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第12章 脸红了起来
我看到了她的水慢慢地沿着我堂哥的巴边渗了出来,忽然之间,我有种上当的感觉,从雷小玲嘴里,我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只不堪的母狗,我们玩她,难道不就是她玩我们吗?如果她不感到兴奋,她会呻出声?她的水会这样不断地渗出来?

 想到这,我叫住我堂哥,让他先停下来。我把叫到一边低声道:“你瞅瞅那婊子的户。”我堂哥看了一眼,道:“怎么啦?”这家伙完全不理会我的意思。

 我道:“你看,这婊子的水那么多,不就表示你她她吗?难道我们是要来让她的吗?”我堂哥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道:“你的意思是…”忽然我堂哥像是灵机一动的样子道:“眼!”

 “不是,这母狗的眼早让人惯了,我们要来点花样,先羞辱羞辱她。”说完,我走向仰躺着双腿大张、无羞无地坦器官的张玉如,笑着也躺在了她的身边,手在她的紫黑的头上,拧了起来,她咬着下,忍住痛,不敢发出声来。

 我说道:“老母狗,现在我问你什么,你都要老老实实地回答,否则有你受的,听明白了吗?”说完,我加重了手拧她头的力度。我堂哥也上前一步,抬起脚,踩在了她的上,用脚趾头夹扯着她的。张玉如用力点了点头。

 在她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啪”一个响亮而用力的耳光赏给了张玉如,我问道:“怎么样??声音好听吗?”

 张玉如的手忍不住抚住火辣辣的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根本没法子去回答这一个问题。我问道:“没听清楚问什么问题,是不是?”张玉如怯怯地点了点头。

 “啪”又是一个响亮而有力的耳光,但这次是我堂哥打的,然后他道:“他妈的,老母狗,听好了,怎么样??声音好不好听?”张玉如又羞又怒,却连也不敢放一个,只有委屈地点了点头。

 这时我拉开了我堂哥踩在那婊子上的脚,抚了抚被夹扯得七八糟的黑,随后拉开了她的大,我问道:“这里被人几次了?快回答,不回答的话看我不宰了你!”

 那婊子“唔”的低咽着,没有回答。我的脸从那婊子的器官上抬了起来,看着她冷冰冰地道:“不想回答,是不是?”

 “不…不是,我记不清了。”说完,她的脸红到了耳上,并忍不住用手想去遮自己的脸,但我堂哥抓住了她的手腕,硬是拉开她的手成齐肩成“一”字形。

 我笑着直起了身子,道:“你可真啊,被人了多少次都不知道!好,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这回可不许说不知道了,听着,我们想你,你打算收多少钱?”

 “啊!”那母狗完全没有料到我会问她这样的问题,一下子竟然呆住了,她的脸红到了耳上。

 “怎么?欠揍是不是?说,到底你要收多少钱?”说着,我猛然揪住了她的头。我堂哥哈哈大笑,说道:“宝成,真有你的,问这么的问题。婊子,快回答,要不看我会不会宰了你?”

 张玉如羞红着脸,她似乎快昏过去了,但我紧揪着她的头不放,而且不断地加重力度,但她仍是紧闭着嘴,不愿回答。我真的有些火了。

 于是四处看看找寻有没有合适教训她的道具,果然有了,头挂着一支赶蚊子用的拂尘,就是古装电视剧里那些道士手上拿着。

 不过平常老百姓可不用它来拂灰尘,而且用来在睡前赶蚊子用的。我摘下了那拂尘,用手捋了捋一的软软的丝,忽然手一甩,在了张玉如的脯上,痛得张玉如惨呼一声,双手挡在口上,我看见她的眼泪迸出来了。

 我冲我堂哥一使眼色,他一把抓住了张玉如的两只手腕,左右一分,将她的双手按在了她的身子两侧,了出来,雪白的肥上一道一道细细的红痕非常明显。我笑着用手指刮弄着她的头,道:“想好了吗?”

 张玉如看起来倒倔强的,虽然眼泪忍不住了出来,但似乎没有妥协的迹象。这又有什么呢?不就是不回答吗?不回答我再到她回答为止。于是,我举起拂尘再次在她的头上。

 “啊…”悠长但不大声的惨呼声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可没法子用手掩子了,紧接着我手中的拂尘又在了她的白肚皮上,一道道的红印浮了起来,张玉如受不了了,她泣不成声地道:“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呜…”

 我停了下来问道:“好,那你说,我们两个你,你打算收我们多少钱?”“我,我,我不收你们钱。”

 张玉如羞红着脸道。我提起拂尘猛地又在她的子上,同时喝道:“他妈的,货,你以为你是我们的情妇是不是?只有情人才不收钱,你算老几?敢自认是我们的情妇。快说,收多少钱?”

