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10章 用力玧昅起来
他故意配合着我堂嫂,当我堂嫂往里时,他也跟着往里。我老婆双手抖,头摆来摆去,嘴里发出如动物配时的声音,她已经到高了,这时胡金贵也忍耐不住了,他跑上去从后面我堂嫂的眼,四个人在一起。

 看着谷仓里一片的糜气氛,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会起,只听胡建国道:“老爹,换个位置玩玩吧?”胡金贵道:“好,好。”两个男人的离了两个女人的门。

 我堂嫂扭着身子道:“你们又要怎么玩呀?”胡金贵笑着捏了一下她的头道:“把你们这两只母狗往死里玩呀!”“说得好!”胡建国道:“就是要玩死你们这两只母狗。”我老婆道:“求求你们了。

 先把我放下来,我让你们随便玩,好不好?”胡金贵父子俩听了“哈哈”大笑起来,胡建国揪住我老婆的头道:“母狗,不放你下来,难道我们就不能随便玩你吗?”胡金贵道:“儿子,想点花样玩死她。”

 我老婆听了紧张起来,忙道:“不要,不要,求求你们了,放我下来。”我堂嫂也有些害怕的样子,上前道:“村长,求求你们了,放了她吧?”

 她的间还绑着那具。胡建国一把抓住我堂嫂的头发,给了她一耳光,道:“臭婊子,这里也轮得到你说话!”我堂嫂讨了个没趣,只好抚着脸躲到一边去了。

 胡金贵道:“小子,别顾着理她,快想想。”胡建国绕着我老婆赤条条被吊着的身子走了两圈,忽然他的眼睛停在了我老婆耸耸的户上,只听他说道:“有了!”说完,他转身把墙角边的一个篮子拿过来,并从里面拿出一个木夹子。

 然后用他的两只指头分开我老婆的户,用夹子夹了下去,虽然我看不清夹在什么部位上,但看到我老婆惨叫一声,身子向上仰起,就可以猜到一定是夹在我老婆的蒂上。

 谁都知道,蒂是女人身体上最最感的地方,被夹子夹住那还得了!我老婆紧紧咬着嘴,头向上仰着,正对着我(当然她不会发现我在谷仓上面的),我看到她的脑袋上满是汗水。

 但胡金贵父子仍不放过她,只见胡金贵上前去从篮子里又拿出两夹子来,这次夹在房上,两只房各夹一只。我堂嫂看不下去了,她“扑通”一声跪在胡金贵的旁边,双手抱住胡金贵的脚道:“村长,求求你,饶了她吧,好歹她也是侍候您的。”

 胡金贵冰冷地道:“不行!”我堂嫂回头看了看我老婆,见她痛得连话都不会说了,又求道:“村长,求求您了,要不,把下面那松开吧?”胡金贵看了我堂嫂一眼,又看了看我老婆,道:“好,我成全你。”

 我堂嫂高兴地连连给胡金贵磕头,嘴里连声说:“谢谢村长的恩典!”胡金贵拿下了夹住我老婆蒂的那夹子,又从篮子里拿出一,却转过身一下子夹在了我堂嫂的两粒头上。我堂嫂痛得叫了起来,用手要去拿下来,胡建国一下子抓住她双手,反剪到后背,道:“臭婊子,夹上了没我们同意,你休想拿下来!”说完他用一只手抓住我堂嫂的两只手,另一只手狠狠地叉住她的脖子,彷佛公安局的人抓犯人一样,我堂嫂低着头,一副屈辱的样子,脸涨得通红,连声说:“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胡金贵见了道:“儿子,把这只母狗也吊起来!”两人一起动手,很快,我堂嫂也像我老婆一样被双手直地凌空吊起来,她的腋同样舒展开来,这时由于我堂嫂和我老婆的姿势一模一样。

 因此可以一眼看出她腋下的上的比起我老婆的来说确实少了许多,不过话说回来,和别人比可就算不得少了,吊好我堂嫂后,胡金贵对他儿子道:“臭小子,你等着看好戏。”说完他跑到值班室里拿出一个工具箱,打开后拿出了一瓶红色的油漆和一笔。一看到这两样东西,我马上想起来。

 这是他去年叫我去买的,买回来后还让我在谷仓大门写上“谷仓重地,闲人勿进”八个大字。

 果然,胡金贵那畜牲道:“儿子,这是我特意让胡宝成那只乌去买的,而且还叫他写门口那几个‘闲人勿进’的大字,他到死都不会知道‘闲人勿进’的真正原因是因为里面有人在他老婆,而且是想怎么就怎么。哈哈…”他狂笑了起来,胡建国也一样狂笑了起来。

 我感到自己有些受不了了,一种无可名状的屈辱感在瞬间充我全身,如果不是因为晚上有大事要办,我真的就会下去给他们一人一刀了事,我暗自庆幸我堂哥没看到这一幕,否则后果一定不堪设想,这时我老婆脸也有些挂不住了。

