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7章 到现在才知
我忙起来道:“得,得,被你占便宜了,两千都不止了,下来,下来。”我堂哥不肯停道:“宝成,求求你,我正着呢,这婊子户一的紧。再让我些时候。”

 “不行!”我一把推他下来。气得他狠狠地捏住雷小玲右边那粒头,猛的拧了起来,雷小玲再次痛得弓起了,正好乎乎、漉漉的户正对着我,我正想进去,就在这当口上,我看见了雷小玲黑皱皱的门。我的头“轰”的一下,鬼使神差地用手指进了她的户,里面果然水淋漓,我捞了一把,涂在她门口。

 然后巴就,他妈的,竟然也是一下就连尽没。现在我才明白过来,让胡金贵和胡建国玩过的女人哪个眼不是松的。

 虽然雷小玲的户像处女一样紧,看来她的门毕竟让人钻得多,这也难怪我开始户她会兴奋成那副样子,果真是久旱逢甘雨,说不定她的户一年没被人了都有可能,这胡金贵胡建国这两个家伙真不是东西,对自己人竟然也眼。

 忽然我想到自己,不也了自己老婆两个晚上的眼吗?唉,也许男人真的没一个好货。堂哥这时看到我进雷小玲的门,他两眼发直,就像第一次看到女人光衣服的样子,口水都了出来了。

 指着雷小玲被我巴的门,断断续续地说:“你…你…她…眼。”看到他那种蠢样,我忍不住拍了下他脑袋,道:“当然是我在她,难道是你?”说完我用力起雷小玲的门来了。

 这次我毫不留情,用力地向里,狠狠地她。因为我知道,她完全承受得了,我向着雷小玲意味深长地一笑,雷小玲脸红了。

 她是聪明人,一定知道我已经看出她常被人眼的事来,一个女人的这种事被人发觉,当然会脸红了,而她也感到羞愧,竟然连我堂哥狠拧她头的疼痛都忘了。

 等我堂哥放开手,雷小玲的头通红通红的,变得比以前大了许多,至于是起还是有些肿,就不知道了。

 反正我用手摸去感觉更硬翘了,眼来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我堂哥就在旁催促道:“到了,到了,三百到了。”

 这家伙,这次倒是认真的数了,当然他要认真数了,我知道他也想后庭箭嘛。我笑嘻嘻地把我的巴从雷小玲的门里出来,他妈的,和我老婆一样。

 褐色的屎都粘在我的巴上出来了,我的巴溢出一股臭味,我堂哥睁大眼道:“哇!好多啊,好多屎啊!哈哈…”雷小玲拼命扭着身子,我知道她羞得恨不得死去。

 我看了看自己的巴,对我堂哥道:“还笑,是不是喜欢?喜欢的话你吃了它。”我堂哥笑道:“我是要她,不是要吃她的屎。

 不过,咦,有了!”他用手抹了抹我的巴,把它上面的屎抹在自己手上,然后涂在雷小玲的脸上,道:“臭死你,婊子。”雷小玲又羞又气。

 但气也罢、羞也罢,她就是连动都不能动,只好眼睁睁的任由堂哥作。堂哥变本加厉道:“宝成,拿下这婊子嘴里的布,抹到她嘴里去怎么样?”我还没答话呢。

 只听雷小玲眼一瞪“唔”的一声,背过气去。这下我俩可慌了,捏捏头她连动都不动。堂哥大惊失地道:“会不会死了?”我忙解开雷小玲的双手,并赶快拿出她嘴里着的短,我顾不得她脸上有粪便,趴下去为她作人工呼吸。

 当我的嘴刚靠近她的脸时,她睁开眼,猛的一下膝盖顶在了我的肚子里,我痛得大叫一声跌下来,我堂哥这头蠢猪蠢到居然不知道身边发生了什么事,还在上问我怎么回事。雷小玲一下子又一膝盖这次顶在我堂哥的脑门上,痛得他眼冒金星。

 雷小玲趁我堂哥捂着脸,她爬起来,用脚狠狠的踢在他的胁骨,痛得我堂哥“哇哇”直叫,我知道雷小玲这是气他刚才对她的作

 雷小玲不理会我堂哥,跳下来,拿起她那条刚从嘴里掏出来的短,抬起一只脚正要穿。地上躺着的我一手抓住她单立的那条腿,一拉,她“通”一声,重重地跌在我旁边。

 我这次由不得她犯上作了,用手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反剪到身后,你想这种少似的女人能和我这干农活的大汉比吗?她不能动了,跪趴在地上,像条狗似的,所不同的是,她的双手被反剪在身后,被迫股。

