋如朱砂般鲜红的小了出来,她开始慢慢地口的小核,闭着媚眼,呻的声音也越大了,妈妈纤细的手指了一阵。

 接着伸出食指和无名指,翻开了她口的那两片鲜红色的膜,让中间的花蕊更形突出,再用中指触摸着发硬的核,一霎时,妈妈的娇躯激动地紧绷着雪白的肌肤,然后开始浑身颤抖了起来。

 了一阵子,妈妈又觉得不太过瘾,继而把她的中指整入了里,一地扣弄着,我眯着眼睛偷看妈妈的娇靥,只见平里风华绝代、楚楚动人的她,此时看起来更娇媚得令人血脉贲张。

 妈妈一手房,一手在她小里不停地进进出出弄着,阵阵急促的息声也不停地在卧室里回响着,这意味着她正迫切地需要替她的小,好让她自己能够获得舒的快

 我对眼前所发生的情景,很想能够靠近一点看着,希望能足心里对女体窥视的望,妈妈的手指越来越烈地着股间两片像蝴蝶双翼的,在小弄的中指也加快了进出的速度。

 而她的肥一直往上动着,让她的中指能更深入地搔到她的处,两条玉腿也分得像劈腿般张得大大的,那猥的景像刺得我起了一阵抖颤,火终于将我的理智击溃了。

 我猛然把盖在身上的被子掀开坐了起来,妈妈想不到我会有这种动作,吓得她也从上跳了起来。

 红着脸和我面对面地望着。妈妈颤抖着身子,看了我一眼,然后粉脸含、双颊羞红地低下了头,一付娇滴滴、含羞带怯的模样,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嗲着声音,无限柔情地唤道:“清…清次…我…妈妈…”

 妈妈的三角还是挂在她的脚踝上,在我眼前惑着的是乌黑的、高突的,妈妈吓得太厉害了,以致她的中指还在小里,忘了拔出来呐!

 我想开口,却发觉喉咙像堵住了一样费了好大的劲才说出:“妈妈…我…”受到妈妈美惑,忍不住地伸出抖颤的手,摸到了妈妈那水的小,我们母子俩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啊…”的声音,妈妈害羞地把她的娇靥偎进了我的膛。

 并且伸出小手拉着我的手抚在她的趐上,我摸着妈妈丰浑圆的肥,感到她的心脏也跳动得和我一样快,低头望着妈妈娇的脸庞,不由自主地在她的房上了起来。

 妈妈的房接触到我的手掌,像是又膨得大了一些,头像含苞待放的花朵,绽开出娇的媚力。

 我一直到现在还是个没有接触过女人的处男,首次享用到如此丰盛的美食,摸着她房的手传来一阵阵的悸动,下的大巴也被刺得兴奋了起来。

 妈妈像梦呓似地哼道:“嗯…清…清次…不…要怕…妈妈…也…不怕…妈妈…不会…怪你…”妈妈双手抱着我的,慢慢地往后面的上躺了下来,一具雪白宛如玉雕的体,在室内柔和的灯光下耀眼生辉,那玲珑的曲线,粉的肌肤,真教人疯狂。

 我像饿虎扑羊般趴在她的身上,双手抱着她的香肩,嘴巴凑近妈妈的小嘴,漾的妈妈,也耐不住寂寞地把酌热的红印在我的嘴上,张开小嘴把小香舌伸入我的口里忘情地绕动着。

 并且强烈地着,像是要把我的唾都吃进她嘴里一般,直到俩人都快不过气来,这才分开来,妈妈张开小嘴着气,我在她身上急地道:“妈妈…我要…”

 妈妈娇媚地看着我的眼睛,没有回答,我又忍不住地道:“妈妈…我要…你的…小…小…”

 望就像一团热切的火焰般,在我的体内燃烧着,我的大巴在妈妈的小外面顶来顶去,一直徘徊在口无法进,妈妈的娇躯在我的身下扭来扭去,肥美的大股也一直着我的大巴,无奈两、三次都过门不入,只让头碰到了她的就滑了开去,最后妈妈像是恍然大悟,想起我可能是未经人道,还不知道要怎么跟女人做,于是她伸出粉的小手,握住了我的大巴,颤抖地对准了她水的小口,叫道:

