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3章 看年纪大
而堂嫂似乎得也很起劲,她全身直颤,在她门里的那束稻草也颤得厉害。我似乎有些控制不住,当然不是愤怒,而是…而是…我不说,大家都知道。

 我堂哥好像感觉到我不太对,推推我问道:“宝成,你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吓了一大跳,心虚地看了他一眼,道:“中午可能吃坏肚子了,不过不要紧。”

 我回过头继续往里瞧,这时,我的巴已经涨硬到极点了,胡建国得意得全身动,我看到他的一只脚从我堂嫂的大腿间伸出来。

 用大拇指在我堂嫂乎乎的那道上游走,我才第一次看到我堂嫂的多的,不过比起我老婆差远了,然后,胡建国轻哼着自己编造的小曲,我只听他唱道:“我要死你这个小妇,小货…我你的嘴,你的户和眼儿…”

 我堂哥说:“宝成,下去,我忍不住了!”我想,蒙面揍他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听人说不往死里打顶多拘留十五天,再点罚金。

 往好处想,这小子了人家老婆,说不定心虚不敢报案也有可能,下去就下去,正当我和堂哥转身开始要下来时,只听谷仓里的胡建国大喊一声:“老爹,你好了没有?我想她了。”

 老爹?村长?我们对看一眼,重新又趴回原地,推开天窗往里瞧。村长胡金贵出来了,他全身同样一丝不挂,带着一个全身同样赤条条的长头发女人出来了。

 并把她一把推给他儿子,道:“臭小子,老子在里头她会儿你就叫什么?来,给你,不过这个得让我玩玩了。”说完他一把拉过我堂嫂,揪住了她的子。

 胡建国对那新出来的背对着我的女人道:“转过去,跪下!”那女人乖乖地转过身来,我一看她的脸,天哪!眼前一黑,我差点就晕死过去。我堂哥更是叫出声来:“弟妹?”

 他弟妹,就是我老婆,只见胡建国对着我老婆那向他高着的肥白的股狠命“啪”的一掌,道:“这股,绝了。”

 村长胡金贵笑了起来说:“臭小子,你这可得好好谢谢我,没我这个当村长的爹,你上哪儿找这对活宝,这个…”说到这,他把我堂嫂转过身子对着胡建国,并把双手从她腋下穿过抓住她两个子边边接着说:“这个,口技天下一,光吹就能把你来,你那边那个,我不说你也知道,眼无人能敌。”说完父子俩哈哈大笑起来。

 就听我堂嫂说:“别这样,别这样,让你爷俩了,还这样说人家。”胡建国道:“事实如此嘛,对不对?你说呢。”

 说完他用手捅了捅我老婆的眼,又接着大笑了起来,我感到全身发冷,我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他妈的,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我我老婆眼的时候她全不当回事,原来早让下面这两个狗杂种了不知多少回了,还博了个什么“无人能敌。”

 下面的人还笑着,只听胡建国忽然停了下来,道:“爹,您没说全,我要补充,你那个的还过得去,可腋窝就没多少了,哪比得过我这个,浓密无比,腋更是天下无双啊!爹,我看您的腋都没这婊子多,是不是?”

 “去,臭小子,有这么比的吗?不过说得也是,你那个货的确实是多,我看咱别光顾着说话了,她们吧!老规矩,三百换一次人,谁先了谁一边呆着去。”“好,你们俩谁数数?”胡建国问道。

 “我来数。”我老婆报名了,这货,我心里暗骂道。村长道:“我看她们两个一块数,热闹。”

 “好主意。”胡建国道。我看见他从后面进我老婆的身子里了,村长那边则看见他让我堂嫂仰躺在地上,劈开腿。

 直到这时,他才一下子拔出原先一直在我堂嫂门里的那束稻谷,然后将自己的了进去,他们说了声“开始”就开始拱起身子来。

 与此同时,我堂嫂和我老婆竟然一起“一、二、三、四…”地数起他们的次数来,那副的样子简直无法形容。我堂哥碰了碰我,道:“宝成,动手吧?”说来可能没人会信。

 但是我这时的确已经逐渐冷静下来了,如果说下面挨的女人只是我堂嫂,我立马会下去揍那狗杂种一顿,但现在在下面挨的不止是我堂嫂,还有一贯被我认为是贤良母的老婆,下去揍他们一顿,这太便宜他们了,我对我堂哥说:“下去,再说。”

