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8章 都毫不在意
听了这话,我想她好像有所图谋,就顺着她的话问道:“你的意思是我该把那两个畜牲宰了,才算报仇?哼,我要真这么干,你不心痛吗,建国可是你老公啊!”雷小玲激动了。

 忽然她顾不得全身赤条条的,跳下来,抓住了我的手臂道:“听我说,你把我抓到这里来强,我不会怪你,因为你是想报仇,虽然这不应该由我来承担,我真的不怪你,但我想请你帮我做件事。”

 “什么事?”她这样赤身体地站着实在让我有些受不了“我嫁给建国不到半年,他就到了城里,说和几个朋友合伙做生意。他刚一走,不到半个月,他爹就污了我,在上净不干人事。

 还有我那个婆婆,简直就是个变态狂,竟然学着男人一样弄我,还想出许多花样折磨我,要不是因为建国,我早就想跑了。”“建国回来后,我想可能一切都可以结束了,没想到,大白天的,他爹竟然还隔三差五地把我叫到谷仓里弄。

 有时候,白天刚干完,晚上建国又要,和他爹一样,他也变着法子弄我,不把我当人看。”“但只要他其他方面对我好就行了。

 这方面这样我想也就算了,但我万万没想到,建国他…他竟然还和别的女人搞,这我受不了了,还有,一想起我那个婆婆,四十三岁的人了。

 还这样,我真的没法子活了。”我听到这里,大约知道了这个家庭可以说是全村甚至全乡、全镇最肮脏的家庭了,我问道:“你想让我帮你什么?”“我…想请你强建国他娘。”雷小玲咬着牙道。

 “什么?强他娘?”我装作目瞪口呆地问,之所以要装作目瞪口呆,是因为这本是我的复仇计划第二步要干的事。你想,只胡建国的老婆,不是便宜了胡金贵了吗?“对。强他娘。”雷小玲坚定的口气几乎令人无法拒绝。

 “强他娘,不,我不干,她都四十好几的人了,玩起来没劲。”我佯装不干地摇了摇头。雷小玲急道:“我只求你作践她,你可以不玩她的。”我满不在乎地说道:“不玩她?那我吃撑着没事干是不是?抓来作践,要是到时火上来了,她又太老?我怎么办?”说完,我拿眼瞟着雷小玲。

 雷小玲若有所思的低下头,我可以看见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忽然她抬起头,坚定地说:“好,反正都已经到这地步了,我豁出去了。”说完,她走过来一把拉下我的短“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一口含住了我的巴。

 “哇!”那感觉真是无法形容。我合上眼,享受着她柔软的舌头在我的头上打转的感觉,她的喉咙很深,有时竟然能将我的整巴都含进去。我有些忍不住了,一把把雷小玲推倒在地上。她主动分开大腿,耸耸的户来。

 然后地说:“答应我,你眼前看到的,就都是你的。”我本想上前就,但马上转念一想,实际上现在无论我答应不答应她,她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又何苦这么早就屈服于她的体呢?我同样笑地问道:“雷小玲,你也太高估自己的身子了吧?女人我又不是没过。

 这样就能让我答应,你小看我了吧!”雷小玲的脸“唰”的白了,她似乎没料到我会这样,只见她低头略想了想,然后转过身子,背对着我跪在地上,她把脑袋顶在了地上,高高地翘起两瓣肥白的股。

 最后又把自己的双手反伸过到后面,抓住自己的股往两边用劲一扳,她的门在她自己的这一扳之下,张开了,在我眼前出了一个直径至少四公分的黑来,道:“你随意吧,如果你愿意,这里也可以。我只要出口气。”

 我蹲了下来,把脸凑近雷小玲的股,她的门在这扳之下就分得这么开,可见门括约肌是非常松弛了。

 从眼前的这个张得大大的门,我想起了我老婆的门,我死命晃了晃头,想甩开我老婆的影子,然后我伸出没有受伤的右手,并将中指轻轻的伸进了雷小玲的门。为什么是伸呢?因为我的中指在进入她的门后根本不会触到她的直肠壁。

 我想,也许她这时还不知道自己的门里已经有一手指头了呢。我笑着说:“别人都用鼻子嘴巴出气,你却是用眼出气吗?”

