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26章 别做梦了
最后一天,居然还来了几个陌生人,我也不认识他们,但是村长对他们很礼貌。就这样,我走上了这条路,他干我的时候还拍了许多照片,开始我也不认识什么照相机,不知道拿个东西在我眼前晃是干什么。

 后来照片洗出来后,我才知道,我的一生算是完了,一个星期后,你哥出来了,说是和胡建国的几个朋友赌博,结果被抓了,我才知道,自始至终,都是算计好了的。***说毕,我堂嫂嚎啕大哭起来。

 原来是这样,愚蠢的女人,小小的赌个博哪里要判刑啊,我在深圳有一次也被抓了,关了十五天就出来了,教育教育而已,根本不要找人说情。

 “现在,我再问你问题,你一定要老实说。”我恶狠狠地喝道。“好,好。我什么都说了。”我堂嫂双手掩面,泣着。“美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也跟人搞上了?”

 我堂嫂全身一颤,忽然大声哭了起来,道:“我对不起你,你杀了我算了,我不想活,也没脸活了。”我赶忙捂住她的嘴,他妈的,夜深人静的,被人听见可不好。我低声道:“说,怎么回事?”

 “我被他们拍了照片,这一辈子就是他们的了,他们叫我干啥我不敢不依,他们动不动就要将我的照片村子里每家发一张,还威胁我,不许我自杀,说是我要自杀了,他们照样发照片。

 我没有办法啊,他们干我的时候,我连他们拉的屎都吃啊!后来有一天,胡金贵拿一包东西给我,叫我给美香吃,我不敢不依,就放在汤里让美香喝了,没多久,美香就睡着了,然后胡金贵父子俩带了几个人进来,一起弄了她。也拍照了,从此美香和我一样,走上这条路了。

 你杀了我吧,我对不起你们。”我堂嫂哭着道,原来是这样,我抬起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想想我老婆当时是难的,我人在外面打工,家里靠她一个,出这样的事,她一定也很苦,只不过后来被调教成妇罢了。

 我低下头,看见我堂嫂,不由得怒从心里起,恶向胆边生,用力狠狠地打在她的子上,只听一声清脆的“啪”整个子通红起来。

 我狠狠地打向另一只子,我堂嫂痛得叫出声来,曲手护住前。我回过身一把抓住她的,用劲地扯了起来,我堂嫂忙又用手来护,这里我看到底下似乎是一捆绳索,就冲过去拿出来。

 果然是绳索,我三下五除二地将我堂嫂的双手背在背后捆起来,这时,她已经无法防护了,两个子和户都完全暴在我的面前。我内心非常愤恨,我非得好好教训这个老婊子不可。

 我左右看看,看到在头桌上有一个打火机,我起来打着火,将火苗慢慢靠近我堂嫂的下身,火苗烧着黑了,只听得“滋滋”声响,我堂嫂的一下子着了起来。

 房间里一阵焦臭的味道。我兴奋了,一把扔掉打火机,双手满握住她的两个子,头伏在她的前,轮着咬她两粒黑色的头。

 我堂嫂发出呻声,这声音刺了我,我一把放她倒在地上,跨上她的身子,将进她的嘴里,把她的嘴巴当成户一样猛

 直到将热乎乎的全部灌注在她嘴里为止,之后,我堂嫂成了我的奴,但我为她保守秘密,虽然我堂哥知道了,然后我问她,照片知道放哪了吗?

 她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我想了想离开我堂哥家。我到胡金贵家里搜了半天,没找到照片,奇怪,村委会?难道在村委会?我去那又找了半天,仍是没有找到我堂嫂说的那些照片,只好先放过一边。

 ***过了几天,我堂哥出来了,我教训了他一顿,让他不要惹事生非,然后我在祖屋那里找了几张照片,出发上省城去了,我去找吴万载,去的第一天没找到他,说是去开会了。

 我只得在市里逛了一天,第二天再去,找到了,我是在他上班的机关大门口拦下他的,他非常意外,但似乎有些许不安,奇怪我为什么到省城来。

 我骗他说没事,就是有些关于伐木的事要请教,说好了我下班在省城一家比较有名的饭店包间请他。他释然了,笑咪咪地答应了,等到晚上六点半,吴万载来了。

 包间里,我点了许多道菜,而且尽选贵的好的点。吴万载以为我出手阔绰,高兴极了,酒过三旬,我叮嘱服务生没事不要进来,然后我关上门,拿出一个信封。吴万载笑了,他以为是红包呢,连说:“兄弟客气,兄弟客气了。”

 我递过去,吴万载出来一看,刹那间,脸色苍白,全身颤抖着,说不出话来。我笑咪咪地看着他,不声不吭,忽然他站起来要跑。我喝道:“跑哪里去?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吗?”

 吴万载象了气的皮球似地一股坐在椅子上,嘴里喃喃地道:“你,你,你想怎么样?”“笑话,问我想怎么样?我问你,想怎么样?”我冷笑道。“我,我,我给钱。”

 吴万载似乎如梦初醒,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道。“呸!给钱,谁要你的臭钱?”我吐口水在地上道:“你玩我老婆,我也要玩你老婆。”“不,不可能。”

 吴万载快速作答。我站起来,猛的给了他一耳光,道:“鸟人,我就是要玩你老婆,怎么样?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找你们局长,还有找公安、纪检?”

 吴万载抚着脸,一脸惶恐,他慌了,忙拦住我说道:“别,别别,有话好商量,好商量。”“我就是要玩你老婆,有什么商量的。”我冷冷地回答。

 “不是,兄弟,我,我老婆太老了,你看我今年都五十多了,我老婆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老了不好玩。”吴万载答道。“那我玩你女儿。”“我,我没女儿,只有一个儿子,现在在外地读大学。”

 “那你要怎么办?”“兄弟,我给钱,以前,是我的不对,我对不住您了,我给钱,好不好?”“不,我还是要玩你老婆。”

 “兄弟!”吴万载“扑嗵”一声跪在我的面前,抱住了我的双腿,哭着道:“我求求你了,放我一马吧,我,我不是人,我是畜牲,我是畜牲,你,你饶我这一次吧!”“呸!”我吐了口唾沫在他脸上,道:“别做梦了。”

 吴万载声泪俱下,整个人瘫倒在地上,一下子晕死过去。我开门叫服务生,拿来巾给他擦脸,又灌了几口水,看吴万载悠悠醒来,我叫服务生出去。

 吴万载有气无力地道:“我,我没有办法了,你想玩我老婆,就是我同意,我老婆也不会同意的,她先会把我杀了,与其让她杀了我,还不如你现在杀了我吧。”

 “你的命不值钱,这样吧,你开个条件,兴许我会答应你。”看玩够了他,我退了一步道。吴万载象抓住一救命稻草似的坐了起来,道:“真的?”我点了点头,夹口鲜鱼进嘴里。吴万载伸出1手指,道:“这个数。”我说:“一百万?成!”

 “唉哟!我的大爷啊,我哪有一百万啊,清水衙门,一万,是一万块。”吴万载苦笑地道。“他妈的,狗东西,一万块,你打发乞丐啊?”“要不,要不,一万五仟元?”我火了,喝道:“十五万。”

 “我真的没有啊!我真的没有啊,天地良心啊!”吴万载又哭了起来“这样吧,看你可怜,十万元,要不答应我现在就走,咱俩别谈了!”说着,我站了起来。

 吴万载忙拉住我,道:“好,好吧,我,我,我认了,唉!”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