 张玉如万没想到不收我们钱还要遭到这种后果,她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只是仰躺着身子泣着。我堂哥看得血脉贲张,他佯装大怒喝道:“快说,到底收多少钱?”张玉如的眼泪羞辱地看了他一眼。

 终于在嘴里迸出几个字来:“二百元。”“什么?这么贵?你以为你是李师师呀?还是陈圆圆?他妈的,这简直是抢钱。”

 我故意装作吃惊的样子大声地说道,说完又扬起了拂尘要。张玉如的双手仍被我堂哥按在上,她赶忙摇了摇头道:“一百,一百,求求你,不要打,不要打。”她的眼泪又下来了。

 我笑了起来,用手剥开了她的两瓣大,手指进去,道:“不会吧?这么贵,你自己看看,这两个松垮垮的,值不值一百块呢?我看是不是便宜一些。你想想,我们可是一次就是两个人你的,你还不算便宜些?”

 她泣着没有回答,也许她根本没听进去。我把手拔出她的道,在她子上一边又,一边道:“你看看你的子,虽然大的,但是一点弹也没有,像两大块肥猪,还是讲点诚意,便宜些吧!”张玉如羞辱得再也受不了了,只听她咬着牙低声道:“我倒贴你们钱,好不好?”我堂哥再次哈哈大笑,道:“他妈的,货就是货,人家她她还要贴人钱,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我拍了一下我堂哥的头道:“傻瓜,别笑。”

 说完,我扬起拂尘照准张玉如的子又了一下,道:“老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骂我们,你以为我们是男是不是?你还收你的钱,不是当我们是男是什么?他妈的!”

 我不解气,又了她一下。张玉如,痛哭起来,道:“求求你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开个价,或者随便赏点钱就是了。”

 “这还像句人话,来,站起来!”我让我堂哥放开她,她的双手一获自由,立刻用手抚住了被了一道道红印的子。我知道,这种东西起来比皮带痛多了,等张玉如站起来后,我捏住她的下巴,让她张开嘴,看了看她的牙齿。

 然后两手同时捏捏她的两只子、弹弹她的两粒黑头。随后我让她弯下,用手拍拍她肥白的两瓣股,那副样子像人在农贸市场买牲口前对牲口的检查一样,最后,我让她跪着来听我说话,我说:“这样吧,我们都是实在人,你也老了。

 不说你子松,连户都宽了,我想我们一个人你给你一,两个人同时你你收一五,怎么样?”张玉如黑着脸,点了点头。

 我说:“你哑了是不是?我们是你的主顾,你还不磕头谢赏?”张玉如听话了磕了磕头,道:“谢谢各位的恩典。”我想,中国收费的女叫便宜的大概就是张玉如了,两个人她才一五。***

 既然有这么便宜的女,那为什么不上呢?我堂哥当仁不让,一把推倒张玉如,让她长着黑的生殖器出来,提起自己的具就想进去。

 我一把挡住了他,道:“别急嘛,再玩玩。”说完,我拉起了张玉如,让她坐在梳妆椅上,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光溜溜的样子。

 我拿起了红,涂抹在她嘴上,然后是扑粉,不一会,将这个年过四十的女人打扮成了县城里昏暗路灯下十几元就能一次的野样。我堂哥在一旁有滋有味地欣赏着我的杰作,他着急地道:“怎么样?我忍不住了。”

 我笑着道:“好吧,你上吧。”说完我坐在椅子上看着我堂哥将这个年纪比他还要年长六七岁的女人一把推在上,劈开腿就。堂哥也开窍了。

 他拿起旁边夹蚊帐的两个木夹子不顾老婊子的疼痛夹在了两粒黑黝黝的头,并用力揪住了她上的黑,使出全身劲地她。我看到张玉如紧咬着牙关双手举在头顶上挨,一点也不敢伸手去摘下夹在她头上的两个夹子。

 突然,她的眼睛和我对上,仅一瞬间,她感到了羞愧无比,转过头去,脸红了起来,而我兴奋了,我站起来。
上章 我的耻嗕与复仇 下章
>