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13章 脑子灵光
走到她的脑袋边,一把拉下自己的子,早已硬得象铁茎朝天冲着,一把抓住了村长老婆的头发,将她的脸转过来。也许她天生,根本不需我说明,她就主动地张大了嘴,一口将我的茎含在嘴里,起来,舒服啊!

 我合上眼,眼前不知道为什么又浮现出谷仓里我老婆跪在地上被村长和他儿子从后面轮着的情景。我感到一阵激动,我了,热乎乎的涌进了张玉如的嘴里。

 这是我第一次在女人的嘴里,感觉无以伦比,当我缓过一口气来的时候,才发现我堂哥早已了。

 在张玉如的户里,我暗里想,要是这老婊子怀上我堂哥的孩子不知有多,这时,我心里想,暂时算扯平了,人家了我老婆,我也了人家老婆。

 但我想事情决没有完,于是我和堂哥将一丝不挂的张玉如捆了起来,装进了我们带来的布袋,趁着夜将她扛到了祖屋,她儿媳妇雷小玲正等着她呢。

 来到二楼,我们将张玉如的双手反剪在背后绑起来,让她低着头跪在地上一副被人批判的野的模样。

 我来到房里,先映入眼的就是雷小玲被拉开的耸耸的生殖器。我走近她,她睁开眼,看着我,没说话。我趴了下去,低声告诉她:“你的好婆婆在外面。”

 雷小玲的眼里闪过一丝怨毒,她将下巴向外一翘,示意我让她出去。我略一迟疑,还是解开了她身上的绳子,然后,我揪住她的头,低声威胁道:“最好别玩什么花样,否则我翻脸不认人。”

 雷小玲点了点头,穿上了衣服,但我不允许她穿罩和三角,深棕色的那两粒头的白衬衫下显得更为人。我忍不住以轻了几下她的房,然后我们一起来到厅里。有意思,张玉如仍是赤条条地跪着,而我堂哥,却已经从她的股后面进去玩她了。

 这种样子见雷小玲倒是不错。张玉如听到声音,她抬起头来,猛的看见雷小玲,她惨叫一声,脸红起来。

 继而变得苍白,似乎要晕过去一样的身子摇晃起来,我堂哥从后面抓住她的头发,使她无法动弹地看着我们,同时继续他的工作。雷小玲冷笑着走近张玉如,她弯下,问道:“怎么样?我的婆婆,村长太太,达到高了吗?”

 张玉如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她全身蓄了起来,嘴急剧地抖动,双眼反白,终于她晕过去了,我一看不妙,赶忙叫我堂哥停下来,我们扶起张玉如,灌了口水,只见她悠悠醒来,睁开眼,又看到了雷小玲冷冷地站在她面前,不又痛哭起来,她这下可惹恼我了。

 要知道这可是深夜,这么大哭,让人听到可不得了,我怒喝道:“别哭了。”但无效。我猛的一把揪住了张玉如的头发,掏出匕首靠在她的左边的头上,冲着她道:“烂货,你再哭,看我不割下你的头?”看我动真格了,张玉如知趣的努力想止住哭声。

 雷小玲冷笑着上前说道:“婆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你老人家教导我的嘛,人活着为什么?不就是图个嘛?这不是你以前和我说过的话吗?现在我听你的,和他们两个好上了,了!

 可是我不能忘记你老人家啊,自己了,自然也要让你老人家也,这才是尽孝道,你说是不是?”张玉如羞愧难当,恨不得有个地钻进去。

 她终于说话了:“雷小玲,你这个野狐狸,自己勾引汉子还不说,居然叫人来强自己的婆婆,你…你,你不是人!”

 “哈哈哈…我怎么不是人?让人强你就不是人吗?别装了,XX村方圆几百里,谁不知道你张玉如,村长的太太是个比婊子还妇?怎么这会儿装贞女了?”张玉如的双眼红得似浸在血水里,她再次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我上前按住她的脑袋使她无法动弹。雷小玲继续道:“婆婆,怎么样?这两位的巴让你呢,还是我公公那好?”这话一出,连我都觉得奇怪她居然会如此直呼我和堂哥的生殖器。

 而我堂哥则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张玉如努力地摆了摆头,挣脱了我按在她脑门上的手,咬着牙道:“既然这样,好!我豁出去了。

 反正今天的事谁也不会脸上光彩的。人活着不就是图个吗?来,宝成,我,你想怎么就怎么,就当我是个千人骑、万人,人见人货,臭婊子。”

 这一瞬间,我头一热,我发现我胜了,终于这个曾经趾高气扬在村里整天炫耀的女人屈服了,我看了雷小玲一眼,上前一步,坚决地将自己早已硬如铁进了这个年纪大了我近十岁的女人嘴里。

