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20章 一片湦滑温润
大约九点钟时分,有人敲门,我起身开门,只见一个女人,约莫三十上下,长得秀气的,一见我开门立刻挤身进来,道:“大哥,一个人啊?要不要按摩啊。”

 我忙道:“不要,不要,你出去吧。”那女的道:“别这样,你一个人呢,不按摩聊聊天也行啊,哪儿有往外赶人的?”说完一股居然坐到我的了。

 我追进房间,说道:“大姐,我真不要按摩,也不要聊天,求求你了,出去吧。”那女的笑了起来。

 道:“大哥,还真是老实人啊,不按摩,不聊天,那你自己一个人,就不想…打个炮什么的,想什么弄都行,不贵。”说完,居然开始解自己衬衫的扣子。我急了。

 道:“不要,不要,大姐,你再这样,我喊人了?”“呵呵”那女的笑了起来,道:“别这样,搞得象我要强你似的,这样吧,你先看看,满意,就打个炮。”说完,真就下的衬衫,出白色的罩。

 然后猛的一下拉了下来,两个肥子一下子颤悠悠地在我的面前,两粒头,红通通的,确实人,可是我哪嫖得起啊?那女的站起来,向我靠近,用子蹭着我,道:“怎么样啊?大哥,我都了。

 你还不嫖嫖?”我吓得转身躲开,道:“大姐,不是我不嫖,是我真没钱啊,别说别的,就这旅馆,一晚上二十元,我都心痛了,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农民没钱,要不怎么的也不会住这啊。”那女的,脸色一变,道:“你真不嫖?”

 “不嫖。”“好!”那女的转向穿上衣服,回头猛的打了我个耳光,道:“穷鬼。”出去了,我抚着脸,心里倒不生气,一个耳光。

 无非痛一下,不过一分钟就好,毕竟白看了人家一对子,也不亏啊,想到这,不哑然失笑。我关好门,转身躺回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些迷糊地睡过去了,突然,又是有人敲门。

 而且声音很大,将我吵醒。我着惺忪的双眼,起来开门,一肚子不爽快。谁知一开门,发现两个民警,冲我一敬礼,道:“警察临检。”说完,不由不分地就进门了。

 我忙跟着进来,道:“警察同志,我是普通房客,没干什么坏事。”有个胖点的警察道:“身份证。”然后和另一个警察一起东张西望。我找出来递给他,他看过后还给了我,道:“到省城来干啥?”

 “想到深圳特区去打工,到这上火车,没承想铁路不通,只得先待几天,火车票都买好了,您瞧瞧。”

 我说着找出火车票来递给他看了,两人又向我敬了个礼道:“对不起,打扰你了,休息吧。”送走两位警察,我不由得后怕起来。

 如果刚才我和那个婊子干,现在会是什么光景?深圳肯定是去不成了,至少到里边待十五天,再罚款,相片走不定会被没收。

 “吁!”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躺在上,心想,看来人有时是不能贪的啊!同时,这件事等于给我了个警醒,绝对不能在省城冲洗照片。第二天一早,我上了长途汽车站,买了往浙江方向的车票。

 其实去哪儿无所谓,我只要找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冲洗照片而已。车是上午九点三十分的,我在车站买了点早点,胡乱吃了。

 等到发车时间,上了车,向着东边前进,大约开了八个小时,感觉应该离省城有四百多公里左右,我开始物下车的地方,正好,车进了一个小镇,在小镇吃晚饭。我下了车,对司机说,我不去浙江了,就在这下车吧。司机当然没话说。

 于是我自己一个人吃了饭,上了街闲逛。小镇不大,而且宁静。当时是夏末季节,天黑得不快,虽是六点钟时候,街上还是热闹,西照的阳光洒在小镇的街上,一片金黄,衬着小镇古旧的墙体和屋檐,非常人的美,令我几乎想停驻不前了。

 主要只有一条商业街,其余的都是小路,没什么商店。我在商业街来回走了一遍,发现有两家冲印照片的相馆,一家是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坐在店口和几个人泡茶闲话,另一家在街的另一端,是个女的,约莫三十五六岁,一个人在店里坐着。

 我在店口对面的小店待着,目的是看看相馆里是否还有其他的人,一会儿,没见什么人进出,想了想,觉得这家应该比较安全,于是上前去,对那个女店主道:“大姐,我想冲照片。”

 那女的正看书呢,听见声音抬起头来,一张清秀的脸,标致的,道:“好的,冲几卷?几R的?”我道:“四卷,什么叫R?”那女的指的柜台上的样品告诉我什么是三R,什么是四R。我选了三R,然后,那女的道:“拿来。”

 “什么?”“胶卷啊,没胶卷洗什么照片?”“啊?”我低下头,迟疑了一下道:“大姐,我想和你商量点事?”“啥事?”那女的瞪着眼睛有些纳闷道。

 “我,我想洗相片,但是,但是…”我有些慌乱,停了一下道“我可以给你高于平常洗照片两倍的价钱请你洗照片,但是,洗的内容你永远不能跟别人说,怎么样?”那女的迟疑了一下,道:“什么东西这么神秘?”