 道:“你们爷俩也积点口德吧,好歹人家也没惹到你们什么,你这样了人家老婆,还这样取笑人,不是太过份吗?”胡建国听了。

 停止了笑,道:“好你个婊子,还敢嘴硬,看我不治治你!”他一把抓住被吊在我老婆旁边的我堂嫂的身子,往后一拉,再猛地推向我老婆,两个女人的体撞在一起,同时发出一声惨叫,之后我老婆马上口口声声的哀求说不敢再胡说了。

 胡金贵拦住了准备撞第二次的胡建国,道:“来,别闹了,你扶住这母狗的身子,别让她动。”

 胡建国抓住了我老婆的子,稳住她原本还在晃着的身体。胡金贵绕到她身后,用笔粘了粘油漆在我老婆背后写起了字,我无法看清写什么。

 写好后又写我堂嫂,写好我堂嫂后背后又来到我老婆面前,胡金贵道:“过来,分开她的子!”胡建国两手分别握住我老婆的两只子,左右一扒,使她的子分向两边,沟。

 胡金贵继续在上面写字,我只能看到字从部一直写到我老婆的为止,之后再以同样的方法写在我堂嫂的口和肚皮,最后,胡金贵高喊一声:“看,大功告成!”

 胡建国乐得哈哈大笑,他抓住我老婆的头发按下她的脑袋,使她面对自己的脯,道:“婊子,大声念出来,快!”

 我老婆这种角度是很难读出字来的,但通过慢慢的识别终于还是读出来了,只听她读:“胡…胡宝成之货林美香。”念完,她已经羞得脸发红了。

 胡金贵则抓住我堂嫂,她读出自己口和肚皮上的字:“胡宝发之妇王翠兰。”读完后,胡建国抓住我老婆的身子,一转,使她转过身背对我堂嫂,然后对我堂嫂道:“大声读出来!”

 我看不清什么字,但我堂嫂的脸红得更深了,胡金贵扬起了巴掌,我知道如果不读就打下去了,我堂嫂终于读出了我写在我老婆背后的字:“母狗,人尽可,免费大容量壶。”我的天啊!我的眼前一黑,差点就昏过去,我看到我老婆哭了出来。

 然后轮到我堂嫂被转过身子去,让我老婆来读她背后的字了,我老婆泣着念道:“嘴巴、户、门,全开放免费公共厕所。”

 在那两个杂种的狂笑声中,我、我老婆和我堂嫂羞辱到了极点。我不知道这种无人道的羞辱在我老婆和我堂嫂这两只母狗心里引起什么样的感觉。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我心里这种羞辱在慢慢地转化成愤怒,我相信这愤怒会使我对下面的这两只正恃无忌惮的狗杂种施以致命的报复,现今我最主要的冷静,要冷静,才能复仇。

 于是我尽量使自己又重新回到一个旁观者的地位,去观看下面这两对狗男女的表演,虽然我老婆和我堂嫂已经羞辱到极点了,但胡金贵父子俩对她们的凌并不因为这而停止。狂笑过后,胡建国又想到点子了,他“好心”地拿下了夹在我老婆和我堂嫂头上的所有夹子,顺手还我老婆的子。

 然后拿起了刚才那笔,沾了沾朱红色的油漆,先是用笔尖点在我老婆的头上,继而将我老婆那两个直径足有六公分宽的紫黑的晕和头全染成了红色。胡金贵乐坏了,他一把抢过笔,染我堂嫂的晕和头,并索把两个女人的腋也全染成红色,最后连肚脐眼也不放过。

 这时候,胡金贵父子已经非常兴奋了,他们放下了我老婆和我堂嫂,让她们俩跪着摆成母狗配时的动作,然后胡金贵问道:“说,你们俩谁让我?”没人回答。胡建国哈哈笑着道:“老爹,你看,没人肯让你。”“臭小子,谁说的!”

 说完,胡金贵走到他下来的衣前,出一条皮带后,重新回到我老婆和我堂嫂身后,他再次问道:“说不说?谁让我?”仍是没人回答。

 于是只听“啪”的一声响,皮带落在了我堂嫂肥白的股上,我堂嫂惨叫一声:“好痛啊!别打,别打,我让你,我让你。”我老婆一见势头不好,也忙叫道:“村长,村长,我,我让你,随便你爱怎么都行。”但是胡金贵的皮带照样毫不容情地落在了我老婆的股。胡建国兴奋极了。

 他不由分说,上前把巴一进我老婆的门,便开始她。我堂嫂也跪着抱住胡金贵的腿,将他那丑陋的巴含在嘴里,用力的起来,很快,母的那只躺了下去,公的那只趴了下来,相撞的“啪啪”声一声一声地响了起来。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