 她一口接住,就大口大口的起来,并摇动身子,企图用她前吊着的两团肥触动我的脚来逗起我内心深处最强烈的望。

 我情不自地也跟着兴奋起来,坦白说,雷小玲我有一种足了不敢奢想的望时的快,因为她年轻漂亮,而且是个大专生,但张玉如时我同样有这种足了不敢奢想的个体户时的快,那是因为她曾经高高在上。

 而今却跪在地上企求我她。我抬起头,对我堂哥道:“解开她。”我堂哥依言解开绳子,我推倒张玉如,发疯似的扑在她身子上,了起来,我已经完全不知道此时我堂哥和雷小玲做了些什么,但以情理推大概也和我们俩一样吧。

 等到发完毕,我们都感到万分的疲倦,于是就我堂哥起来将两个女人双手背在后面,赤条条地面对面绑在一起,让她们四个子紧紧在一起。我故意将绳子绕过张玉如的子,将她的右子往在提起来绑住,使从正面看她的子一上一下。

 而对雷小玲我也是如此,不同的是我将的左边的子提高来绑,这样两个人的面对面绑在一起的时候,彼此的子可以互相贴住,之后我和堂哥大睡一觉,直到出东山。

 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那两个婊子的情况,还好,并没有异常,依然是赤身体地绑在一起。

 雷小玲的股正对着我,成丛,人极了,我和堂哥对看一眼,动手了,不顾两个女人的哀求,我雷小玲,他张玉如,直到早上十点多钟才完工。完事后,我感觉应该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玩得太过火容易出问题,于是我拿起相机,再次对准了张玉如和雷小玲,拍下了她们赤身体相互搂抱与口的照片,她们根本无法拒绝,完全照我所说的做,甚至有几张特写她们的脸和下体,还有两张张玉如雷小玲门口出的的照片。我想这些够了。

 她们一辈子也不会有勇气不顾后果地将被我和堂哥的事抖出去,否则全村甚至是全县人都能欣赏到她们的经典表演。

 尤其是她们俩的关系是婆婆与媳妇的关系,我满意的松弛下来。回到家里,真的感觉累了,毕竟两个夜晚紧张的,而且还了好几次,即使也是会费体力的,于是我上了,连饭都不吃,又睡了起来。

 醒来时,天色已晚,大约是五六钟的样子,起来弄了点吃的,那的婊子还没回来,天晓得她要被人多久才肯回来,目前我至少不太会在意这件事,因为我毕竟也了人家两个人,想想自已的老婆被村长父子俩

 而自己又了张玉如和雷小玲,究竟谁更占便宜,恐怕一时难说得清楚。就在这时,门被推开,哈,我老婆回来了,她叫了我一声,似乎很疲倦,难怪,被人了几乎一个星期,能不疲倦吗?我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上前搂住了她道:“美香,你总算回来了,我可难受死了。”

 话毕,我撕开了她的衬衫,出白色的背心,黑黝黝的两粒头若隐若现,但我老婆迅速地挣开了身子道:“宝成,别,别这样,我肚子不舒服。”说着往里就走。

 我追进来,看见她走进了厕所关起了门。他妈的,怎么回事?我嘀咕着,忽然我的眼睛移动到了厕所的门上,有了!

 我家的厕所门距地板有差不多两公分的隙,乡下人哪有那么讲究呢?我趴了下去,大气都不敢,将眼睛凑到门往里看,哇,眼前现出我老婆那被至少有十公分长的包裹着的大,我老婆蹲在坑上,自然被看个正着。

 只听我老婆嘴里“唔”几声,向下屏气,她的门口大张,蒂全跑到外面来,非常大,慢慢地。

 只见一个白白圆圆的东西从她的门口现了出来,但一下子又缩了进去,显然我老婆没把它拉出来,此刻我才明白,那两个狗杂种一定往我老婆的眼进而了什么东西,让她回家拉出来,我恨恨地站了起来,想干脆出去,眼不见为净。

 但又想看看到底她眼里是啥东西,就又趴了下去。看到的依然是我老婆的门口大张,一个白白圆圆的东西在那里探头探脑,我的脑子灵光一闪,鸭蛋!

 他妈的,狗杂种,往我老婆的门里鸭蛋,我真恨不得冲出去往张玉如和雷小玲两个婊子的眼里也上几个鸭蛋,不,几个鹅蛋。我老婆继续屏着气,只见她的门越张越大,终于“卟”的一声,一个粘满我老婆褐色的屎块的鸭蛋从我老婆的门里落了出来。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