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21章 名正严顺
我吊转过身去,跨在她的身上,她抓住我的巴,一口含在嘴里,用力的起来,我也忍不住了,俯下头去,她的,只觉又咸又辣。她的户里出了白色的汁,向下过了门口,打单。郑华再也受不了了。

 她吐出我的巴,道:“先我,快!”然后,两手掰开自己的股,使户大张。我巴一,连尽没,然后我双手勾住她的肩膀,头埋在她的双之中,用牙齿咬住她的头。郑华不断地脯,用她的子挤我的脸,双脚死命夹住我的,享受着我的

 一会儿,我松开她,巴,她坐了起来,转身跪在上,股对着我,双手背到后面,扒开自己的股,耸耸的户看得清清楚楚,一片狼藉。我抓住她的头发,将巴从后面进去干她。没几下,郑华叫了。

 这时,我觉得她完全变成一只母狼,而且是发情期的母狼。那一晚,我了三次,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郑了几次我不知道,只知道第二天清早起来,她走路的姿势不太对,好象不舒服的样子。照片全洗出来了,效果不好,这是肯定的。

 但好在从影像中可以辨认出人是谁,这就行了,我要的就是这个,当我拿钱给郑华的时候,郑华说算了,但是希望我晚上再住一晚,我说再住一晚可以,但是钱她一定要收,不然我算什么?她同意了。

 当晚的更为狂热,我她了,对她而言,门是未经男人碰过的,但我进去了,而且了一注。当第二次再开始干的时候,我拉着她,赤条条的到三楼屋外的台上干,她有些害怕,我告诉她,我们就象是野合,就应该幕天席地。

 在台上干她的时候,不时有人从楼下马路上经过,她紧咬着嘴,生怕一时兴奋叫也声来,在那里,我在她户里了第二注。

 第三注是在她家的二楼摄影房里的,当时,打开了所有的灯,使屋里比白昼更亮,我在她的面前摆了两个供客人正衣冠的镜子,让她看着自己被人的样子,这次她最兴奋,往日里的生活在这一刻全释放出来。

 她一边婊子样的含着我的巴,一边不时用眼睛瞟一下眼镜中的自己,似乎这个婊子一样的女人才是她真实的自己一样,总之,那夜干到了清晨五点。起时,已是中午时分了,吃过午饭,我离开了。

 临走时,她问我,可能再来吗?我笑着道:“不是说好了吗?当我没来过。再说即使是来,你可能已经不是一个人过日子了,不过,你能送我一样东西吗?”

 她也笑了一下,道:“可以啊,要什么?”我上前靠近她的耳边轻声道:“剪一撮给我做纪念,行吗?”

 郑华笑了起来,转身上了楼,我跟着到了三楼,到了三楼,她再次光了衣服,躺在上,两脚大张,乎乎的户对着我道:“我要你自己剪。”虽然历经两天狂干。

 但这一刻我实在有些忍耐不住,我抛下东西,一把跪在她的两腿之间,我两手抓住她的两瓣,往外一拉,出红红的来,我俯下头,伸出舌头,死命地了起来。

 再向下,她拉屎的门也不放过,这一发就不可收拾了,于是我们两个再次大干一场,最后,我剪光了她的和两丛腋,告别而去。我搭车继续往浙江方向走,一入浙江境内,我下车了。

 到了家邮局,我装作不认字的人,让一个小女孩帮我写了信封,将有胡丽贞被凌辱的照片寄给了她在县里当警察的老公,之后立即乘车回省城,上了南下深圳的列车,到深圳打工去了,尾声到了深圳,我发了电报回家报平安。

 然后找了个鞋厂打工,才三天正好看到报纸说鞋厂的胶有毒,就辞了,后来到了家电子厂,当保安,因为勒快,才一个星期就调去当仓管员了,这可是闲差,舒服极了,不时地和女工调调笑,晚上看看A片,日子倒好打发。

