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15章 动了起来
我记得当时胡金贵让她管账的时候,村里有不少人不,不过后来也没人说什么了,今天看来,两个人要没个苟且之事我才不信呢?他妈的,那狗杂种叫我干什么?到村委会的时候,胡金贵笑咪咪的地等我,一见我忙叫我坐,我心里忍不住火冒上来。

 可是表面上还不得不跟他装着笑脸。胡金贵道:“宝成啊,最近农活忙吗?”“还好,不忙,村长,您叫我啥事?”

 “也没什么,小事,小事,宝成啊,村里象你这样读到高中的,又出外见识过的人不多…”我打断他道:“哪儿的事,村长,我到广东去打零工,算什么见识过,您这不是让我难看吗?”

 胡金贵道:“别这样说嘛,是这样的,你知道咱村穷,主要靠出产些木材,可是每年到底要我们砍多少树都是要向上面主管部门要证的,我已经联系好了。

 上头派了三个同志明天一早到县里,我想,让你替我跑一趟,到县里把他们接了来,让他们考察考察我们这里的情况,这次一定要接待好啊,争取让他们多给点指标,村里人今年就好过些了,怎么样?”

 “村长,我成吗?”我有些为难地道。“怎么不成?我不是说了吗?村里象你这样的人不多,所以我想你去一趟,可以先在县里陪他们玩一天。

 然后接回来,你找出纳小林借500块,到时多还少补,不过你放心,村里会给你补贴的,一天20元,不错了吧。”

 我略一想,他现在是村长,我能不听吗?除非和他弄翻,但为更大的目标,我现在一切只能听从,再做计较。于是我答应下来了。

 他一见我答应,大喜道:“这就对了嘛,来,到隔壁找小林借钱去,下午就出发,先到县主管部门去等着,他们会告诉你上面来人的时间的。”小林是村里的出纳,叫林芳,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长得不错。咦!

 她不会和村长也有一腿吧?见鬼,我发现我有点头脑发热了,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去地里干活了,直接回家,收拾了一番,突然我有点预感,感到胡金贵这杂种可能要吊虎离山,支开我,好弄我老婆,我有些反悔想不去。

 但转念一想,不去又如何呢?正面得罪胡金贵不说,从制止他们这点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们并不是一次两次。所以我决定去。到了县里一问,哪里是第二天一早到的,是第二天下午两点钟才到。

 他妈的,这不是让老子干等着吗?没奈何找个地方住下,可是我越想越不是味,于是我终于忍不住在晚上七点的时候坐上一班过路的长途客车,偷偷地回到村里,这样我绝不会被人看到。到村里时,已是九点了,在夜的掩盖之下,我偷偷的溜到了谷仓,爬到屋顶往天窗里瞧,奇怪!

 里头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这是怎么回事呢?带着满腹的狐疑,我顺着树干又滑到地面。思前想后,总觉得不对。

 忽然间我想到他们会不会在村委会呢?想到这,我赶忙小跑到村委会,但我又判断错了,村委会里也是一片黑,连个人影也没有。看来我真的错了。

 可是接下来怎么办呢?到哪儿过夜呢?对了,我怎么忘了呢?祖屋啊,为了玩张玉如和雷小玲那两个婊子,前不久刚才打扫的房间,现在正好用上。于是,我决定上祖屋过一夜再说。

 一路上静悄悄的,除了偶然草丛中传来的虫鸣声,什么也听不见,村民们都为了更好的应付第二天的劳作而早早进入了梦乡。

 毕竟那时候比较闭的村庄,有电视的农民不多啊。到了祖屋,我刚往上一躺,就猛然坐了起来,使劲地拍了一下自己脑袋“蠢猪啊,我,怎么偏偏忘了到自己家看看呢?现在小孩寄宿在学校里,我又不在家,他们干什么不行?”

 想到这我立刻心急如焚地往家里赶,在快到家的时候,我放慢脚步,轻轻地接近自己的房子,一直来到楼下,果然有隐隐地有说话的声音从二楼传来,我的心开始痛了起来。

 我向四周看了看,离我家约三、四米的地方有一颗榕树,树干而且枝叶也茂密,正好藏身,又恰恰对着我家二楼的窗户,于是我爬上了树,双手紧抱着枝干,张眼望去,真是的不出所料。

 首先映入眼中的仍是那两个狗杂种和那个妇,村长和他儿子赤条条的坐上椅子上吃喝,那张桌子是从楼下拿上去的,我老婆也是赤着身子,站在一旁为他们倒酒。

 她小腹上那丛浓密惊人的黑在灯光之下很耀眼,两粒至少晕直径十公分的黑头在周围的白色肥衬托之下也非常显眼。

 只见村长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骂道:“婊子,你他妈的烂货,难得老子爷俩上你家里你,你居然只煮这点东西,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对对对,老爸,说得对,就这点菜,不够老子吃的,臭婊子,待会儿不够吃,老子就割了你这对大子啃。”

