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19章 已是上灯时候
胡建国道:“不行,我现在就想你的,来跪下来。”他让陈美玲象母狗一样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分开股,户,然后巴,从后面了进去,了起来,陈美玲忍不住舒服地呻起来。

 我老婆和我堂嫂,着身子,站在一旁,哆哆嗦嗦地,不敢吭声。村长走过去,对我堂嫂说了句什么,我听不太清。

 但可以看到我堂嫂跪了下去,拿起村长的巴,含在嘴里起来,我老婆站在村长边上,将长着浓密的下身对着他,我看到村长伸出了手指,向浓的深处。

 我长叹一声,悄悄地爬下树来,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一下子倒在上,我忽然之间发现我已经不再生气了,反正这是这样,生气也没有用,相反,我倒有些欣喜,毕竟我拿到了我认为对我而言威力很大的作战武器。

 接下来仍是要不,要怎么达到我复仇的目的,又不为人所知呢。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得睡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头脑一阵昏沉,我抚着脑袋,走到楼下,从厅口进来的光线刺得我双眼睁不开来。

 这时我才发现已是中午一点多了,我老婆仍没回来,在哪里或许不知道,但在干什么是可想而知的。我到厨房烧火,随便煮了点面吃了,精神也恢复了些,之后我斜躺地一张竹椅上,慢慢思索着,一个复仇的计划就这样产生了,我感到时可待了,内心一阵狂喜。

 这时,有人敲门,一看,我堂哥。他一进门脸色臭臭的,道:“宝成,你媳妇在家吗?”“不在,哥,怎么一来就问这事?”“哼!我家那个婊子又不知道上哪去了,找都找不到人,你知道你媳妇去哪了?”

 我堂哥恨恨地道。我让他进屋坐下,道:“哥,你先生气,事情反正就这样,我告诉你无妨,快到咱出头的日子了。”

 “什么?真的有这种事?快告诉我。”我堂哥一下子兴奋得站了起来,我按住他说道:“别急,你听我说,你的子急,我告诉你,万一你一个不小心出马脚,什么事都完了,所以我不能告诉你。

 而且你听我说,我要去躺远门,去深圳,你别问为什么,而且一定要注意,这期间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别在嫂子面前生气什么的,要装做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如果她们起疑心了,事情就办不成了,到那时就惨了,明白吗?”“明白,可是你得告诉我怎么报仇?”“不行,你别问。”我严肃地说。

 “你要去深圳,怎么报仇?”我堂哥大声道。

 “你不要问,总之你不要问。”我坚决打住,道“你现在什么也不要问,别管她们去哪?反正玩也让人玩了,这个改变不了,别生气了,听我的,听明白吗,别生气了。”

 “唉!”送走了堂哥,我若无其事地拿起锄头,到田里种菜,在菜地里干活到五点钟才回家。

 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老婆回来了而且把饭做好了,见我回来,忙上前帮我接过锄头,倒水让我洗脸,招呼我吃饭。

 我拿起碗埋头就吃,一切是那么自然,象什么都不曾发生一样,实际上,确实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只不过是她心虚罢了,吃着,我忽然说:“美香,我想过一两天去深圳,再干两三年,怎么样?”

 “什么?去深圳?怎么突然想去深圳?”“在家里种田,一年赚多少钱?去深圳,起码翻两倍,现在年轻,不去外面再赚点,以后老了吃什么?”

 “可是,可是,你一走,家里又剩我一个人,难啊!”我老婆悻悻地道。“有什么难?有宝发哥嫂俩,有什么事会照顾,我就是想多赚点钱,儿子还小,路还很长啊!”我老婆正伸出去夹菜的手停在了半空,道:“你刚打工回来没几年,又要出去,家里又只剩我一个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得了罢,三十多岁的人了。

 讲这种话,别说那么多了,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说完,我大口大口地往嘴里扒饭。我老婆只好沉默起来,吃过了饭,我上楼洗了个澡,躺在了,脑袋里仍在盘算着复仇的方法和步骤,我一定要做到人不知鬼不觉才行。

 由于昨天一夜没睡,早上睡的时间也不长,加上下午干一下午活,我有些困了,迷糊中竟睡过去了,当我醒来时,我听到我老婆睡觉时发现的酣眠声。

 而窗外月如水,从窗户的月光照进去,正好照在她的身上,她穿着白色的背心,虽平躺着,仍可见到前隆起的两团肥,光线虽然错暗。

 但仍可以清楚地看见黑色的晕非常大,紧贴着白背心,白背心下部轻轻地卷起来,出肚脐眼。我一时不觉兴动起来,用手轻轻掀起她的白背心,让她的两粒出来。

 她的下身穿着一件中国农民常穿的那种宽筒的花短,里面再穿件内,我抓住她的头,轻轻往下拉,由于她的浓密,所以我只要往下拉两寸左右就出几黑色的来,衬着雪白的肚皮,非常人。

 我用手轻轻地捏几下她的子,手指停留在她晕的中心点头,轻轻推动,头随着我手指的推动东摆西摆!