 就在我到深圳满一个月的那一天,接到了我老婆打给我的电报,上面只有五个字:“出事了,速归。”我不知道具体发生的是什么事。

 但想来总不外是这件事引起的。想了想,我辞了工,回家了,一到村里,我就感觉气氛不对,往日里村口总是一大准上了年纪和学龄前的小孩子聚集的地方。

 但是现在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加上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光,又是阴天,整个村子显得非常冷清,冷清得叫人害怕。我进村向家里方向走去,途中偶然遇见一两个人,都是行匆匆,点个头算是打招呼了。

 到家,大门关着,我抓住门环敲了几下,道:“美香,美香。”我可以听到我老婆的脚步声,从楼上直奔而下,打开了门,只见她头发的,脸显得苍白,神情非常慌乱,倒象是被人捉到的表情。我一进门,她就哭了出来,我满腹狐疑,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许久她终于开口说话了,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星期前的清晨五点,在村口开食杂店的老胡家的开门倒垃圾,赫然看到不远处的电线杆上吊着两个人,全身上下赤条条的,从下半身起全是血,血得满地都是,太可怕了。

 她大叫起来,一些人出来,才发现吊着的两个人是胡金贵和胡建国,两个人的巴都被割了,在嘴里,早就死了,村民们报了警,警察来了,勘验了现场,又找了好多人谈话,但到现在案子都没破,可是村民们都很害怕,尤其不敢走过村口,实在不得已要走过,也得三五成群才敢,我老婆一个人很害怕,就忍不住打电报把我叫回来了。

 听到这,我长吁一口气,心里感叹道终于结束了,吃过晚饭,我到我堂哥家,一进门,堂哥就显得神情不对,似乎有什么话紧着对我说,只是碍着我堂嫂在。

 趁我堂嫂到楼上的时候,他靠近我身边,轻声道:“你真行,下手狠,放心吧,不会有别人知道的。”这句话吓得我,我忙说:“别,别,哥,我告诉你,我人在深圳,你可别胡说,这会出人命的。”

 “怎么?不是你干的?”“你神经病啊,我人在深圳打工呢,再说我哪有那本事?我要有那本事,早干了,还等什么?我可老实告诉你啊,这事跟我一点关系没有,你可别胡说。”我正地道。

 “哦,我以为是你呢。”“话说回来,这是自作孽不可活啊!碰巧有人给咱出气了。”“宝成,那你说,对这两婊子,咱们怎么办?”“不怎么办?该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日子,啥也没想。”

 “不是吧,你咽得下这口恶气?”“你脑袋进水了?现在这个案子都在调查呢,你对这两婊子能怎么样,要是她们声张起来。

 你不是成了嫌疑犯吗?说你有作案动机什么的,先进去一段时间再说,没准就拿你当替罪羊了,所以,听我的,就这样,啥也别说,一切自然就好。”

 就这样,转眼过了三个多月,案子没破。有一天,乡长下来了,找我去谈话,真是奇怪,不知道是什么事。到了村委会的办公室,乡长笑咪咪地问我说:“你就是胡宝成。”

 “是啊,乡长,你找我啥事?”我小心地回答。“来来来,坐。”他示意我坐在他对面椅子上,道:“是这样的,你们村出了事,人人都知道。

 可是一个村总不能没有人领导,组织上考虑了一下,当时案发的时候,你不在村里,派出所的同志每个都排查,甚至到你深圳上班的厂去调查了,你当时是在深圳,所以你不是凶手。”我话道:“领导英明,领导英明,杀人的事我哪敢干啊?”

 “哈哈,别紧张,我们都知道,现在组织上是想,你不可能和这个案子有关,是清白的,又有一定的文化,所以组织上想先让你当村长,你看行嘛?”

 “哪里啊?乡长,我哪成啊?不行不行,我还是回去种地去,领导的活我干不来?”说着,我起身要跑。

 乡长忙抓住我,道:“你不行,谁行?你们村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有几个有文化的?有几个见过世面的?我说你行,你就行,放心干,你不要有什么思想包袱,我告诉你,照理是要选举。

 可是现在村民的素质低啊,选也没用,不如你先当着,完了我们培养你入,到时再选举,就名正严顺了,不过要记住,为农民着想啊。农民苦啊!”这简直是做梦啊!我成了村长。

 【全书完】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