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9章 本想回祖屋去
而且直肠壁还发出“滋滋”的声音。她跪在地上的样子被灯光映在墙上,我可以从上面的影子看到她的两只子一甩一甩的,人极了,在雷小玲的过程中,我不时地张开五指,往她翘起的雪白的股上狠狠地“啪”的来一掌,这是我以前到外省打工时从黄录像带里学来的,看到雪白的股上的通红的掌印和听那“啪啪”的拍声,真令我醉死了。

 也许是我的在她的门里得太深了,我总是无法,其实得太深就容易这样,因为门只是直肠那断比较紧,里头反而宽了,于是我略将巴拔出一点,使自己的头也在雷小玲的直肠范围内,然后继续

 这样,使得我的巴一头都能在她的直肠壁上磨擦。果然,很快,快来了,我拼命地忍住,一边吃力地道:“快,快,扒开股。”

 然后我放开被我拧在身后的雷小玲的手。她也是兴奋极了,听到我的话又将自己的两瓣被我拍得通红通红的股扒开来。

 然后我出了茎,凌空对着她的门用手了两三下。来了,一股浓浓的粘乎乎的了出来,直接向了雷小玲的门深处,接着出来的就不那么准了,有的在外上、有的在了她的股和脊背上。

 息略定,我用手将她股上的全扫进了她的门,然后翻身和她仰躺在地上,我的手抓住了她的子。我们合着眼,休息着,忽然我好像闻到了一股臭味,忙支起身。

 原来,我在将出她的时,带出了一些雷小玲的粪便粘在自己的巴上,而后我用手自己的巴,结果那些粪便又弄得自己满手都是,现在这只手又了雷小玲的子,结果呢,连她的子都沾上了她自己的粪便。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她也发现了,于是,我们一句话也不说,起来来到楼下,用水冲身子,他妈的,虽还是夏夜,冷水冲起来竟然有寒意。

 洗完了澡,我们上了楼,躺回上,可能是因为洗了冷水的原因吧,身子有点冷,我搂住了雷小玲,两具赤条条的身子紧贴在一起,我有点累了。

 真想美美地睡上一觉,就闭上眼。雷小玲倒不想现在就睡,她推了推我,道:“宝成,我饿了,有没有吃的东西?”我眼都没睁道:“没有,你等着吧。”

 她急了,又推了推我道:“你找找看嘛,我真是一天没吃了,饿着呢。”这回我笑了出来道:“有了有了,有吃的了。

 香蕉要不要?”她竟然没反应过来,急道:“快,快,在哪儿?快给我。”我道:“你闭上眼,张开嘴,不然我不给你。”她可能真是饿坏了,果真合上眼,张开了嘴。

 我轻轻地爬起来,跨过她的身子,抓住自己的巴狠两下,硬了,我慢慢地蹲下去,边道:“不许张开眼,不然没得吃了。”

 接着我先是用手捏住她的脸颊,这可以避免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狠咬下来,咬断我的命,然后我一手抓住自己的进她的嘴里道:“来来来,吃香蕉啦,哈哈…”雷小玲发觉上了当,气得她全身动,两只子也活蹦跳。她用手硬是推开我,并吐出含在嘴里的巴,道:“你真坏,竟然骗我,滚开,快滚开!”

 然后她翻过身去不搭理我,这时,我感到我们哪像一个强犯和被害人在一起,简直是一对偷情的妇。

 我又躺回去,抚住了雷小玲温润的房,这时,出现了一件更好笑的事,雷小玲放了个响,因为我的膝盖正好顶在她的耸耸的股间“扑”的一声,我甚至可以感到排出的那股气流掠过我的膝盖,我当场就笑了起来。

 雷小玲又羞又怒,转过来捶打我的身子,道:“都是你,都是你,谁叫你往人家那里吹气了?”我抓住了她的手,看着她羞怒的神情,美极了。

 我忍不住深情的吻了她,难道我爱上了她?这时我堂哥回来了,他一进门雷小玲就拉开被单盖住自己的身子。

 我坐了起来,堂哥把两块大饼和一水壶扔给了雷小玲,然后帮我换了药。当雷小玲咽下民最后一口饼,并喝了口水后,我堂哥问道:“臭婊子,吃了吧?”雷小玲白了他一眼道:“关你什么事?”