 “唔…清次…这里…就…就是…妈妈的…了…快把…大巴…进…来…吧…”我奉了妈妈的旨意,股猛然地往下一

 只听妈妈惨叫道:“哎…哎唷…停一下…清次…你不…不要动…妈妈…好痛啊…你…停一…下…嘛…”只见她粉脸煞白,娇靥满了香汗,媚眼翻白,樱桃小嘴也哆嗦不已,我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大惊失地急着道:“妈妈…怎…怎么了…”

 为了让她忘不了这情的一刻,也为了让这次的干使她刻骨铭心,将来好继续和我玩这种人的成人游戏,我强忍着的快,将大巴再度进妈妈肥的小里,使劲地在她娇媚人的上,勇猛、快速、疯狂地弄着,卧房里一阵娇媚的叫声、水被我们俩人器官磨擦产生的“唧!唧!”声、和华丽的席梦思弹簧着两个充满热力的体的“嘎!嘎!”声,谱成了一首世上最动人的响曲。

 妈妈在长久的饥渴后获得解放的喜悦,使她的玉体微颤,媚眼微眯,人的视线,搔首弄姿,媚惑异态,,勾魂夺魄,妖冶人。

 尤其在我身下婉转娇啼的她,雪白肥隆的玉随着我的弄摇摆着,高耸柔的双峰在我眼前摇晃着,更是使我魂飞魄散,心旌猛摇,火炽热地高烧着。

 我着,大巴被妈妈的水浸得更是壮肥大地在她的小中深深浅浅、急急慢慢地着。

 我以无畏的大巴捣顶、狂干急、斜入直出地猛着妈妈的小,直干得她如蚌含珠,花心也被我顶得直抖,弄得妈妈摇水不停地往外狂着。

 这时的她已得进入了虚的状态,得不知身在何处,心在何方,体的刺让她陶醉在母子乐之中,这一刻的甜蜜、快乐、舒畅和足,使她死,恐怕一辈子也忘不了啦!

 我边干她的小,边爱怜地吻着她的娇靥,轻轻地道:“妈!你的水真多啊!”妈妈不依地撒娇着道:“嗯…宝宝…都是…你…害得…妈妈……这么多…大巴…冤家…妈妈…要…被你…捣散了…唉呀…”

 我快意地道:“妈!我今天要干得你光。”妈妈道:“唉…呀…哼哼…亲亲…你…真的…狠心把…妈妈…整得…不…成人形了…唉呀…你坏嘛…”我接着道:“谁叫你要长得这么娇美人?媚态动人,又,在上又是这么会摇会晃,怎么不教我爱得发狂呢?”

 妈妈地道:“唔…乖宝宝…妈妈…要…死了…冤家…你真…要了我的…命了…好儿…子…你是…妈妈的…克星…你的…大巴…又…又…又长…比铁。

 还…还…硬…干得妈妈…舒服…死了…心肝…宝贝…妈妈…快活…不成了…宝宝…妈妈要…被…被你…干…死了…”

 妈妈可以说是劲透骨,被我长壮硕的大巴干得不知东南西北,水狂,睁眼舒眉,肥狂摆,花心开开合合,娇嘘嘘,态百出,人,虽然被我干得快要昏过去了。

 却还是在疲累中打起十二分精神,奋力地战着,不知了多少水,大了十几次,才使我感到大头上一阵趐麻,在她花心上猛几下,大巴在她的小里火热地跳动了几下,大头涨得伸入了她的子里,受了一阵烫热的刺,加上妈妈有意无意地缩紧道的力,一股滚烫的,猛然进了妈妈的子深处,使她又再度起了一阵颤抖,两具滚烫的体同时趐麻酸地陶醉在这之中。

 【全书完】
上章 母子恋系列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