 杂种儿子说完伸出手揪住了我老婆的一只子,狠狠地拧了起来,我老婆不敢挣扎,只敢说:“村长,对不起了,俺下次一定做好吃的。”

 “他妈的,烂货!”胡建国怒骂一声,松开了我老婆的子。他转过头去对胡金贵道:“管他的,老爹,我要先了。”

 说完,他站起来,把我老婆拉到边,按了下去,这个角度我看得不是很真切,但毫无疑问,我老婆挨了,村长一边继续吃喝,一边扭过头去看那对狗男女配。

 差不多十五分钟,胡建国和我老婆起来了,可以看见我老婆抓住胡建国的了几才放开,估计是为他掉粘在茎上的

 然后我老婆走到村长身边,为他倒了杯酒后跪在地上,道:“村长,俺求求你,村里给俺的钱是不是可以发给俺?”“村里发钱给我老婆?奇怪!”

 我不由一愣。胡建国一把坐在椅子上,一脚跨在我老婆肩头,一脚用脚趾玩我老婆的头,吹起了口哨。

 村长笑咪咪的说:“婊子就是婊子,一心只想着钱,放心吧,记录我都带来了。”我老婆一点都没想到这被人侮辱了,高兴的笑了起来,只见村长从椅背后的衣服中拿出一本小本子,道:“听清楚啊,错了我可不管。”

 我老婆点了点头。村长接着道:“95年一月份,接待镇里的人三次,第一次十二个人你,第二次四个人,第三次六个。对不对?”我老婆连连点头道:“对对对。”我头一发昏,从树上险些摔了下来。

 我以为我老婆只是村长和他儿子俩的玩物,没想到她居然还当村里的女,专门接待从外面来的领导,供他们发。我的眼泪一下子下来了,但为这样的女人流泪难道值得?只听村长继续说:“二月,是粮食局的人,两个人。

 三月份多些,镇里来了两批,一次三个人,一次六个人,还有乡里来了一次,人倒多点,十五个。”

 我老婆打断道:“村长,不对,我记得是十八个。你怎么说十五个?”村长不耐烦地道:“十五就是十五,谁说十八?”我老婆急了,道:“村长,是十八嘛?”村长道:“他妈的,婊子一个,来十八个人没错,可是只有十五个人你而已。”

 “村长,那三个也我了,只是他们在地上而已。”“这不就对了吗?在地上,又不是在你那个,当然不算啦。”说完,他和胡建国两个不住大笑起来。

 “可是,可是,他们三个人毕竟也玩了我一晚上,难道只有用在那里才算吗?那三个人中的那个老头我叫我含他的东西,不到两分种,他就出来了,这能怨我吗?这怎么能不算呢?”

 我老婆分辨道。胡建国站了起来,道:“老爸,这老婊子还没开窍,看来我们得帮帮她。”“好。”胡金贵道。说着,两个人站起来。

 一人抓住我老婆一只手,反剪到后背,并将我老婆的头朝地上按着。胡建国喝道:“老野,绳子在哪里,说!”

 我老婆的头发向下散着,脸又朝下,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听她轻轻地道:“饶了我吧,村长大爷,我不敢了,十五就十五个。”“一个都没用,说,绳子在哪里?再不说,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说。”胡金贵喝道。

 我老婆几乎是哭着说:“在…在柜子上面。”她指的是我家衣柜上面。果然,胡建国从上面拿下了一捆绳子,那是我上次到城里买的,目的是为了在地里守夜时搭草棚时用的,剩有五米长,我老婆就将它放在柜子上,没想到今天被那两个杂种用来当玩我老婆的用具。

 胡建国和胡金贵用绳子将我老婆的双手手腕捆住,然后将长绳的一端扔上屋檐上绕下来,往上一拉,我老婆双手高举头顶,被直地吊了起来。

 她腋窝下那浓密黑黑的腋舒展开来,白炽灯光下非常显眼。胡金贵似乎对我老婆的腋比他的还黑浓密而有些愤愤不平,在他吊起我老婆后顺手拔下了我老婆的一小撮腋,距离较远,我无法看清我老婆的表情。

 只听到她在被揪下腋时尖叫了一声。胡建国也来劲了,他双手抓住了我老婆的左右腋窝下长长的,向上提了起来,但却不肯一下子拔下来,用劲几下,让我老婆感觉到疼了的时候又松开,再提起来,又松开。胡金贵在后面自己起的茎,从后面进入我老婆的身体,两手伸到前面托起了我老婆的子,动了起来,胡建国见了。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