 我堂哥一把把我推下,然后一跃而上,拉开雷小玲身上的被单,使她赤条条的身子了出来。

 然后开始自己身上的衣服。雷小玲拼命挣扎着,并用求救的眼光看着我。我也不想这样,但能成吗?我无奈地说:“这一关是免不了的,谁叫建国了他老婆呢?”说完,我穿上子,走出房间。

 里面传来了雷小玲的惨叫声,我知道这是进去了,当然,哪里就不知道了。***当我从沉沉的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一点多了,也难怪,昨天一天的紧张与兴奋,睡迟了也是正常的。

 我看了看旁边,雷小玲依旧一丝不挂,双手被绑在头柱上,这是我睡前干的,不然这女人很有心计,保不定半夜跑了也未可知。我堂哥躺在她的另一侧,还睡得和猪一样。

 我伸了伸懒,这动作使雷小玲也侧了侧身子,在要醒不醒之间,于是我索握住了她的子,轻轻地着,马上,我感到手中的起了,她也醒了过来,好像全忘了昨天的事一样。

 一副惊恐的表情,似乎不明白怎么会光着身子睡在另一个男人身边,还让人子。她神经质地想坐起来,只听她“啊”的一声叫,双手被绳子紧紧地勒住,肩膀向后拉,子更向前高高起。

 我笑着看着她,手伸到了她的上,抓挠着上面丛生的黑。她的脸红了,但终于想起了一切,于是她长吁了一口气,对我道:“放开我的手,绑了一夜,快断了。”

 我放开了她,可怜的雷小玲手腕被勒得有一道通红的绳印,她坐起来着手腕,我则用手抚摸她光洁的背部,并不时的逗弄她腋下修长的腋

 当我揪到雷小玲的腋时,她狠狠地摔开我的手,这一大幅度的动作把我堂哥也弄醒了,我们起来洗漱一番。

 然后我让我堂哥去村里的市场买些菜回来,并嘱咐他今天白天不要碰雷小玲,因为晚上有另一个人物加入。当他得知今晚我们打算污村长的老婆时,他的双眼过迫切的光亮,彷佛他的巴现在已经在村长老婆的户里一样。

 于是我又待他准备些诸如绳子、布袋等绑架人用的东西,他就兴高采烈地执行任务去了,而我等雷小玲吃完了昨天晚上剩下的大饼后,又重新把她绑在上。她哀求着,说手很痛,但我无能为力,因为不绑住风险太大。

 最后我把她的内进她嘴里,并摸了一把她的户,就开门出去了,去哪呢?当然是村长家了,因为我是打算晚上动手到村长家绑人的,我总不能冒冒失失地就去吧!

 我来到村长家附近,他的房子有四层楼高,楼前是一座至少三十平方米的天井,只有正门可供出入。我想如果早来动手可能不方便,如果晚了,他老婆未必肯开门。

 于是我绕着房子四处看了看,猛的,我看到村长家院子里裁着的一棵杏树非常茂密,有些枝干都伸出墙头来了,就知道这是个除正门外最好的入口了。

 “他家的红杏也出墙,这真是报应不。”我暗暗高兴,又走回正门,从关着的铁门里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但没看到人,不知道她目标在不在家。我想了想,拿起一块石头,扔进了院子,然后马上躲起来,只听到里头有人嘴里喋喋不休的,门开了,村长的老婆高美芳出来了。

 她是个四十三、四岁左右的女人,长得还过得去。因为命好,所以保养得也好,面皮还算白净,没什么皱纹,至于子,从外面看大的,就不知道弹如何?她看了看,又骂着进去了,然后就听到“啪”的一声,我知道那块石头飞出来了。

 我笑看离开了,我本想回祖屋去,但一想我能肯定村长不在家里吗?万一他们提前回家,晚上去就变成被他逮个正着了,不行!我还得上谷仓看看去。我来到谷仓,顺着老路爬上屋顶,仍将天窗推开道小往里瞧,天哪!

 我实在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情景:只见在正前方的是我老婆,她全身上下赤条条的无遮无掩,双手被直在吊在檐上,腋舒展到极限,她的那两粒紫黑的头,被人用晒衣服用的木夹子夹住,而我堂嫂正在她。

 我老婆被我堂嫂!真是不可思议的事,说起来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但却是事实。我堂嫂两手抱起我老婆双腿,她的间绑着东西(我看不清正面),地。她每一下,我老婆都要“啊”的叫一声。

 那两个杂种则坐在椅子上,逍遥地边扇着扇子,边大声叫好。胡建国毕竟年轻,忍不住上前绕到我老婆身后嘴里叫着:“小母狗,我让你的眼也吧!”说着,他巴从后面进我老婆的门。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