 我们顺着树枝下来了,我堂哥从子里掏出一把匕首就要踢门,我忙一把抱住他把他拖到树后面,对他说:“哥,别急,听我慢慢说。”“还说什么说?里面被人的是我老婆和你老婆。”

 “我知道,不过你先听我说,你想他们一块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我们就这么冲进去揍他们不是太便宜他们了吗?”“我是要宰了这些狗男女,不只是揍,放开我。”

 “这你就不对了,你想,你一宰了他们能有好下场吗?跑得掉,从此亡命天涯,整天提心吊胆的过了,这还是好的,运气不好的话被逮着一给毙了,划算吗?”“我不管,大不了,我给他们偿命。”我堂哥气呼呼的说。

 我死命抱住他,接着说:“你冷静点,好好听我说。现在那两个货心甘情愿的让人,她们就不配是你我的老婆,而是烂货。

 你的命去赔她们?难道你的命这么不值钱?那两个狗杂种了我们的老婆,我们还得给他们偿命?你有没有脑子?好好想想啊。”“再者说,原本我们以为里头只有胡建国那狗杂种一个,我们两个揍他是轻而易举的事。

 可现在还多了个胡金贵,这杂种虽说上了年纪可不到五十岁啊,他们两个块头也都不小,你能保证我们就能打得过。”

 “最最重要的是那两个货,她们现在一边背着老公让人,一边还帮人数数,我问你,打起来你能肯定她们会帮你?

 这世界上像潘金莲一样谋杀亲夫的事还少吗?万一她们站在那两个狗杂种那边顺便宰了我们做长久夫,我们不是亏大了吗?还有,你这样进去,万一真出了事,你舍得你那两个儿子吗?”

 我这番话显然起了作用,我堂哥放松下来,他问道:“不然,你说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把老婆让人了算了?”“谁说算了,我们要报仇,但不是你这种莽牛式的报仇,而是要用脑子,即出这口鸟气又什么事也没有?”我说道。

 “用脑子?怎么报仇?”我堂哥满头雾水地问。我有些阴险地说:“我给你提个醒,别人可以你老婆,难道你就不能别人的老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不愧出外打过工,真有见识!”我堂哥恍然大悟地说:“怎么?”我听了不由地笑了出来:“怎么?用你的啊!”“唉!这当口你还开玩笑,有主意就快说吧。”

 我略一沉,道:“老实说,在屋顶上我就已经想到个报仇的方法。报仇容易,但如果想做到报了仇又什么事也没有就比较难了。

 再加上你这种莽牛性格我实在有些担心,因为一个环节没弄好,我们就可能被判死刑,强在中国可是要判死刑的。”

 “听我说,你现在先回去,我好好想想,一些小地方要反复想明白,君子报仇,十年都不晚,何况我向你保证,最迟明天早上一定有主意,怎么样?”

 我堂哥一咬牙道:“好,就听你这一次,我这就走,免得控制不了自己,你呢?”我说:“我得找找看有没有进行计划的合适地方。”“我帮你找。”“行了。

 你不知道我的计划,找什么找,回去吧!”“那我可走了,明天你一定得告诉我法子,不然别怪我做出什么事来。”说完,我堂哥气鼓鼓地走了。

 等到他消失在了我视线外时,我转身又爬上了屋顶。说真的,这么做有些无,因为里头的主角有一个是我自己的老婆,不过,从我直到两天前才开始自己老婆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这方面我是没多少见识的。

 他们的花式我连作梦都没梦见过,我实在忍不住想看看,而且,学会了以后还可以知道怎么用在别人的老婆身上,难道抓来强一顿就算了不成。所以我更要看看,我仍趴在原先的地方往里瞧…两对狗男女已经换对了。

 现在是村长我老婆眼,他儿子我堂嫂了,两只母狗并排向我这个方向趴着,嘴里配合着面那对狗杂种的动作“一百三十三、一百三十四…”地数着,一副的样子活像两只正拉雪撬的母狗。我仍像刚才那样咬住自己的下来控制自己的情绪,继续看下去,只见村长忽然说:“暂停,暂停。”

 我堂嫂笑着说:“村长,是不是了?了就认输吧。”“没有呢,他还没呢!”我老婆居然为他作证。“好,老爹,看你年纪大,让你一回,准许‘’场休息。”胡建国道。

 村长骂道:“臭小子,老子还要你让?我是想换个姿式更好地她们,来,我们换个面对面的姿式。”“面对面的姿式?”胡建国道:“跟你那婊子还是我?”“跟你,看着吧!”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