 “你不用问,你要是愿意待会儿你不就知道是什么内容了吗?”“好,我答应你,胶卷拿来吧!”那女的爽快的答应了,确实是,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我拿出胶卷递给她,她说:“你在这等着吧,至少要一个多小时呢。”

 “不不,大姐,我得和你进去,我才放心,不然我不放心。”那女的再次迟疑了一下,道:“好,来先帮我把店门关一下,要不然东西让人拿了都不知道。”这真是如我的愿啊,我正担心洗照片的时候有人进来呢。拉上门,我跟着她到了暗房,她开始干活了。

 里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凭声音判断人的活动方向,我闲坐一张小椅子上,忍不住开口道:“大姐,贵姓啊?”“郑,关耳郑,你呢?”“姓陈,耳东陈。”

 我胡编一个,又道“大姐真能干,一个人张罗这么一家店,又懂技术,真行。”“哪的话?难哪,哪象你们男人,想去哪就去哪打天下,那才利害,兄弟,你是哪里人呢?”

 “浙江!”我再次胡编一下“这年头,哪都难,你说,要在家里一个月能赚个千儿八百的,谁愿意到外面经风经雨的,说真的,我要有大姐的本事,绝对在家里不出来了。”

 “我有我的苦。”那女的苦笑着道。“啥苦呢?能说来听听嘛,反正我是个过路的,没准还能帮你呢!”

 “呵呵,帮不了我,我离婚了三年了,一个人张罗这家店,真难啊。”“哟,大姐这样漂亮的人哪找去,怎么离婚了呢?”“跟人好上了,就这样,店留给我,人到狐狸那去了。”“真是有眼无珠啊!”“得了,大兄弟,看不出,你倒是油嘴滑舌的。”“哪呢?”经过这么一聊,一下子气氛松驰下来了,我也不再那么紧张了,聊着聊着,双方逐渐稔起来,我知道了她叫郑华,三十五岁了,结婚五年,老公姘上别人,后来就离婚了。

 生过个女儿,跟她前夫,她自己就经营这个以前的相馆,二楼是照相的地方,三楼就是住的地方,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突然,郑华“啊”的惊叫一声,跑出了暗房,我忙追出去,顿见强光,几乎睁不开眼。

 勉强只见她满脸通红,道:“照片,照片,怎么照这种东西?”我抓住她的肩膀道:“大姐,我告诉过你的,叫你不管什么内容,我双倍价格给你,你不能告诉别人的,冷静点,冷静点。”

 郑气,道:“你怎么,怎么拍这种东西?”“大姐别问了,成吗?反正你帮我洗照片,我给你钱,完了我们不相干了,这有什么关系呢?怎么样,洗不洗?”

 郑华死命咽了口唾沫,道:“好吧,我洗?”我不由松了口气,不然事情真不好收拾了,两人回到暗房,一下子大家都没话说了,在沉默中,一分一秒地过着。

 终于,洗完相片了,当然还得等相片干呢,这时,郑华说话了“兄弟,刚才你说,我洗照片,你给钱,之后两不相干,就当没见过面,是不是?”

 “是的。”“好,跟我来。”说完,她转身从边上的楼梯上二楼,我忙跟了上去,一直到了三楼。

 我打量着房间,简单的,没什么装修,里头是一张大,一张镶镜片的衣柜,还有一张书桌和椅子,一台电视机,二十一寸的,其它的没什么了,郑华走到边,背对着我道:“兄弟,我和你实说吧,我三年多没碰过男人了。

 现在突然叫我看这种东西,我受不了,我想,既然你过后就走,是你自己说的,那我想我们两个,两个…”她说不下去了,一瞬间,我明白了。

 我走到了郑华的身后,说道:“大姐,别说了,我明白了。”我伸出手,放在她的肩上,我可以感到她惊颤了一下,但随即镇定。我的手顺着往下走,停在了她丰子上,这时,我们都疯狂了,我们疯狂地互对方的衣服,转眼之间,两人都赤条条地,我看到郑华的子了。

 两粒樱红色的头点在白晰晰的子上,非常人,她的子也不小,毕竟生过小孩了,我上前把她拥在了怀里,一手满握住她的子,用力地起来。

 她的手向下,居然一下子握住了我起的巴,非常热辣。我按耐不住了,一把把她倒在上,嘴里含住她的头,一手向下触到她上丛生的

 我抬起头,向下挪动身子,我的脸移到了郑华的肚子,再向下移动她的,我看到了她隆起的上黑成丛向下延伸,半掩住黑褐色的大,我的物过她的,停在她的两瓣可爱的向外翻的小上,捏住它轻轻地扯了扯,那里一片滑温润,郑华发出了呻声。

 我将两指头进她的户,轻轻地起来,另一手继续在她的子上,并不时地替拧她的两粒早已起的头。郑华全身颤动一下,她早已感受到快了,她向我的巴方向伸出手,说道:“给我。”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