 “你…”雷小玲恼羞成怒,她放开自己的股想站起来,她的手一放开,门立刻收缩,这下把我的指头夹住了,她吓了一跳,连话都顾不上说,身子往前倾,想摆门里的指头。

 我早知道她会这样,立马将指头往她的门里顶,并迅速贴住她的直肠壁,想靠这点磨擦力来阻止指头的出。

 可是,还是无济于事,因为,她的门太宽了,她正想站起来,我忙用双手按住了她的股,道:“别动,我答应你。”她乖乖地不动了。

 这次轮到我扳开她的股,使她的门再次张开成一个直径四、五公分左右的黑。不知道为什么,我将自己的脸贴过去,伸出舌头,绕着她门口的褶皱了几圈。

 最后竟然将自己的舌头伸进了她的直肠。她呻出声,而我感到自己被她的门彻底征服了,如果她此刻拉出屎来,我不敢肯定自己会不会用嘴去接。

 但很快,我受不了门里溢出的臭气,我缩回了舌头,一把抓住雷小玲的头发,把她翻过身来对着我。

 然后我吻了她,并将刚从她门里缩回来的舌头坚决的伸入了她的嘴,与她的舌头汇,我把唾沫吐入她的嘴里,并强迫她全部咽进肚子里去,她照做了,我想,不知道我这种行为比起她婆婆和她公公弄她的时候会不会更变态些。

 同时我也不知道雷小玲此刻的心理如何,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的两粒头在没人去触摸的情况下坚地涨大起来,我伸过手,捏住了她右边的那粒头,高高地揪了起来,啊!我松开她的头发,让她仍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

 然后从后面看她的完全展的雌生殖器官,褐色的大及大两侧长长的黑,表示这已是个完全成的女人生殖器了。

 我将脸靠过去再次伸出舌头,不过这次不是她排粪便的门,而是她用来正常户,舌尖上传来一股咸咸的怪味,我用牙齿叨住了她那像冠一样的红红的小,拉了起来,那块被向上拉长了,我一放开牙齿“啪”的一声,又弹了回去。

 我清楚地听到雷小玲“啊”的一声叫,这次绝对是兴奋,因为与此同时,她的了,我忙将嘴入她的,用力地她分泌出来的汁。雷小玲有些受不了了,她猛然翻过身来,一把把我抱住,使我的头埋入她丰房,并一手伸到下面,抓住了我的巴套弄起来。

 我最兴奋的是她的手指头划过我囊的感觉,令我死。我一下子劈开她的大腿,将进她的户,了起来,同时,伏在她的身上,把玩着她那对肥白而坚子,并将她的头含在嘴里又又咬,只恨没能水来。

 在我狂之下,雷小玲不地发出呻声,她的向上起,双手向上抬起来撑住地板,长长的腋舒展开来,身子成弯弓型。我看着她拱起的腹部,忍不住竖起中指往她又深又圆的肚脐眼上一捅。

 雷小玲雪白的肚皮在刺之下猛地一缩,子向上起,我仍是竖着中指继续捅她的看起来都觉得的肚脐眼。

 并且配合着我巴的,一下一下地她的肚脐,这样使她多少感到不舒服,她用手拨开我的手指,我也不拒绝,因为我的玩目标已从她的肚脐向下滑到上丛生的

 我着她的黑,把她原本生得整整齐齐的七八糟,变成了一团杂,并趁雷小玲被醉之际,猛地拔下两三来。雷小玲大叫一声,道:“好痛啊!”我笑着说:“不要叫不要叫,不拔就是了。”

 然后继续我在她体内的活运动。雷小玲果然利害,她不慢慢支起身子道:“换个姿式,好吗?”当然好了,我将出她的道,她爬起来。

 握住我的巴,并把头凑过去含住了它。真是啊!可惜的是我还没够,雷小玲猛地揪住我的几,一下子也拔了下来,痛得我惨呼一声,抓住她的头发,使她的头扬起来,只听她道:“不要叫不要叫,不拔就是了,怎么样,拔别人的,被别人拔啊?”

 我一时语,大叫晦气,只把她翻过身子去成母狗的姿式,分开她的股,我又看到她的眼被拉开成四公分左右的,我忽然又有了个主意,当然不是拔她的,而是把脸凑向她的眼,然后我竟然往她的眼里吹气,得她身子直扭道:“要,不许来。”

 我不理会她,继续往她门里吹气,她受不了了,用手绕到身后抚住门,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拧了起来,我觉得我胜利了,就入她的门,弄了起来,和我老婆一样,对她来说简直是小儿科,不管我如何用力地,她都毫不在意,没有一丝的痛苦感。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