 我控制不住了,一下子暴地扒起她的衣服,这下使她惊醒过来,但连挣扎都来不及,我就把她的背心给剥下来了,然后我起她的短,我老婆坐起身来道:“干什么?这么晚了,还要干什么?”

 我气地道:“干你,别说话。”说着又狠剥她的短,很快我老婆一丝不挂了,我起身,走到门边,一下子打开了房间的灯。

 原本并不太亮的白炽灯一下了照亮整个房间,让原本适应黑暗光线的我和我老婆眼睛一下子不舒服起来,不由得人眯起了双眼。我走到边,在我老婆身上,双手满握住我老婆的子,将左边的那粒头捏在嘴里起来。

 另一手狠狠地起她右边的子。着,我感觉我老婆的起了,变成硬跷起来,那感觉非常好,然后我抓住我老婆的两只脚脖子,往上推又往两边扒开,让她的双脚成个大大的“M”字型,长满浓密黑的生殖器和排器官一下子无羞无无遮无掩地显在我的面前,我让她自己的手勾住脚,保持这种姿势。

 然后手掌抚弄着她上的,轻轻动,发出“沙沙”的声响,然后手掌向下,沿着她的外围环绕着移动,我故意用指甲划动她的外皮,让她不断产生疼痛感。

 最后我的手指进她的户,一下子是四支指头进去的,里面温热无比,而且非常滑。我听到我老婆发出一声呻声,气,硕大的脯起伏着,子即使是平躺也象两座小山包一样。

 头随着我手指的动,居然的颤抖着。我感到她真的很。我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揪起来,让她跪在我面前,她的子一下子显得规模更大,前,我狠狠地挥手煽了她一下子“啪”的一声,非常响亮。我老婆火了。

 大叫:“干什么!”挥手向我打来,我抓住她的手,她拼命挣扎,我死活不放,突然我的手往头上一举,她被我抓住的手也跟着举过头顶,她的腋窝了出来,原本浓密的腋变得一不剩。我故做惊讶地道:“美香,你的腋怎么不见了?”

 “啊!”我老婆大吃一惊,手的力量一下子消失全无,脸色在转瞬之间一阵惶恐,结结巴巴地道:“刮了,我…刮,刮了。”我知道她一定清楚我肯定能发现了。

 所以肯定编好了一个理由,可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在这种情形之下发现,所以她几乎被我打个措手不及。我问:“刮了?怎么会刮了,这么些年,没见你刮过,怎么会刮了?”

 她心虚地道:“天,天热,难受,我就刮了。”我当然不会去深究,但故意半信半疑地抓住她的手臂,察看一番她的腋窝。

 然后又是狠狠煽了一下她的子,这下她不敢反抗了,只是躲闪,但我哪容她躲闪,狠狠地煽了她五六下子,然后让她象母狗一样跪趴着,四肢着地。我把进她的嘴里,让她用力起来。

 可能是我老婆心内有鬼的原因,拿出了侍候别人的本事,拼命为我口,从、轻咬、、嗑全都用上了,只想努力讨好我,而且她在为我口的时候,拼命地起她的股,轻轻晃动,与母狗相比,只少了尾巴。

 我伸手下去,捞住她的子,把玩起来,大约十来分钟,我有些忍不住了,让她吐出我的巴,掉过身子去,继续象母狗一样跪趴着,只是股冲着我。我俯下脸,掰开她两瓣肥白的股,出中间黑成丛的户和眼。

 我端详她的眼,上面依然是几门口上红红的蒂微微着,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胡金贵父子玩我老婆的画面,令人不由怒气上冲,我再不管什么了。

 起自己的巴猛一下进我老婆的直肠,一手抓住我老婆的头发,让她扬着脸,然后狠命的了起来,直到我连续三次将热乎乎的进她的直肠深处为止。

 第二天,我若无其事的到村里闲逛,逢人就说我要上深圳打工去,村里那些上年纪的和一些女人都羡慕不已,毕竟,在村里一年是赚不到多少钱的,而且真累啊。

 ***第三天,我告别我老婆,离开了村子,坐车到县城,然后买长途车票,在隔来到了省城。

 省城我来过多次,得很,很快找了家非常便宜的小旅馆住下,一天晚上才二十元而已,不过说真的,对我们这样的农民而言,一晚上二十元有时相当于干一整天的活。

 安顿下来之后,我拿出了胶卷,包括拍雷小玲和张玉如的在内,前前后后一共拍了四卷,到哪去冲洗呢?说真的,这是个大难题,搞不好,被人叫警察,不就什么都完了,而且我还得坐牢呢。

 想了一会儿,没有着落,抬头看看时钟,下午三点多,算了先在火车站吧,看看到深圳的车票好不好买,等到了火车站,才发现由于大雨冲垮了铁轨边的小山,土石堆在铁轨上,至少要三天才能恢复,不管怎么说,先排队买了票。

 但也只能买到四天后票了,回到旅馆,已是上灯时候,随便叫了点东西吃,继续瞎想着如何冲印照片。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