 我也才惊魂初定,心里暗骂:“他妈的,这臭婊子,看来得万分小心。”我看了眼缩在上的堂哥,问道:“哥,你怎么样?有没有事?”我堂哥硬撑着坐了起来。

 嘴里道:“好个婊子,我服了她,竟然连老子都敢打。”他挣扎着下了,来到了雷小玲的身边,揪住雷小玲的头发。雷小玲双手仍被我反剪着,她无助的力图摇摇头,我可以听见她的泪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我堂哥脸都气得变了形,他狠狠地对雷小玲来了几个左右开弓。

 然后跑出房间,拿着匕首又冲了进来,嘴里喊道:“我今天非宰了这婊子不可!”我一见之下忙放开雷小玲,并把她挡在我身后。我对堂哥大声喊道:“哥,你干什么?”

 “让开,我要宰了这臭婊子!”我掩着雷小玲道:“别来,快放下刀子。”我堂哥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他一把把我拉开,紧握匕首对着雷小玲刺了过去。雷小玲大叫一声,跳着闪开了,我堂哥大步上前再次将匕首刺向雷小玲。

 ***眼看雷小玲已经无法闪避了,我一个箭步冲上去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她,匕首刺进了我的左臂,血一下子涌了出来,屋里的三个人同时“啊”的叫了出来,我堂哥惊呆了。

 我握着受伤的手,退了一步,跌坐在上,因为我现在是一丝不挂,毫无防护,匕首刺得又比较深,血一下子涌了出来,堂哥忙跑到外面去拿来了一块布,迅速地帮我扎住手臂止血,所幸的是没有扎破动脉血管,也没有伤及骨头。

 堂哥帮我扎好了手臂,看了眼缩在一旁、同样赤身体的雷小玲,对我说:“宝成,你怎么这么傻,你不想想他老公了咱俩的老婆,你还为这种女人挡什么挡?”

 这莽汉终于没能守住自己的嘴,雷小玲听见了他所说的话,她大吃一惊,喊道:“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已经是无法隐瞒了,看着我责怪的眼神,我堂哥惭愧地低下了头“唉”的长叹一声,蹲在地上双手抚住了头。

 雷小玲一手掩着子,一手抚住下身的走近了我,对我道:“你说,我老公怎么了?他干了什么?”

 她的脸有点肿,泪痕之下使得神情有些吓人。我堂哥带着些任地说:“胡金贵和胡建国这两个狗杂种了我们老婆,就这样,有什么好问的?”“你胡说,建国不是那种人。

 你骗人!”雷小玲又气又急地道。“他没骗你,真是这样。”我有些落寞地说。“你…胡说…他不…不会的…”

 雷小玲悲泣着蹲了下去,她的话到后来完全听不到了,只听到她喉咙里发出的沙哑的啜泣声,显然她以前是不知道自己丈夫的为人。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血仍然渗出包扎的布条来,就把我堂哥拉到房间外,道:“哥,你现在到我家里去,上二东面的屋里有个柜子,里头有些云南白药和纱布,你拿些过来。对了,另外找点吃的,这婊子一天没吃东西了,真要饿坏了可不好。”

 说完我把钥匙递给了他,他答应一声就急匆匆地走了,我回到房里,雷小玲仍是光着身子蹲在地上,看来这打击对她来说很大,她散着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不时地可看见泪滴滴落在地上。

 我不由地动了恻隐之心,走上前握住她的手想拉她起来,当我的手碰到她的时候,她像触电般地颤动了一下,抬起了满是眼泪的脸。

 我坚定的扶起了她,让她坐在上,又将上唯一的一条毯子掩住了她赤条条的身子,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仍是一丝不挂,竟然有些不好意思,拿起短穿了上去。雷小玲抬起头,双眼无神地问我:“你是怎么知道建国和你老婆的事?”

 我答道:“是我堂哥先知道的建国和他老婆好上了,然后我和他去捉,结果发现你公公和我老婆也在,他们四个人一起搞。”

 雷小玲沉默了一会儿,她擦了擦眼泪,道:“我以前一直很内疚,觉得和自己的公公干很对不起建国,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们父子俩一样,都是禽兽!”我看见她的略肿的眼里闪过一丝怨毒与痛恨的目光。

 忽然,雷小玲起身子道:“我问你,建国父子俩和你老婆通,你就可以玩我?这样做公平吗?你觉得你这样做像个男人吗?”说话间,毯子随着她身子的起而滑落,丰房再次出现在我面前,随着她的呼吸起伏着。

 “公平?如果这世界有公平,我老婆能让人玩吗?”我愤怒地答道。“那我问你,玩你老婆的是胡建国父子俩,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要报仇,该找他们去,这样把我抓来算什么男人?”雷小玲再次喝问道。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