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18章 搂住胡建国
不到20分钟,我回到了谷仓,四处看看,在确信周围没什么动静的情况下,我又爬上了老地方,往里偷瞧,他妈的,外面没动静,里头动静可大了。***那几对狗男女都已经来齐了,全都一丝不挂。

 而且我突然在其中看到了新奇的场面,我老婆居然在陈美玲,陈美玲躺在地上,两脚八字大张,耸耸的户。我老婆的间绑着一象男人具似的东西,象男人一样努力地一着陈美玲。

 当然其他几位也没闲着,王门第坐在椅子上,双脚大张,我堂嫂跪在他的两腿之间,将他的具含在嘴里

 林业站我老婆身边,一边看我老婆陈美玲的样子,一边把在我老婆的嘴里,让我老婆为他口,吴万载走在我老婆身后跪了下去,和我老婆

 村长看着眼红,上前跨在陈美玲身上一股坐在陈美玲的子上,背对着我老婆,将进陈美玲的嘴里,陈美玲一口含住用劲地起来,剩下一个胡建国,他走到我堂嫂的身后跪下去,用手拨拨自己的茎从后面进我堂嫂的户。

 谷仓里的糜景达到极限,使我血脉张,几乎无法把持自己,然后我注意到了胡丽贞手脚都被捆住仍然跪在那堆稻谷后面,全身赤,两粒头因怀孕而变得硕大无比,颜色很深,在灯下非常耀眼。

 我拿出相机,用手指盖住闪光灯,偷偷地对着胡丽贞拍了一张,快门声音不大,里头陷入半疯狂状态的男男女女不可能会听到,只要闪光灯不照进屋去决不会被人发现的,当然我知道拍出来的效果也绝不会好,但我只求能辩认出是谁就成了。

 接下来,我收起相机,继续观赏谷仓里的经典表演。王门第坐在椅子上,我堂嫂跪在他两腿之间为他口,虽然是,但他却摸不到什么东西,只能用手抓住我堂嫂的头发,这有什么趣味呢?

 所以,他不断地提我堂嫂的身子,好用手狠狠地揪一下我堂嫂紫黑的头,后来,他索抓起我堂嫂,让她用前的两只大肥夹住自己的巴。

 然后子,用子摩擦着巴。摩到兴起,又将入我堂嫂的嘴里让她猛,胡建国则在我堂嫂后面独享她下的两个,一会儿在户一会儿又干眼。

 五个男人中最先败下阵来的是王门第,在我堂嫂中中只见他大叫一声,一阵哆嗦,巴中涌而出得我堂嫂满脸满嘴都是,然后他慢慢推开我堂嫂的头摊在椅子上直气。这下可到胡建国了。

 他一把揪住我堂嫂的头发,让她脸朝天冲着,从后面猛门,我堂嫂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板的模样,简直象一匹奔跑着的母马,只不过她比母马多出了口两个狂甩的子。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是王门第因为最先而有些感到没有面子,他直起身子狠狠地给我堂嫂一个耳光,嘴里怒骂道:“臭婊子,货。”我堂嫂委曲地抚着脸却不敢吭声,继续忍受着后面胡建国的。三分钟左右,胡建国

 而此刻,我老婆的吴万载也了,他的子全在我老婆直肠里,的时候双手从我老婆黑成丛的腋下伸过去狠揪我老婆的两粒大头,象是要活生生摘下来似的。

 而了之后,他一把推过正让我老婆为他口的林业,将自己那刚从我老婆门里出来的进我老婆嘴里,让我老婆为他清洗。

 林业走到我老婆身后,跪了下去,接着我老婆,这时我老婆的门早已是被得宽松无比,看林业动身子的样子,就可以看出实际上他的巴在我老婆的门里毫无阻力。

 不一会儿,他大叫一声,在我老婆的直肠里,这时,五个男人全都解决了,我老婆似乎很累,她的动作很慢,出了还在陈美玲户里的假具,慢慢地解开自己间的带子,将假具也从自己的户中出来放在一边。

 然后和陈美玲面朝天躺在一起。两个人正好四只子两丛对着我正面全,和陈美玲的一对比我再次觉得我老婆的真的是浓密得无以伦比,说真的,她简直象穿一件黑色三角

 村长掏出一包烟,一地递给其他几个男人,胡建国知趣地打开打火起要为大家点上。王门第笑着道:“不用你点,不用你点,这种事应该让那几个婊子来干,来,你们谁来点?”

 最后这句话当然是对那几个女人说的。村长笑着道:“王处(处长之简称)就是有情调,好好。”

 我老婆和陈美玲显然刚才被得太利害了,根本没力气说话。躺在地上真气,我堂嫂光着身子坐在地上,没吭声。胡建国一巴掌打在她头上喝道:“货,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快帮王大爷点烟。”

 我堂嫂低着头,想站起来,王门第道:“跪着点。”我堂嫂只得跪起身子从王门第手中接过打火机打着了火,伸向王门第叨在嘴里的烟。

 火接触到烟,王门第深一口气,点着了,我堂嫂缩回身子,正想又坐回地上,只见王门第猛的一把揪起了我堂嫂的子,将红红的烟火炙在我堂嫂紫黑的头上,我堂嫂痛得杀猪般惨叫起来。

 在静夜里这声音要显得凄厉可怕。王门第早料到她会大叫,上前捏住我堂嫂的脸颊,使她叫不出声来。

 这几个动作非常快,一两秒间在场的人一时反映不过来。等反映过来时,男人们笑起来叫好,我老婆和陈美玲惊恐不已,看着已在一旁哭泣的我堂嫂,她边哭边握着自己被烫伤的那只子用嘴吹气。

 这情景显然更加刺了王门第的兽,他慢慢地踱向我老婆和陈美玲,嘴里叨着重新点着的烟,手上拿着打火机,脸上则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我老婆和陈美玲害怕极了,她们忍不住出口哀求道:“大爷,行行好吧,饶了我吧。”

 我老婆更是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他终于停在她们两人的面前了,看着她们,为了免受烟头的炙烫,我老婆猛地直起了身子,将王门第的具一把含在嘴里,用力地起来。

 陈美玲也赶忙上前想推开我老婆抢王门第的巴,这时,王门第一把将我老婆和陈美玲推开。

 然后伸出右手抓住了我老婆的头发将她提了起来,我老婆吓得魂飞魄散,双手直摆,眼泪直,却说不出半句话来。王门第放开我老婆的头发,却抓起我老婆的左手手腕,将她的手高高提起。

 这时我老婆腋下那丛浓密的腋疏张开来暴在众人面前,王门第左手打着打火机,将火一下子点着我老婆的腋,只见我老婆的腋一下子燃烧起来,发出“滋滋”的声音。

 我老婆尖叫着,忙用左手去拍打自己的腋下将火打灭,我老婆右腋窝里的黑已被烧得剩不了多少了,这时,房间里的男人们笑起来,胡建国火起道:“将这个婊子那边的也烧了。”

 王门第说道:“不,不,不,我就只烧她一边,回去她老公看见了肯定要问她,‘老婆,你的怎么这样呢?’这婊子只能说,‘我当婊子卖,让人给烧了,’哈哈…”在场的所有男人全部都大笑起来,谷仓上的我听得气得肺都快炸了,若不是想搞得这帮狗男女比死还难看,我真想冲进去剁了他们。胡金贵道:“来来来,把她下面的也烧光了。”

 王门第道:“不不不,你不懂,这婊子有特点就有在这下面的黑上,烧光了,像只秃,就不好玩了。”男人们又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只见胡金贵上前道:“你们三个婊子,去外头洗洗,免得一身味弄得里头难闻。”王门第道:“怎么?老胡,不让人玩了?”“哪里的事?我只不过让她们去洗洗身子,咱也歇歇,等一下好玩得更痛快些,来抽烟吧。”

 胡金贵答道。女人们站起身来走出了谷仓,谷仓里严,没有自来水,只有外头路边有一个公共水龙头。

 那几个婊子走到那里去洗身子,这是天,当然这个时候无所谓,不可能会有人经过的。我懒得瞧她们,继续往谷仓里看,只见胡金贵对王门第道:“王处长,刚刚我们谈的事你看怎么样?”

 王门第深一口烟,道:“老胡,不是我不帮你啊,你也得让我看得过去才行。这几年你们砍伐树木年年超标,亏空还没补齐,今年又想多拿指标,怎么行呢?”“有什么不行?还不是您老一句话,我们都是靠您发财啊!”胡金贵道。

 “不是这么说,我一句话,能行,上面查下来还能行?我都说了,你得让我过得去才行。”“干脆这样,要钱?要女人?您一句话。”

 胡金贵道。王门第沉了,这时胡金贵又说:“王处长,这样吧,钱您放心,我给,婊子想玩就玩,我再给您玩个花样,保管您走遍大江南北,都没玩过。”

 王门第眼睛一亮,道:“什么花样?”胡金贵冲胡建国一眨眼,道:“上。”胡建国答应民一声,跑到稻谷后面,冲胡丽贞解开,带了出来,并大声道:“大肚婆,王处长,您玩过吗?”又冲胡丽贞道:“跪下,磕头。”

 胡丽贞非常害怕,又不敢不从,只得跪了下去,她的双手仍被反剪在后面,两个大和大肚皮以及上的完全赤地暴在众人面前。

 王门第等人笑地走了过去,这时,王门第说道:“老胡,我今天才知道,你他妈的简直不是人,成了,只要她侍候得好,一切好说。”他转头对林业和吴万载道:“兄弟,谁先上?”

 “处长请。”二人答道。王门第道:“那我就不客气了。”然后将自己的入了胡丽贞的嘴里,胡丽贞屈辱地起来。

 而此刻我的照相机又开始工作了,在王门第和林业、吴万载蹂躏胡丽贞的当会,外面那几个婊子洗好赤条条地进来了。

 她们看到三个大男人玩个孕妇时,竟然惊呆了,一时竟不知所措。胡金贵一瞪眼喝道:“看什么,没见过是不是?”这一喝多少让我老婆和我堂嫂有些战战兢兢,倒是陈美玲沉下气来了,道:“哟,玩新鲜的啦。”说着,她走上前去靠着村长,回头瞅我老婆和我堂嫂一眼,道:“赶明儿,让她们也怀上,让您再玩玩?”村长哈哈大笑道:“真亏你想的,这种老东西现在玩玩还凑合,再要怀上,谁干她们呢?”说着,他的手伸出去,托住了陈美玲的子,起来,胡建国上前道:“老爸,你玩那两个,我她。”

 说着,他拉过陈美玲,用手扯了一下她的,陈美玲一脸笑,搂住胡建国,道:“让我先巴吧。”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